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气吞万里如猛虎
    道门有五仙之说。

    鬼仙,不过是修持之人。

    人仙,也只是修真之士。

    地仙才是得了小长生,寿元足有二百年,甚至更有修为高深之地仙可达三百年以上。

    至于神仙,羽化飞升,证得大长生,再无寿尽之厄,只是仍有天人五衰之虞。

    若是能在神仙的基础上立有大功德,便可成就不朽天仙,与天地同寿。

    地仙境界,是人向仙蜕变的第一步,半仙半人,逍遥世间。

    徐北游缓缓垂下手臂,指尖的蝉飞到他的发髻上,高歌长鸣。

    此时徐北游脸上那道被灭神箭划过而留下的伤痕已经消失不见,不仅如此,他周身上下皆是如此,整个人的皮肤晶莹如玉,宛若新生。

    他没有经历几个月时间之久,在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里便晋升为地仙境界,甚至在有些不明就里的外人看来,十分简单,似乎就是一只蝉的蜕变过程,待到蝉能引吭高歌时,他便成为了地仙境界的大修士。

    不过徐北游并不就此知足,他要借着这个机会,气吞万里如虎。

    继赤练剑之后,得自赵廷湖的紫电一剑出现在他的面前。

    阁楼外,张雪瑶长长舒了一口气,“成了。”

    白衣龙王合十行礼道:“恭喜张代宗主。”

    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张雪瑶眯起双眼,像一弯月牙儿。

    她望着阁楼,微笑道:“二十二岁的地仙境界,就算与齐仙云相比也丝毫不差了。”

    秦穆绵转过头来,泼冷水道:“你别忘了,齐仙云只是秋叶的十二徒弟,在她上头还有十一个师兄师姐,尤其是天云、乌云叟和白云子三人,即便是与你我相比,也不差多少,徐小子与他们相比还差得远呢。”

    张雪瑶不以为意道:“十一人又如何?当年我师尊不也是一人一剑独抗尘字辈的道门七子?南归集齐剑宗十二剑之后,执掌诛仙,道门十二金仙便是联手又能如何?”

    最新0章节s上)/酷u匠网/(

    秦穆绵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两人都是不甘居于人下而且喜欢说一不二的性子,实在很难成为传统意义上的闺中密友,尤其是唐圣月这个和事佬不在的时候,两人争执不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好在今日有佛门龙王这个外人在场,两人很有默契地点到即止。

    女人之间就是这样,貌合神离是常态,互相攀比才是真。

    比修为,比地位,比身份,比家业,比男人,比较一切可以比较的东西。

    你是闻香教教主,我是剑宗代宗主。你与道门掌教秋叶定过婚约,我差点嫁给大齐皇帝萧煜。你男人是公孙仲谋,我也不差,有个师弟叫完颜北月。你在这儿压我一头,我就要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处处暗中比高低,从徒弟到男人到师父,五花八门,但这又不妨碍她们坐在一起喝茶闲聊,一起联手退敌,一起坐拥江都。

    现在徐北游早早成就地仙境界,无疑让张雪瑶很是长脸,和张雪瑶争了快五十年的秦穆绵冷言几句,也就理所当然,情理之中。

    女人,无论走到哪一步,都是这样矛盾,不过她们不管如何明争暗斗,好歹都是同一个层次的人物,有共同的敌人慕容萱和林银屏,所以关系就一直这样维持下来,算是盟友,也能算是朋友,可万万算不上闺中密友。

    龙王一直安静细听,脸上一直保持微笑。

    他很早便与那位出身佛门的慕容师姐熟识,自然听师姐提起过这两位宿敌,一位是早年有过过节而未曾化解一直延续至今,一位是本来关系不错却因为一桩婚约而生出许多猜忌而老死不相往来。

    那位林皇后与两位女子的关系也大抵如此,因为大雪山上的一剑与张雪瑶成仇,因为萧皇与秦穆绵反目。

    四名女子之间的恩怨情仇,贯穿了当年整个逐鹿天下的过程,可谓是波澜壮阔。

    和尚摇头,在心底轻叹。

    难怪师父以前总说山下的女子是老虎。

    就在此时,原本已经平静下去的阁楼再生变化。

    三位地仙境界的大高手同时望向那座二层阁楼,只见阁楼外不知何时笼罩了一层紫色气机,不时有电芒闪烁,翻滚如沸油。

    张雪瑶微微一怔后,轻声道:“这是紫电的剑气。”

    秦穆绵的神情略显复杂,感叹道:“好一个徐南归,竟是这般贪心,晋升地仙境界尚不知足,还要顺势再炼化紫电一剑,使自己的境界再上一层楼,他就不怕撑着?”

    张雪瑶顾不上和秦穆绵斗嘴,苦笑道:“他怎么这么大的赌性,这到底是跟学的?”

    龙王没有说话,诵了一声佛号之后,合十的双手猛地向两边一拉。

    阁楼旁的湖水中瞬间有两条水龙升腾而起,盘旋于阁楼之上,怒目张须。

    原本翻滚不休的紫色剑气在两条水龙的镇压之下,竟是渐渐平复下去。

    这一刻,两名心高气傲了大半辈子的女子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新任龙王的修为不但要高于她们二人,而且丝毫不弱于天下第九人的张召奴,难怪会有八部之主的说法。

    阁楼内,徐北游伸手握住紫电的剑柄,将自身气海内刚刚生出的一口新气不疾不徐地注入剑中。

    属于赵廷湖的印记如冰雪消融,取而得之的是徐北游的烙印。

    待到紫电易主,徐北游便可将其剑气神意吸纳一空。

    他之所以敢如此“孟浪行事”,是因为他体内气机之前被一扫而空,如今即使有新气生出,那难以填满气海和气府,“吃”完赤练之后再“吃”一把紫电,方是刚刚好。

    与此同时,湖州和蜀州的交界地带,有一片占地近万亩的浩瀚竹海,远远望去,竹海连天,风波一起,竹海随风而动,波涛汹涌,亿万竹叶沙沙作响,林海听涛。

    在竹海深处有一栋完全由竹子搭建起的别院,竹楼住墙,几乎与周围的竹林融为一体。

    竹楼二层,一男一女正临窗饮茶听风。

    男女不过都是二十许岁的年龄,男子英武,女子美艳,可谓是一双璧人。

    就在女子轻挽大袖给男子斟茶时,男子脸色骤然苍白,猛地按住自己的胸口,强忍着没有将那口涌上喉头的鲜血吐出。

    那把与自己心神相连的紫电竟是被人强行炼化。

    难道是剑宗的高人出手?

    还是说,那位剑宗少主已经踏足地仙境界?

    如今距离地仙境界尚有一线之遥的赵廷湖有些惊疑不定。

    容貌只逊吴虞一筹的女子赶忙放下手中茶壶,起身关切问道:“赵郎,你怎么了?”

    赵廷湖低着头没有理会女子,只是沉默不语。

    女子也知道他的脾气,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眉头微蹙。

    过了片刻,赵廷湖抬头举起茶杯,混着茶水和嘴里的血水,一饮而尽。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