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那年那蝉那把剑
    徐北游一举降服赤练剑之后,毫不客气地将赤练的剑气和神意纳入自己的体内。

    剑气还是其次,关键是那份神意。

    先前说过,赤练一剑乃是最有灵性之剑,虽然这份灵性污浊不堪,但对于徐北游而言,却可以饮鸩止渴。

    如今的徐北游身无半分气机,想要踏足地仙境界就只能从神魂修为上着手,或是将未央剑经修炼至小成,或是通过剑宗十二剑的神意来寻求突破。

    公孙仲谋曾言徐北游心性堪比谪仙人,若是按部就班地修炼,未尝不能把未央剑经修炼至小成,只是徐北游所剩时间不多,实在等不起,无奈只能兵行险招,强行吸纳赤练的剑气神意。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若是一举功成,徐北游便可打破自己如今的境况僵局。

    只要踏足地仙境界,徐北游不但寿元暴涨,避免了三年内寿尽之厄,而且还可以凭借高出赵廷湖一筹的修为,顺理成章地强行炼化紫电一剑,吸纳紫电的剑气神意之后,修为自然还要再上一层楼。

    如此一来,他在接下来的江都大变中,便完全有了入局的资格和底气。

    不过突破地仙境界不同以往境界突破,毕竟是仙凡之别,由修真之士变为陆地之仙,即便徐北游在吸纳赤练剑气神意之后,一身修为成就地仙已经是水到渠成,仍旧需要一段时间来完成这个蜕变过程,这段时间的长短根据各人自身情况而定,多则数月,少则几个时辰,不可一概而论。

    阁楼内,徐北游盘坐于地,凶厉无比的赤练剑被他横放于身前,脸上虽未有太多表情,但内心却是有一股欢欣之情。

    所谓地仙境界,法天地升降之理,取日月生成之数,身中用年月,日中用时刻,先识龙虎,次配坎离,辨水源清浊,分气候早晚,察二仪,判三元,分四象,判五行,定六气,聚七宝,序八卦,行九五,炼形驻世,而得长生,故曰地仙。

    这里的“而得长生”又被称作小长生,只有证得神仙境界方是大长生。

    自古无数修士所求的,还是那个可以不死的大长生。

    修成小长生的修士才算真正配得上那个“仙”字,初步“得道”,此时的徐北游距离地仙境界只有一线之差,而且再没有任何阻碍,只待蜕变完成,水到渠成,便能成就地仙境界。

    虽说破境时最忌惮被人干扰,但此时阁楼外有秦穆绵等诸多地仙境界高人替他护法,就算是天下第九的张召奴亲自前来,也难以“阻他成道”。

    徐北游缓缓闭上眼睛,整个上丹田紫府识海完全打开,神意从中逸散出来,与周围天地融为一体,先是看到了盘膝而坐的自己,最终看到阁楼外的秦穆绵等人,最终视角放大为整个天空,看到了偌大一座江都城。

    这不是用肉眼去看,而是以自身神魂去感知。

    佛门谓之天眼通、佛眼。

    道门称其是天眼、法眼。

    打开上丹田,本是成就地仙境界过程中最为艰难,也是耗时最久的一步,可徐北游却是提前完成了这一步,于是他成就地仙境界的速度就让常人难以企及。

    阁楼外,兴许是因为关心则乱的缘故,张雪瑶的脸上竟是流露出一抹紧张神情,紧紧盯着阁楼,目光不曾挪开分毫。

    秦穆绵倒是平静许多,不再去看阁楼,仰头看天空中逐渐黯淡下去的夕阳,不知其所想。

    白玉龙王仍旧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势,面露微笑,低吟佛号。

    溪流汇聚成河,河流汇聚成江,大江奔腾,横贯天下,过滩涂,摧流沙,最终奔涌出海。

    百川东入海,不复西归。

    恰如徐北游此时体内的境况。

    先是一丝一缕的气机自气海中生出,然后这缕气机沿着周身经络游走,开始不断壮大,如细流,如江河,最后奔涌流动,一举涌入中丹田气府。

    这一刻,徐北游只觉得周身舒畅,由下而上连为一体,再无半分凝滞之感。

    他心中一动,虚指一点,在他的指尖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卵。

    继而卵破,一只幼虫爬出。

    这是一只蝉的幼虫。

    许多人以为蝉的一生很短暂,实则不然,蝉的卵产在树上,及至次年春夏,蝉卵才会孵化出幼虫,刚孵出的幼虫顺着树干爬到地面,然后钻入地下,每一只蝉至少需要七到十五年,甚至二十年的幼虫时间,才会从破土而出,继而羽化成蝉。

    徐北游就是一只蝉,他在西北小方寨和丹霞寨度过了自己的二十年“幼虫”时间,时至今日,终于要破土而出,羽化而飞。

    徐北游静静看着指尖上的蝉,只待它金蝉脱壳、羽化振翅,自己便能成就地仙。

    他对蝉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当年正是因为一只夏蝉,让他看到了诛仙出世,同时也见识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壮阔。

    没有那只夏蝉,他说不定就要与公孙仲谋擦肩而过。

    徐北游的心神渐渐沉浸到当年的回忆之中。

    那年,大风呼啸。

    老者盘膝坐于断崖上,木匣横于膝上。

    西北的大风将老人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有个小屁孩来到老者身旁不远处,手里握着一只新捉的夏蝉。

    崖上的一老一小,有了一番交谈,然后又做了一笔“买卖”。

    “这里面装着什么?”

    “装着一把剑。”

    “我把这只蝉送给你,你能让我看看剑是什么样子吗?”

    “一只蝉?”

    o酷k匠网首发)

    “是一个夏天。”

    “国仇未雪身先老,匣中仙剑夜有声。”

    “啊?”

    “小家伙,看好了!”

    话音落下,剑匣猛然震颤,先是一缕一缕青色剑气渗出剑匣,将老者和稚童映照得碧莹莹一片,然后随着老者的一声请剑,剑匣轰然大开。

    先有剑气直冲霄汉射斗牛。

    后有三尺青锋现世。

    曾经有人持此剑,横行天下。

    一只蝉,就囊括了一整个夏天。

    一把剑,便倾覆了大半个天下。

    现在,徐北游已经知晓那把剑的名字,也知道到底是谁持此剑横行天下。

    咔嚓,一道小到不能再小的细微声音响起。

    徐北游指尖上幼虫的后背裂开了一道缝隙。

    然后这道缝隙越来越大,先是小囊状的翅函脱颖而出,然后是后背、前肢。

    徐北游睁开眼睛,静静注视着这只蝉一点点地挣脱开蝉衣。

    当它挣脱束缚之后,并没有急着飞走,而是依旧挂在蝉衣上,不紧不慢地将体内血液注入翅函中,慢慢地将它们撑起来。

    当翅函变为闪烁着晶莹光彩的蝉翼披风时,它开始陡翅,继而高飞。

    最后,且放声,引吭高歌!

    徐北游牵动嘴角,快意而笑。

    他也如同这只蝉一般重获新生。

    这便是无数修士心神向往的地仙境界。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