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说道门五十二载
    此时的玉清殿便如庙堂一般。

    除却众多殿阁之主,在白玉高台之下,还有一排身披朱红道袍的道人盘坐,如同俗世中一品公卿,与台上一众峰主的玄黑道袍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把峰主比作勋贵宗室,把殿阁之主比作庙堂的内阁中枢之重臣,那么这些身披朱红道袍的各地道门之主便是实实在在的封疆大吏,手中之权未必就会弱于前两者。

    此时江南道门之主杜海潺也在其列。

    殊不知,玄都神仙会,人间起烽火。

    江都城里一日数变,尤其是杜海潺和秦广王皆不在道术坊坐镇的前提下,徐北游等人的动作愈发进展神速。

    江都,天元坊,秦府后宅。

    徐北游与秦穆绵并肩而行。

    说是并肩,其实徐北游还是稍稍落后了小半个身位的距离,即是对这位老太妃的尊重,也是表明自己这个后进晚辈还没有资格真正与三位老佛爷平起平坐。

    n\酷e匠¤!网2;正。版t首l发=k

    今日的徐北游满怀心事,数次欲言又止。

    秦穆绵轻声问道:“你还是放心不下江南道门的事情?”

    徐北游低声叹道:“让秦姨见笑了,这次北游的确是存了得失之心,不过却不在于江南道门,而是在于吴乐之手中的一柄五毒剑。”

    秦穆绵笑了笑,“一个在江南混不出名堂的穷酸,去了江北却能大展身手,倒真是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为枳。”

    徐北游正要说话。

    秦穆绵挥挥手,停下脚步一指前方,道:“你看那儿。”

    淡淡暮色中,两人已经是来到一座气势恢宏的二层阁楼前,阁楼整体呈现出淡淡赤红之色,而且不断有气息向外激射,仿佛毒蛇吐信,颇为骇人。

    秦穆绵主动开口解释道:“剑宗十二剑,虽说在根本上不分高下,但因为历代剑主修为不同的缘故,终究还是要分出了高下,就拿玄冥来说,剑主是公孙仲谋,所以其剑气之盛仅次于剑主是上官仙尘的殊归一剑,反观你的天岚一剑,无论剑气还是神意,与两者之间差距又何止是云泥之别?”

    徐北游有些无奈。

    剑宗讲究一个人剑合一,剑的威力多大,多半要取决于剑主自身的实力如何,上官仙尘天下第一,所以他的佩剑殊归便是仅次于诛仙的十二剑之首,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人仙境界,那么他的佩剑天岚自然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徐北游突然感到手背上一阵针扎之痛,凝神一看,脸色微变。

    只见自己的手背上竟是出现几个细小红点,有点点血丝渗出。

    虽说徐北游还未将无上剑体修炼到“练皮膜”的程度,但也比寻常人的肌肤要强韧数倍,阁楼外溢出的气息竟是能刺破他的皮肤,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徐北游略带迟疑地问道:“是剑气?”

    秦穆绵点点头,道:“剑宗倾覆之后,剑宗十二剑流落四处,其中有小半数被魏王萧瑾收入囊中,只是他并非剑宗中人,空有宝山而不得入,后来他也是绝了集齐剑宗十二剑的念头,开始将手中之剑陆续送出,当年他有一事求我,便将这柄赤练赠予我手。”

    秦穆绵继续说道:“赤练此剑,大约是因为历代主人尽皆死于非命的缘故,杀伐气极重,萧瑾送我此剑多半也是包藏祸心,想我已有黑玄,若再多一把赤练,说不定就要出什么岔子,他从小就是这么个性子,无人不能算计,与他相交须得慎之又慎。”

    徐北游没想到在秦穆绵竟与那位魏王殿下互有来往,而且还是相交不浅的样子。

    秦穆绵看出徐北游心中所想,冷笑一声道:“我与林银屏素来不和,萧瑾又被这位林皇后压制在魏国一隅,他那个性子自然是怀恨在心,于是便想与我联手做些事情,只是他的图谋甚大,其居心实不可问,所以我在最后关头收回临渊一脚,没有继续参与进去。”

    徐北游欲言又止。

    秦穆绵一挥袖,压制下阁楼的外溢气机,直言道:“我也不妨告诉你,当年那件事,不只是我,就连你的师父公孙仲谋,甚至是慕容玄阴和青尘也都参其中,只是我和公孙仲谋在最后关头退了出来,至于其他人,至今是否还参与其中,那就不好说了。”

    徐北游大为震惊,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能让如此多的修行界巨擎人物参与其中,又被秦穆绵说成是“所图甚大,其居心实不可问”,这位魏王殿下的野心可见一斑。

    秦穆绵淡然道:“萧瑾和林寒是萧煜留给萧玄的两大难题,萧煜在世时,他们不敢如何,萧煜不在了,他们可就未必将这个侄儿外甥放在眼里了。”

    徐北游点头道:“有关此事,我也曾听师父提起过,只是他老人家不愿多讲,而且从师父所行之事来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萧帝这边,至于具体内幕,师父未曾详说,先生也劝我不要过于深究,待我能成就地仙境界之后,他再为我解惑。”

    秦穆绵笑道:“既然公孙仲谋和韩瑄都不愿你在此事上牵扯过多,那我也不好忤逆他们两人的意思,今日有关此事的言谈就此打住。”

    徐北游无奈一笑。

    秦穆绵很快转移话题道:“你是否想过,为何数千年以来,不管天下如何天翻地覆,王朝更迭,道门始终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宗门?”

    徐北游摇头道:“想过,却未曾得出答案。”

    秦穆绵感叹道:“这是个许多人都苦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最终只能归结于气运二字。”

    徐北游看了眼远处的阁楼,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那我们还要逆势而为?”

    秦穆绵轻声道:“从黄龙元年到太平二十二年,道门已经风光了整整五十二年之久。在这将近一甲子的时间中,整个修行界都匍匐在道门的脚下,细数道门的底蕴,一位当世第一人的掌教真人,八位峰主,包括镇魔殿殿主在内的十七位殿阁之主,镇魔殿排名前十位的大执事,天师府四大天师,再加上各地的分支道门之主,如江南道门的杜海潺之流,闭关不理世事的尘字辈老人,之后还有天云、乌云叟、白云子、齐仙云等道门十二仙等等,底蕴之深厚,哪个宗门能够比拟?”

    “其余的宗门若是真能联起手来,的确有一战之力,可这些宗门不仅仅是一盘散沙那么简单,甚至相互之间还有仇怨,所以有人就说,只要道门愿意付出整个宗门就此倾覆的代价,甚至可以将其余宗门悉数屠戮殆尽!”

    说到这里,秦穆绵面露追忆之色,喃喃道:“若不是当年的大郑皇帝极力排斥道门,萧煜也不会有日后的君临天下。”

    “萧煜正是因为得了道门的扶持,才能在一路势如破竹,平草原,入中都,南征蜀州,北伐后建,内抵东北,最后东进入关,克东都,扫江北,定鼎一战大胜之后坐拥天下,其中哪一桩哪一件没有道门的影子?说是道门撑起了萧家的半壁江山也不为过。”

    秦穆绵玩味笑道:“萧煜当初给自己的儿子取名萧玄,说白了就是讨好道门之意,可惜萧玄却是不愿体会他老子的苦心,不但不想自己的头上压着一座道门,还想要将道门掀翻在地,做那统御人间的人皇,这可是当年萧煜都不敢做的事情,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徐北游小声道:“当今陛下毕竟出生即是世子,少年便是太子,年纪轻轻便已经继承帝位,登临琼楼最高处,其眼界抱负自然不能与我们一概而论。”

    秦穆绵愣了一下,笑道:“倒也是这个道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