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大丈夫顶天立地
    单论气机之磅礴,张召奴甚至能与十八楼境界的大高手相提并论,尤其是他搬用天地元气为己用的手段,更是能让他将绝大多数法宝“拒之门外”。

    张召奴仅仅是出力七分,尚且留有三分余力,便已经是天翻地覆,气象恢宏。

    无数条水龙以张召奴所在处为中心,汇聚成一条接天连地的海上龙卷。

    秦穆绵则是身形飘渺如仙,穿梭于翻腾巨浪中,不断出刀,刀气纵横,在海面上切割出一条条深深沟壑。

    以人力造就天象,堪称是无敌气概,可秦穆绵的刀气却是如春夜喜雨,润物无声,要从根基处瓦解这条海上龙卷。

    历来地仙高人全力出手,大海必定是最好的交手场所,水无常形,任凭你是搬山填海,还是焚天煮海,浩渺大海还是大海,可如果换成大地,难免就要城毁人亡,伏尸无数。

    杀孽越重,日后飞升时遭遇的劫数便也越重,当年上官仙尘号称世间杀伐第一,飞升时便引来了九重天劫雷刑,为其败亡埋下伏笔。

    张召奴深吸一口气,双手再次向上托举。

    随着轰轰隆隆堪比雷声的巨大声响,水汽蒸腾如滔滔雾海,整条海上龙卷开始缓缓向上升起,竟是被张召奴生生“举”起,仿佛一条“天河”奔流。

    下一刻张召奴双手猛地下压。

    天河之水天上来!

    无量之海水从天上向下倒灌,比之瀑布还要壮阔数十倍。

    蔚为大观。

    秦穆绵望向头顶,举起手黑玄,胸腹气机纳于肝、心、脾、肺、肾五脏,呈五气朝元之势,向前轻描淡写地踏出第一步,海面微起波澜。

    第二步,海浪翻滚。

    第三步,海面如沸水。

    秦穆绵迈步的速度越来越快,以此类推。

    第九步时,方圆数十里内的海面骤然一静。

    秦穆绵连人带刀逆流而起。

    秦穆绵的这一刀堪称与天地为敌,生生止住了天河之水下落的趋势,天翻地覆之间,秦穆绵的身形如女娲补天,与倒灌下来的无量海水相较,何其小,又何其大。

    如果只是海水之重,也不能将秦穆绵如何,张召奴最厉害的杀手锏还是在于他将自己的气机注入到这无量海水之中,使得海水非水,其重如水银,其势如天塌。

    一个是以人力造天时,一个是以人力抗天时,一个顺势,一个逆势,即便秦穆绵有十二楼的境界修为,仍是要受到极大创伤。

    片刻之后,只见秦穆绵周身出现无数细密血线,浸染衣裳,可她却浑然不觉,仍是持刀逆势而起,不退半步。

    早预料到秦穆绵会全力反扑的张召奴不敢有丝毫大意,御六气之辩,出力八分,摆明了要以势压人,压服这位坐镇江都五十年的闻香教教主。

    张召奴目前展现出来的修为,大约已经有地仙十四楼的境界,更为恐怖的是此时的他还留有两分余力,若是全力出手,甚至要超过太乙救苦天尊之外的所有镇魔殿大执事。

    也难怪天机榜将张召奴排在仅次于公孙仲谋的第九位。

    只论修为境界,秦穆绵比不上后来居上的张召奴,这场气力之争也是张召奴占据了优势,其实在这场针锋相对的交手中,秦穆绵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机。

    可偏偏就是这最后一口气,浩大磅礴不输张召奴半分,支撑起秦穆绵的死扛不退。

    所有海风在此时此刻全部静止,唯有张召奴的磅礴气机充塞天地间,与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混合一处。

    张召奴那张威严脸庞焕发出一种模糊混沌之感。

    我与天地共一体,天地无穷,我亦无穷。

    张召奴伸出一手,轻轻向下一压。

    无穷天地元气随“天河”下压。

    仿佛整个天空都被人扯向地面。

    一人一刀如一根擎天之柱,接天连地,支撑在天地之间,不使“天河”和苍穹下落。可擎天之柱终究是强弩之末,在“天河”和苍穹的双双下压之下,开始不断缩短,秦穆绵如负有万斤重担,浑身的骨骼喀喀作响,七窍中有鲜血流出。

    张召奴自信再有半柱香的时间,便能将秦穆绵压入此处海底,虽然杀不掉她,但能将她暂时镇压,为自己的江都之行除去一个变数。

    千钧一发之际,一点白莲在秦穆绵的身旁无中生有。

    最先不过是米粒大小,继而变为指甲大小,然后是铜盆大小、磨盘大小,最终大如湖泊,遮天蔽日。

    白莲之上又生莲台,莲台上盘坐有一女子,一袭白衣,宝相庄严,如天上广寒仙子,又如佛国观世音菩萨。

    白莲教教主,唐圣月。

    唐圣月右手一拂,如作拈棋子状,然后一点,如作落棋子状。

    张召奴中门大开的胸腹瞬间如遭重击,出现一个明显的凹陷弧度。

    唐圣月再次拈起一颗“棋子”,轻声道:“张召奴,真当江都无人?真敢视我等三人于无物?”

    张召奴没有丝毫惊讶意外,毕竟江都三位老佛爷向来都是同进同退,三人联手才能占据天底下最为富饶的江都,既然唐圣月已经出手,那么张雪瑶多半也已经在暗中窥伺,等待致命一击。

    想到那把让慕容玄阴也吃了大亏的诛仙,张召奴心生退意。

    唐圣月冷笑一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你是慕容玄阴?!”

    说话间,唐圣月再次落下一颗“棋子”,这颗“棋子”直接镇压于张召奴的天灵位置。

    张召奴的周身气机剧烈摇晃,连带着他脚下的整座浩海也开始晃动不休。

    秦穆绵逆势而动,在下,唐圣月后发制人,在上。

    两人联手,一上一下,要使张召奴不着天,下不着地,断绝他与天地之联系,硬压下这位天下第九人一头。

    张召奴身上仿佛有一副千钧重担,但仍是要竭力站直身躯。

    大丈夫立于天地间,当顶天立地。

    所以张召奴要顶天立地,与天地共为一体,便可刀兵不加身。

    退一步来说,无论是谁,只要是个顶门顶户的男人,那便要扛起一副属于自己的担子。

    这副担子可是父母双亲,可以是妻儿子女,也可以是祖宗家业,甚至是天下兴亡。

    *酷匠网=c永u久免gi费z看sr小说:

    对于张召奴而言,他的担子就是偌大一座昆山。

    不管这幅担子有多重多沉,哪怕这幅担子足有天地之重,也是如此!

    张召奴大喝一声,出力九分,身形竟是在一瞬间法天象地。

    其高足有八十丈,巍巍乎如天神下凡尘。

    他的确扛下了秦穆绵和唐圣月联手带来的天地之重。

    不过这位气机浩大的江北第一高手也终于流出一抹颓然之色,四肢及眉心处有血丝渗出。

    一直被压制的秦穆绵终于觅得绝佳时机,沉声道:“给我开!”

    一道黑线迅速将她头顶的“天河”一分为二。

    片刻之后,无数海水再也没有黑云压城之势,从天空中轰然落下,砸在海面上,溅起万千“白雪”。

    几乎就在同时,唐圣月伸手一拍,一道足有数亩方圆的巨大手印狠狠落在张召奴所化法相的小腹上。

    整个法相骤然模糊,渐有溃散之势。

    这一刻,张召奴终于全力出手,身形倒退如天上滚雷,速度之快竟是让唐圣月来不及乘胜追击。

    张召奴一退百余里,停下后散去法相,深吸一口气,开始鲸吞周围天地元气,以其身躯为中心散发出一圈圈气机涟漪。

    就是此时,一直藏而未露的张雪瑶终于出手。

    不见她人在何处,一声剑吟仿佛如同炸雷一般在张召奴的耳边响起。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