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戏词有误慕容顾
    远在江都的徐北游再如何秋风未动蝉先觉,也感受不到一位从未见面的长公主殿下的沉重心思,就算知道那位长公主的心思,他也不会有如何改变,甚至还会颇为认同萧羽衣的看法。

    他,徐北游,一个立志做人上人的人,说得好听些,叫做志向高远,说得难听些就是野心勃勃,所以站在萧羽衣的立场上来看,两人并不般配,徐北游未必会甘心做一个驸马,退一步来说,两人真得能够做到相守相望、齐心协力,那才是真正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一个狼子野心再加上一个心有不甘,两个人会走到哪一步?

    天知道。

    一个上位者应该做好的是用人,而不是事事躬亲,徐北游安排好一应事务之后,身体上丝毫不觉半分疲累,精神上却是有些劳乏,推掉了几个登门拜访之后,独自一人出门前往乐音坊。

    现在的他已经不在乎是否有护卫随行,若是真遇到能置他于死地的高人,再多一些护卫也是枉送性命。

    来到乐音坊,他没去那些广为人知的大戏园子,而是到了一个门庭冷清的小戏楼,这个时候的戏楼里空空荡荡,除了正中的一张桌子,其他位置都是空着。

    徐北游进戏楼的时候,台上已经开戏,一个身段婀娜的小旦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

    一人坐在正中的桌子后面,背对着徐北游,一边吃着桌上的糕饼瓜果一边看戏。

    徐北游径直坐到那人旁边。

    那人瞥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重新转回到戏台上,淡然道:“地仙境界,了不起。”

    徐北游摇头道:“在前辈面前,算不得什么。”

    那人轻轻剥开一枚瓜子送入嘴中,目光仍旧是盯着戏台,“现在也许算不得什么,日后可就难说了。”

    徐北游苦笑道:“有些事等不到以后,就在当下。”

    那人忽然皱了皱眉头,抬起右手。

    戏台上的锣鼓声和唱腔戛然而止。

    他缓缓说道:“刚才的词应是柳郎,不是刘郎。”

    “字虽同音,却不同调。”

    “重新唱。”

    戏台在短暂的静默之后重新开戏,又是一连串徐北游听不太懂的鼓点和唱腔。

    台上的角色越来越多,锣鼓点也愈发密集起来,整场戏渐入佳境,他不再与徐北游说话,而是闭上眼睛,专心听戏。

    徐北游也没有要打扰他的意思,就安静地坐在一旁陪他听戏。

    时间渐渐过去,天色渐晚,戏楼里也暗了下来,有人开始掌灯,不消多时,整个二楼都挂满了大红灯笼。

    徐北游下意识地取出一块从刚刚漂洋过海来到江都不久的怀表,打开表盖看了一眼时间。

    刚好是酉时四刻。

    再有三个时辰便是二月初二。

    有诗形容春雨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正当这个天色完全昏暗的时候,一场春雨悄然而至,雨声沙沙。

    在这个初春时节的夜晚,整座江都都透露着一股子诡异,本该早早关上的神策门大敞着,却不见半个守门甲士。

    这个时候有一行僧人从神策门缓缓步入江都,身影在细密的春雨中若隐若现。

    同时各大坊市间也出现了成群结队的修士集结,在这场春雨中静静肃立。

    就在三个时辰前,杜海潺和秦广王已经返回江都,如果不出意料之外,张召奴此时也在江都城中。

    戌时时分。

    徐北游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掌心的怀表,神情平静地望着戏台。

    此时的戏台上已经演到了这出戏的最后一折。

    天元坊中的秦府灯灯火通明。

    三名女子站在庭前,庭院中满满是人,他们都是三大宗门在江都城中的真正精锐。

    与此同时,一名白衣僧人孤身走在道术坊湿漉漉的街道上,双手合十,任凭从天而落的雨丝打湿自己的头皮和僧袍。

    戏楼中的戏终于步入尾声,那人也终于从戏中回过神来,聆听着楼外的夜雨声,雨势似乎有越来越大的倾向。

    他并不在意,平静温和道:“有些事情,苦苦相求而不得,等我已然要放弃的时候,它又主动送上门来,世事无常多变,莫过如此。

    徐北游轻声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那人笑了笑,问道:“有没有想过做江都之主?”

    徐北游微笑道:“想过。”

    “真是好大的志气。”

    $l酷r匠网《i唯一e正版6,w其e他都是盗版*

    “仅仅是想想而已。”

    “只要想了,就有可能去做,只要做了,就有成功的可能。”

    “有成,就有败。”

    “成王败寇,这个道理你该懂,成了就是志向,败了就是野心。”

    “其实,前辈你的志向更大。”

    “怎么说?”

    “我只是想要一个江都而已,您却想要偌大的天下。”

    “天下?”

    “亦或是修行界。”

    “志向这东西,就像野心,总是一点点变大的,谁也不是刚出生就气吞万里如虎,就拿当年的萧煜来说,他初到草原时绝不敢奢求日后的君临天下,恐怕要等他做了西北王之后才能生出做皇帝的念头。”

    “前辈所言甚是,最近我读了一些宗内记载,遍观萧皇逐鹿天下的十年,前五年更多是身不由己,应该是时势造英雄,第五年是个关键,在这一年萧皇校兵称王,自此之后,主动权便到了萧皇的手中,南征北伐,都是由着萧皇的意志而行,所谓英雄造时势应是如此。”

    “年轻人,难道你还奢望自己造时势不成?”

    徐北游笑而不语。

    不知何时,戏台上的戏子连同锣鼓班子都已经退了出去,周围一片死寂,偌大一座戏楼只剩下他们两人。

    “你与公孙仲谋不同,与上官仙尘那些老辈人也不太一样,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在如今的小辈中,只出了个萧白,很没意思,现在又多了个徐北游,有些意思。”那人略微感慨道。

    徐北游自从踏足地仙境界之后,心境也与以前大不一样,不敢说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也越发有宠辱不惊之态,微笑道:“新老交替是大势所趋,我常常听这么一句话,新人想上去,就有老人要下来,如果老人不愿意下来该怎么办?那就只能分出个你死我活。”

    “是啊,你死我活,你活我死,没有半分容情的余地。”那人望着徐北游轻轻叹息一声,毫无征兆道:“你去见一见张召奴,亲自劝他一次,让他离开江都。”

    耐着性子听了大半天戏的徐北游脸上终于是有了笑意。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