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赤练一剑看造化
    徐北游走进阁楼之后,身后的大门自行关闭。

    从外面看,这是座二层阁楼,进到里面后才发现第二层与第一层之间的楼板已经被除去,也就是说现在的阁楼内并没有第二层。

    整座楼内空空荡荡,仅有几颗夜明珠以作照明之用,赤练剑就被横放在阁楼中心位置的剑架上,周身氤氲着血红如血的气息,阴冷、压抑。

    徐北游在来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家当全部带来,他从分别将玄冥、天岚、却邪放在自己身前,加上体内的莫名,刚好四剑。

    以四剑强行镇压一柄尚且比不过玄冥的赤练,应该是足够了,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如何防范赤练侵蚀自身神智,不过在这方面徐北游也有一定把握,毕竟他不同于寻常人仙境界,现在已经打开上丹田紫府识海,神魂修为几乎可以媲美初入地仙境界的修士,只要慎重对待,也不会有太多麻烦。

    至于秦穆绵等人忌惮无比的因果缠身,徐北游更不在意,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徐北游命不久矣,还怕什么业力缠身?先顾得眼前才是正理。

    仿佛感受到四道剑气的存在,原本被秦穆绵暂时平复下去的赤练剑猛然又暴躁起来,按理说剑宗十二剑同根同源,本应是类似同门师兄弟的关系,可瞧赤练剑的反应,却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难不成剑也与人一般,互相之间还有仇怨憎恨?

    徐北游盘膝坐下,轻轻一拍地面。

    在他面前的三剑瞬间颤声大作,剑身上更是浮现出三道剑气飘摇不定。

    玄色、无色、赤色。

    随着徐北游双手向前一推,三道剑气压在赤练剑上,与赤练的血色剑气呈现出互不相让之势,各自占据了阁楼内的半壁江山。

    徐北游没敢贸然引动自己体内的莫名剑气,毕竟在莫名剑内还宿有一截诛仙剑气,若是将这尊剑气的老祖宗也给引出来了,天知道会闹出什么岔子。

    如此僵持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之后,赤练竟是以一剑之力生生抵住三剑的剑气,看不出半分颓势,让徐北游不由得脸色凝重。

    玄冥的剑气最强,原本凭借玄冥一剑就可强压下赤练,但在上次徐北游御使诛仙败退太乙救苦天尊时,玄冥的八成剑气连同徐北游的体内气机和寿元一同被燃烧殆尽,所以此时的玄冥远不复往昔,而且赤练本身剑气不强,其蕴含的血气和怨气却是磅礴如海,此时自行激发之下,以一剑之力就可比拟三剑合璧。

    徐北游不急不躁,仍是催动三剑应对,虽说他失去了龙虎丹道的气机,但吸纳的剑气神意却是仍在,这些剑气平日里并不留存于体内气海,而是蕴藏剑中,此时他全力运转三剑剑气,使其逐渐归位一道四九白金剑气。

    赤练的血气、怨气虽重,但不成体系,恰如乌合之众,徐北游的剑气虽少,但精纯无比,恰如百战之军,现在徐北游就是要将自身剑气集中于一点,以点破面,如两军交战,势如破竹地直冲对方中军大帐。

    阁楼外,张雪瑶不知何时已经来到秦穆绵的身边,望着楼阁,神色颇为复杂。

    秦穆绵背负双手,主动开口道:“最近你被徐小子步步紧逼,却一再忍让,当年面对公孙仲谋你都没有服软,这不像你的性格,难不成真的是年纪大了心就软了?”

    最新章、w节ng上‘n酷匠网

    张雪瑶摇头道:“不一样的。”

    秦穆绵眯起眼,缓缓说道:“你跟我说过,是徐北游用诛仙击退了太乙救苦天尊。”

    张雪瑶点头道:“是。”

    秦穆绵转头看了她一眼,“你没跟我说实话,区区一个人仙境界,就是将整条性命都搭上,也没有半分可能败退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

    张雪瑶稍稍沉默,苦笑道:“我没骗你,的确是南归败退了太乙救苦天尊,不过我也的确隐瞒了一些东西,因为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秦穆绵一字一句道:“我给你一把赤练,只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张雪瑶平静道:“具体经过我也未曾亲眼见到,大多都是我的揣测之言,信不信由你。”

    秦穆绵微微点头。

    张雪瑶道:“那一日镇魔殿倾巢出动,虽然有朝廷那边的人出手阻拦,但终究还是无人能够牵制这位十八楼境界的镇魔殿第一大执事,无奈之下,上官师兄只能用自己的性命御使诛仙刺出一剑,虽说伤了太乙救苦天尊,但如果他执意继续出手,我也保不住诛仙。”

    秦穆绵轻声补充道:“可就在这时,诛仙竟是没有返回东湖别院,而是飞入了徐北游的手中。”

    张雪瑶点头道:“正是如此,其后的事情便是徐北游用诛仙先诛转轮王,后又斩下太乙救苦天尊的一臂,最后更是用出剑三十六开天一剑,硬是强压下了太乙救苦天尊的剑三十四天剑,使得这位大地仙就此退去。”

    秦穆绵沉声道:“没这么简单。”

    张雪瑶面露追忆之色,微笑道:“自然没有这么简单,你可知那一日的南归是何等面貌?你可知南归为何白头,难道仅仅是因为折损了寿元?为何我和上官师兄都难以动用的诛仙,在他的手中却可以如臂指使?从未有人教他,他又是如何学会剑三十六的后六剑?”

    秦穆绵默然沉思片刻,然后脸色骤变,失声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难道是!?”

    张雪瑶轻挥大袖,感叹道:“是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个镇魔殿的转轮王都能死而复生,以僵尸之身存于世间,先师毕竟是在世神仙,哪怕于滚滚大势之下身死道消,也不会什么都没有留下。”

    也许是因为震惊的缘故,秦穆绵竟是下意识地倒退一步,轻声道:“如此说来,上官仙尘仍旧留有一缕残魂在诛仙剑内,世间也只有这位大剑仙才能做到这些。”

    张雪瑶将双手交叠在身前,轻声道:“仲谋身死的时候,师尊没有现身,看来秋叶真的是举世无敌了。”

    秦穆绵问道:“如果真的是上官仙尘留下的一缕残魂,这次出手之后,他是就此烟消云散,还是继续蛰伏在诛仙剑内?”

    张雪瑶摇头道:“我已经说过了,这些只是我的揣测之言,师尊是否真的留有后手,尚难定论,即使我的推测正确,以我修为动用诛仙尚且困难,根本没办法去探究诛仙内到底境况如何。”

    秦穆绵终于是想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微笑道:“如果此事为真,那么这也算是隔代指定宗主传人,难怪你会对他一再忍让。”

    张雪瑶无奈叹息道:“倒也不全是这个原因,我这个性子,休说是我的夫君和晚辈,就算先父和先师在世,我也敢顶上一顶,实在是如今的剑宗无人,青莲资质根骨尚可,却不是能为人主的,数来数去也就只有一个徐南归,如果他能迈过这道关坎,那么我们剑宗也算是中兴有望。”

    “中兴有望?”秦穆绵玩味笑道:“做皇帝的,除了开国之君,就是中兴之君,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这个评价可真不低。”

    张雪瑶笑道:“说到底我还是相信自家男人的眼光,仲谋为了重振剑宗,忍辱负重数十年,诸般精心谋划,最后才选定了南归这个传人,他岂会让自己的传人坏了他的毕生所愿和心血?”

    秦穆绵转头望向阁楼,淡笑道:“既然你已经许下海口,那我们姐妹几人就一起拭目以待,看到最后,这个徐小子到底能有多大的造化。”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