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菩萨畏因人怕果
    接下来两人很默契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谈下去。

    片刻静默之后,秦穆绵指着身后的阁楼,问道:“南归,我知道公孙仲谋所想,他想用剑宗十二剑为你铸就一副无敌地仙的体魄,如今你已经降服天岚、却邪、莫名、玄冥四剑,手中还有一把尚未完全降服的紫电,张雪瑶的白虹一剑也迟早是你的囊中之物,那么我手中的这把赤练,你是想要还是不想要?”

    徐北游没有任何迟疑,答道:“自然是想要的。”

    秦穆绵笑道:“想要是一回事,能不能拿到手中又是另外一回事,此剑单论剑气和神意,比不过公孙仲谋的玄冥,但玄冥终究有旧主压制,你又是公孙仲谋的传人,玄冥落入你的手中也算是传承有序,合情合理,可此剑却大不一样,它已经五百年没有主人,或者说它的历代主人都死于非命,其中怨气因果,便是我也不愿轻易沾染。”

    徐北游轻声问道:“此剑是噬主之剑?”

    秦穆绵点头道:“虽不中但不远矣,此剑比之我的黑玄丝毫不差,只是黑玄有萧煜当年留下的气运镇压,恰如野马被套上了笼头,此剑却是缰绳马鞍都没有半个,当初的玄冥能被你降服,一分是你的本事,三分是运气,还有六分就是公孙仲谋的遗泽,你若要降服赤练,那便没有六分遗泽,三分运气也要去掉二分半,只剩下你的一分本事和半分运气,九死一生,说是噬主也不为过。”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为何剑宗历代前辈没人去降服此剑?”

    秦穆绵淡然道:“因为没这个必要,有这个本事的,诸如上官仙尘和公孙仲谋,多半就是剑宗宗主,上有仙剑诛仙在手,下有以自身气机温养多年的佩剑,赤练于他们并无甚用处,不愿为之,再就是张雪瑶等人,修为与我相差不多,都不敢轻易沾染其中因果,生怕折损了自身福德道行,不敢为之。”

    秦穆绵轻描淡写道:“此剑上次出世是在一百年前,它暗自侵蚀了剑主的神志,使其成为自己的宿主,那一次,它与宿主西去草原三千里,一路斩杀三千余人,最终引出了摩轮寺修士出手,在大雪山下,宿主被摩轮寺的僧人斩杀,此剑则被封印镇压之后送回剑宗。”

    徐北游这才明白先前秦穆绵为何会说萧瑾将此剑送给她是包藏祸心,的确,这把剑已经可以算是一把凶剑,若说玄冥之杀伐是来自于死于此剑之下的各路高手,在于精,那么赤练之杀伐则是来自于冤枉惨死于此剑之下的无数亡魂,在于多,不但使其包含滔天怨气,而且还有一份不浅的因果纠缠。

    道门管它叫做牵绊,如果将飞升比作破茧化蝶,那么牵绊便是缠绕在身上的蛛丝,使其无法振翅而飞。

    佛门则管它叫做业力,所谓神通不敌业力,便是说任凭你修成通天神通,在无尽业力面前仍是难逃身死之厄。

    所谓因果,其实就是欠债,欠得少了,还可以慢慢弥补,若是欠得多了,就只能一命偿还。

    徐北游若要做赤练的剑主,一是以力降伏此剑,二是要抵御赤练本身怨气侵蚀,避免自身成为它的宿主,三就是因果加身。

    正所谓菩萨怕因,凡人怕果。前两点,秦穆绵等人都可以做到,正是畏惧最后一点,才将此剑封禁不用。

    秦穆绵道:“前不久我听雪瑶说起过,你如今正在修炼无上剑体,你用一把莫名剑为根基铸就了一身剑骨,若能再得此剑,便可再进一步,开始炼筋肉和炼皮膜,等到哪天十二剑凑齐,那便是无上剑体大成圆满,你自身与诛仙双剑合璧,堪比上官仙尘再世,天下再无抗手。”

    “不过富贵还需险中求,你在前不久也尝过举世无敌的滋味,付出的代价是体内气机枯竭,寿元十不存一,你既然想要做真正能长久无敌于世的剑仙,那么付出的代价比起这只多不少。”

    徐北游沉默片刻后,自嘲笑道:“我只剩下三年寿命,还怕什么怨气因果,大可一试。”

    秦穆绵面无表情地一挥袖,阁楼大门缓缓打开。

    徐北游缓缓走向阁楼。

    ——江都城,道术坊,紫荣观,一如往常的百年太平气象。

    只是在这太平气象之下,却是不为人知的暗流涌动。

    今日有位年轻僧人双手合十走进了道术坊,在这个来往尽皆道士的地方,显得格外扎眼。

    年轻僧人身穿一身白色僧衣,胸前未挂佛珠,只是在手腕上缠了一串菩提子,瞧着不过是及冠的年纪,虽说其面容俊秀不凡,但实在不像是有道高僧。

    僧人是第一次来这儿,但对这儿没有半分陌生疏离,一路径直走向道术坊的最核心位置,紫荣观。

    紫荣观即是江南道门的核心所在,也是道门的四大道观之一,与帝都青景观、临仙府清虚宫、齐州崂山太清宫并列。

    在紫荣观的门前立着两位道人,精气内敛,目中神光隐隐,隐约有了鬼仙境界的意思。

    僧人来到门前,欲要迈步入观,被两位道人各自伸出一臂交叉拦下。

    其中一名道人沉声道:“观主不在,观内这几日不见外客,还望见谅。”

    僧人咦了一声,从袖中抽出一沓拜帖,道:“听闻杜观主在每年的青龙节都要亲自主持斋醮科仪祈雨,眼看着二月初二马上就要到了,我受师长之命特来送拜帖,他倒不在。”

    僧人的口气极大,让两名道人几乎是怒极反笑,这是哪里?这是堂堂江南道门所在!世人皆知我道门才是真正国教,就算你是佛门弟子,那又如何?还不是要在我道门面前俯首帖耳!

    一阵清风骤起。

    #t看v正t版章节上(=酷/;匠*网

    是其中一名道人飞快出手,谈不上取人性命,却是打定主意要给这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僧人一个教训。

    僧人神情平静,周身气机不起半分涟漪,似是没有半分察觉到道人已经出手。

    下一刻,他的胸口砰然作响,出现一个清晰可见的掌印。

    僧人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神情仍旧平静。

    道人的出手力道不弱,一掌拍出,足以破墙碎石,其中更是蕴藏一股阴柔劲力,可将骨头震成粉碎而不伤体表分毫。

    这一掌拍实了,即便僧人当时不曾致命,日后也要落下暗伤,每每发作起来,生不如死。

    僧人稳住身形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微微一笑。

    那名道人显然有些震惊,与另外一名道人对视一眼后,两人都是收起那分轻视之意,摆出郑重对敌的架势。

    僧人伸出两指,作拈花状。

    两名道人愣了一下,误以为遇到了真正的佛家高人,急忙运转气机凝神以待,结果等了片刻,却不见有丝毫动静。

    两名道人感觉自己被这年轻僧人戏耍,不由得老羞成怒,不约而同地一起出手,这一次没有半分容情,显然要置这名僧人于死地。

    僧人仍旧是保持着拈花而笑的姿态,不闪不避。

    两人四掌狠狠拍在僧人的身上,仿佛拍在一座铜钟之上,铜钟无恙,反倒是将两人震得双手发麻。

    僧人不摇不动,只是一袭僧衣飘拂不定。

    两名道人大为惊骇,想要抽身而退,却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僧人微笑道:“都说因果报应,方才二位出手伤人是因,现在贫僧还手便是果。”

    两人的修为瞬间如同大江东去,顷刻间变为两个没有半分气机的废人。

    僧人将手中拜帖留下后,转身飘然而去。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