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都在萧家屋檐下
    在三位地仙的注视下,一道修长身影缓步走出阁楼,与之前走进阁楼时相比,此时的他无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内在精气神,还是外在肤貌,都是如此,说是仙凡之别也不为过。

    徐北游朝着三人团团作揖,拜谢三位长辈的相助之恩。

    秦穆绵淡淡一笑,龙王合十还礼。

    张雪瑶笑道:“南归,二十二岁的地仙境界,不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是谪仙大材才能有景象,了不起啊。”

    徐北游摇头道:“师母,若非有剑宗十二剑和诸般机缘,我万万不能踏足地仙境界。”

    张雪瑶上前一步,伸手帮他整了整衣襟,轻声道:“历来踏足地仙境界之人,哪个不曾借助外物之力,哪个又没有几分机缘,你大可不必觉得比旁人差了,此事了结之后,师母我就真的享清福了,至于日后是否要将剑宗带上朝廷的大船,都由着你。”

    徐北游眼神复杂,轻轻嗯了一声。

    他在一举跻身地仙境界之后,又吸纳了紫电的剑气神意,如今大约是地仙三重楼未满的境界,可以被称之为大修士,放在道门足以被授予大真人的头衔。

    w酷*匠eb网正8版8首n1发*

    徐北游初入地仙境界,逐渐有了否极泰来的气象,就算有赤练的因果缠身,仍是难掩其自身气数如旭日东升一般勃发。

    世间修士大多如此,越是境界攀升,自身气数也就越发雄厚,只要不逆势而为,很难走到气数已尽的地步,剑宗两代宗主上官仙尘和公孙仲谋之所以修为绝顶却又都死于非命,说到底还是因为逆势而为,天不容你。

    道门兴盛是大势所趋,徐北游想要重振剑宗,谈何容易。

    夜色已深,秦穆绵干脆令人设宴,算是为徐北游庆贺。

    这一晚徐北游留宿于秦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返回荣华坊的公孙府。

    刚刚进门,连同宋官官在内的剑气凌空堂八位剑师便已经拜倒在地,“属下恭贺少主登临地仙境界。”

    徐北游笑了笑,虚手一抬,以自身气机将八人全部生生扶起,“你们倒是消息灵通。”

    宋官官轻声道:“是主母派人过来传的话。”

    徐北游嗯了一声,挥手道:“官官你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另外七人应诺一声,各自离去。

    徐北游迈步前行,吩咐道:“官官,再过几天,江都城内可能会有一场变故,你安排好人手,保护好张师姐、李师妹和吴师妹,不要让她们受到什么波及。”

    宋官官点头应下。

    如今的宋官官已经是人仙境界,早在她与徐北游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一只脚踩在人仙境界的门槛上,她在这道门槛上驻足多年,直到得了上官青虹的传承后,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一举跻身人仙境界,虽然比不得赤丙,却与御甲、玄乙等人相差无几,比之张安、李青莲和吴虞更是强出甚多。

    这个年纪的人仙境界,虽然比不了齐仙云和萧羽衣这样的谪仙大材,但也足以称一声年轻才俊了。

    宋官官走后,徐北游背负着双手,慢悠悠地走在公孙府中,一直来到后府,登上一座已经多年未曾有人用过的望楼,双手扶栏,目光越过公孙府的院墙、荣华坊的高墙、江都的城墙,最终越过大江,远远眺望北方。

    ——此时的北方,比起江南更加暗流汹涌,而这份暗流与道门无关,全部来自于朝廷。

    在修行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江北无宗门。

    一个天下第九的张召奴就可以一统江北,一个稳居天下前三甲的慕容玄阴却在江南撞了个头破血流,可见江北的宗门势力已经衰减到了何等程度,传统宗门势力几乎全部被一扫而空,若不是昆山异军突起,整个江北恐怕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宗门。

    江北宗门之所以如变成如今这副惨淡光景,无他原因,就是因为江北乃是帝都所在,越是靠近帝都,朝廷的势力也就愈发强盛,到了帝都城,即使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不敢轻易踏足。

    有句粗俗鄙语,帝都城里,公侯多如狗,权贵满地走,一块砖砸下去砸着十个人,有九个是官身。

    可见帝都中的官员是如何之多。

    不过京官比起地方官,在逍遥自在程度上却大有不如。

    正所谓京城居,大不易。

    从平民百姓到小官小吏,再到真正的权贵,无一不是如此。

    归根究底,如今是家天下,一家一姓之天下。

    偌大一座帝都城说到底还是萧家的帝都城,在这座雄城中,谁不是寄人篱下?谁又不是在萧家的屋檐下?一城百姓是,满朝文武是,功勋外戚是,甚至道门等满城修士也是,都是在萧家的屋檐之下,都是不得不低头。

    只有萧家之人才是这座城的真正主人。

    萧家向来人丁稀少,抛开分封各地的诸王不说,留在帝都城中的只有寥寥十余人,若说正统嫡宗,除了皇帝陛下之外,就只有两位公主殿下。

    一位是孀居的长公主殿下,一位是还未出嫁的公主殿下。

    按照大齐律制,公主高于郡王,等同于亲王,尤其是这位长公主殿下,曾做过前朝皇后,身份地位很是不同。

    长公主殿下是皇帝陛下的姐姐,公主殿下是皇帝陛下的女儿,故而两位公主是打小便培养起来的姑侄关系,平素关系极好,常有往来。

    二月初一,公主殿下造访长公主府。

    说来也怪,抛开旁宗不提,萧家嫡宗的男子均以一个单字为名,如萧烈、萧煜、萧玄、萧白、萧隶,无一例外,女子则是两字为名,正因如此,公主殿下名为萧知南,长公主殿下名为萧羽衣。

    先帝和太后在世时,因为对这个女儿心怀愧疚的缘故,甚是宠爱,只是萧羽衣并不恃宠而骄,平日里深居简出,以至于大半个帝都城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位主人。

    只是皇帝陛下没有忘,诸般赏赐时从不会忘了自己这个寡居姐姐,萧知南也不会忘,只要身在帝都,几乎每个月都会去长公主的府邸走上一趟。

    萧知南见到萧羽衣后,没有刻意端着平日里的端庄架子,反倒像是个在长辈面前的小姑娘,难得露出一分娇憨之态。

    萧羽衣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多年的兴衰起伏让她看起来有些憔悴,与自己这个天生丽质的侄女站在一起,更是显现出些许老态。

    只不过她毕竟是经历过天大世面的女子,曾跟随先帝逐鹿天下,也曾做过大郑朝的最后一任皇后,自有一份不凡雍容威仪,仅就气态而言,却又强出萧知南许多。

    两位在朝堂上仅次于皇后娘娘的尊贵女子沿着绕湖长廊缓步而行,倒不是为了赏景,公主府内的景色再怎么巧夺天工,终究是看了大半辈子,再无新鲜可言,说到底还是姑侄二人想要一起走走,说说话。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