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终是不亡剑宗
    让徐北游降服赤练剑,看似有极大风险,实则都在秦穆绵和张雪瑶的谋划之中,她们已经提前计算过徐北游的本钱,对于别人而言是九死一生,可对于徐北游来说,恰恰要反过来,九生一死才对。

    至于秦穆绵先前所说的那些,不过是恫吓之言,若是徐北游就这么望而却步,那么他也不要提什么复兴剑宗,乖乖等着三年期满寿终坐化好了。

    阁楼内,徐北游全力催动之下,集合了三剑之力的四九白金剑气势若破竹地破开层层血煞怨气,直指赤练剑本身。

    若是赤练剑此时有一位宿主,那么它还能生出许多变化来应敌,可此时的它只是被置于剑架上的一把死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北游以磅礴剑气镇压自己。

    就在徐北游的剑气触及赤练的那一刻,赤练猛然震颤起来,仿佛被激怒的野兽,发出刺耳的尖锐颤鸣,剑身周围的血色也骤然浓郁许多。

    徐北游知道这应该就是赤练的最后反扑,是成是败便在此一举,于是他愈发谨慎起来,不紧不慢地催动剑气,步步为营。

    在徐北游见识过的几剑之中,抛开诛仙这个异数不谈,以赤练最有灵性,还要强过他的天岚和公孙仲谋的玄冥,甚至已经有了几分神智的意思,只是这份神智中浸染了太多的杀意和怨气,就像一个大修士走火入魔之后变为不分敌我杀人如麻的魔头,实在是不要也罢。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若是徐北游能吸纳这份神意,辅以未央剑经,必然可以突破至地仙境界。

    双方再次陷入僵持之中。

    徐北游没有半分焦躁,心境古井不波,剑气不再一往无前,而是抽丝剥茧,一层层地削减着赤练的锋芒。

    这一手段是徐北游跟随师父公孙仲谋游历时所学,那次对敌转轮王,徐北游直接被转轮王冻结成冰,若是直接破冰,那么徐北游也难逃四分五裂的下场,公孙仲谋便是以此等手段破开冰层而不伤徐北游分毫。

    事后徐北游曾专门请教过师父,这种手段用来对敌无甚大用,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出奇得好用。

    徐北游不断重复不停歇,丝毫不觉枯燥乏味,抽丝三十六,剥茧七十二,使得赤练刚刚凝聚起来的气势愈发衰弱,到最后已经不见多少血芒,露出其本来面目。

    剑身如血欲滴,五百年来,死在此剑之下不下万人。

    可徐北游既然曾破去太乙救苦天尊的剑三十四,一把死物又算得了什么?

    赤练终于熬不住徐北游的抽丝剥茧,所有血煞怨气骤然消失不见,似乎就此认命。

    徐北游没有立刻取剑,仍旧是手掐剑诀,御剑而起,只见玄冥、天岚、却邪三剑依次跃起,悬于赤练的上空。

    原本盘坐于地的徐北游缓缓起身,素色大袖和满头白发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脚下地面更是已经破碎不堪。

    徐北游猛地双手往下一按,三柄剑气各异的长剑同时刺向赤练,势要将赤练彻底镇压。

    不仅如此,徐北游还张口一吐,从肺腑间吐出一道青色的莫名剑气,随着他伸手一指,同样激射向赤练剑。

    若是这四剑还不够,徐北游还有最后一口诛仙剑气,当初徐北游不过是鬼仙境界,却能杀得已经是人仙巅峰的赤丙,除了有全盛的玄冥在手之外,就是依仗了这口诛仙剑气。

    御使四道剑气,这一刻徐北游的剑心愈发清澈,暂时抛开一切得失念头,不去想,不去念,只是专心驾驭剑气。

    四大剑气加身,赤练顿时哀鸣不止,最后一点血煞之气也烟消云散。

    徐北游喃喃自语道:“杀人容易超度难。”

    此时的他算是彻底镇压了赤练,可想要真正降服赤练,却还差许多火候,赤练之所以让人忌惮,除了飘渺难言的因果之外,再有就是蕴藏于剑上的杀意怨气,徐北游只是破掉了赤练本身剑气和杀人时所沾染的血煞之气,至于杀意和怨气,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徐北游伸手一抓,原本被放置在剑架上的赤练飞入他的掌中。

    下一刻,他猛然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柄大锤狠狠敲击在胸口,嘴角渗出血丝,好在体内并无气机,倒也谈不上气海沸腾。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明明已经破去赤练的剑气和血气,为何还能伤到自己?明明就是一件死物而已,怎的如此诡异?

    还是说赤练的杀意怨气已经近乎实质?

    徐北游双眼骤然明亮,在眼底有两道古剑虚影缓缓浮现。

    徐北游自言自语道:“既然如此,那我便用上官师伯留下的未央剑经来降服你,看看到底你是积攒了五百年的杀意怨气更盛,还是我的手段更强。”

    说罢,徐北游闭目凝神。

    未央剑经开篇第一句话就是道祖所留道德经中的话语,“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

    何谓荒兮其未央哉?

    徐北游曾就此请教过张雪瑶,张雪瑶给了他一个不甚明了的解释。

    道之荒大而莫知畔岸,犹云茫茫无极耳。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徐北游为此查遍古籍,终于是归结为两个字。

    无量。

    未央剑经与剑三十无量一剑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剑三十讲究剑气无量,务实。而未央剑经则是剑意无限,务虚。

    如今的徐北游气机全无,务不得实,只能务虚。

    徐北游双眼中的两柄古剑虚影越发清晰,近乎实质。

    赤练亦是闪烁不定,剑身上不知何时又蒙上了一层血色流转,宛若活物,而且这层血色还沿着徐北游的握剑手掌向他身上蔓延,如同丝丝缕缕的红线,很是渗人。

    只是徐北游神情依旧平静。

    他伸手在眼前一抹,轻声道:“一剑可挡百万师,一剑光寒十九州,一剑平定天下事,我有一剑意中来。”

    古剑虚影从他眼中一跃而出,虽然只有寸许长短,但一切细节花纹都栩栩如生,让人难辨真假。

    此剑即是未央。

    未央剑先是围着徐北游盘旋环绕一周,然后便以灵动之态跳跃激射,宛若是捕鼠之蛇,开始将蜿蜒游动的红线悉数扑杀。

    赤练一剑终于被逼到了绝路,几乎如将死之人回光返照一般,剑上所有杀意怨气瞬间大盛,全力冲击徐北游的心神,只要能冲破徐北游的心防,使其成为自己的宿主,那么损失的剑气和血气自然能够弥补回来。

    徐北游神魂大震,他终究不是实实在在的地仙修为,虽说已经打开紫府识海,但并不牢固,在这番冲击之下,竟是有些摇摇欲坠的趋势。

    阁楼外的秦穆绵和张雪瑶几乎同时感受到了阁楼内的变化,两人脸色大变,想要出手相助,可两人都不精擅神魂法门,此时却是无处着手。

    张雪瑶面露绝望之色,九生一死,难不成真是我剑宗气数已尽,让徐北游恰好赶上了那一死?

    ,最新}n章‘节kq上b酷《匠b网3

    就在此时,一声禅唱响起。

    “吾生虽短磨难长,佛心未定履劫霜。”

    紧接着一名白衣僧人飘然而至,双手合十,步步生莲。

    每行一步,便颂唱一句佛经,声若狮子吼,如来正声。

    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超度怨气,本就以佛家最是擅长。

    原本张狂无比的杀意怨气在僧人的禅唱之下竟是如冰雪消融,飞快消散。

    张雪瑶长舒一口气,同样双手合十,即是向僧人致谢,也是感叹。

    天,终是不亡剑宗。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