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东海之上争气力
    吴乐之和张召奴退去之后,徐北游脸色铁青地站在钱庄中,不多时后有剑气凌空堂剑士鱼贯进入钱庄,领头的正是玄乙。

    见到嘴角犹残留有点点血迹的徐北游,玄乙赶忙告罪,徐北游强压着怒气,冷笑道:“好啊,好的很呐,这里是哪儿?是富贵坊!人家就在我们家门口,神不知鬼不觉地占了我们的钱庄,我们还谁都不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玄乙及一众剑气凌空堂剑士全部跪倒在地,“请少主责罚。”

    “从现在起给我查,把身边的钉子都拔干净了。”徐北游一甩袖,转身离去。

    走出钱庄,来到被十余名剑气凌空堂剑士肃清一空的街道上,徐北游深深吐了一口浊气,略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登上马车。

    与此同时,张召奴和秦穆绵一走一追,转瞬间出江都,过江州,由大江入海口进入东湖范围。

    东海之上,张召奴虚空而立,面对比自己大出十余倍的青鸾,朗声道:“秦前辈,蓝先生曾经点评天下修士,单凭境界修为高低而论,前辈你未必能入前二十之列,但以战力强弱而论,前辈肯定是同等境界无敌手,哪怕是越境而战也不稀奇吗,张兆奴今日便斗胆向前辈讨教一二。”

    说话间张召奴落至海面,张开双臂,胸前中门大开。

    无量之气机自他胸中气府处奔涌而出,若说初入地仙境界之人的气机是一条奔腾江河,那么张召奴的气机便是一片汪洋。

    ‘#酷匠#?网●唯”s一u4正版,81其l他都f是)盗版

    这便是天下第九人的实力。

    张召奴摆出一个普普通通的起手式,方圆数十里的海面随之翻滚不休。

    这等境界修为,就是让一支远洋船队就此覆没于大海也非难事。

    青鸾清鸣一声,声传九霄,猛地压低身形掠过海面,双翅挥舞之间卷起千层浪,狠狠撞向张召奴。

    张召奴向前缓缓推出一掌,气机浩大,针锋相对。

    大音无声,不见任何声响,只见一圈音浪猛然扩散开来,竟是使两人脚下的十余里海面瞬间向下凹陷进去,如同一个光滑的“水碗”。

    两人所在之处便是这方“水碗”的碗底。

    轰隆一声,水碗破碎,溅起千层雪。

    两人分别向后退去,瞬间拉开数百丈的距离。

    秦穆绵收起自己的青鸾化身,重新变回人形,一抖手腕,黑玄随之斩出,手腕上连接着黑玄的那道红线也随之无限延长,如同一条蜿蜒游动的细小赤蛇,交错出无数玄奥轨迹。

    说起这柄黑玄也是大有来头,虽然比不得道门玲珑塔,或是剑宗诛仙这类仙家至宝,但也是仅次于此的上品宝物,比起剑宗十二剑中排名靠后的几剑还要略强出一筹。

    黑玄之所以有如此威力,根源在于其历任主人,它最早的主人是位地仙境界的玄教高手,也算是横行一时的魔头巨枭,只是因为触犯了当时的天机阁阁主傅先生,也就是蓝玉和唐圣月的师父傅尘,这位玄教高手直接被傅尘打杀当场,一缕残魂又被傅尘封入刀内,使其成为一把妖刀,嗜血无比。

    其后傅尘将此刀赠给一位名为王东勒的武道散修,令其杀人养刀,以万人之怨气、死气养刀之血气、煞气,养刀小成之后,王东勒仗刀挑战萧皇,面对当时挟大势而所向披靡的萧皇,结果自然是身死道消,黑玄随之落入了萧皇手中,其后被萧皇长年带在身边,杀伐征战,受战场之杀伐气和萧皇本身所携带的大气运浸染之后,阴极阳生,终至大成。

    在萧皇的众多法宝中,黑玄能排进前三甲,单论杀伐,甚至仅次于那柄天子帝剑,若是被黑玄所伤,煞气入体,丝毫不逊于公孙仲谋植入北方鬼帝体内的那道无生剑气。

    众所周知,萧皇曾与秦穆绵有过一段不一样的情缘,只是萧皇自始至终也未能将秦穆绵光明正大地迎娶进门,一是因为林皇后善妒不许,二是因为秦穆绵不愿伏低做小,于是两人在崂山一晤之后就此分道扬镳,临别前萧皇将此刀赠予了秦穆绵。

    秦穆绵以自己心头精血炼制成一条“心结”,将自己的手腕和黑玄的刀首连为一体,使之心意相通,可如臂指使,再经过五十年温养,她与黑玄已经是浑然一体。

    即便是掌教真人的无垢之身,被秦穆绵用黑玄全力斩上一刀之后,也要沾染污秽。

    张召奴没丝毫大意,不敢硬接这一刀,双手抱圆,这方天地的元气刹那间仿佛被他这个简单动作牵扯带动,如同一个无形的巨大漩涡向他双手之间汇聚而来,最终形成一方双鱼。

    黑玄落下,偌大一个双鱼瞬间变得支离破碎,不过黑玄也成了强弩之末,倒飞回秦穆绵的手中。

    张召奴环手画出一个半圆,作揽雀尾之势。

    刹那之间,天地元气再次剧烈翻滚,仿佛要被张召奴悉数揽入自己的怀中。

    海面上的大浪更是奔涌如层层叠叠的山峰耸立,骇人无比。

    若是有其他地仙境界高手看到这一幕,只要不是慕容玄阴那个层次的高手,哪怕是酆都大帝等人,也会震惊于张召奴如此挥霍气机,毕竟对于真正的高手对战来说,造就出太多天地异象并无太大作用,最多就是吓唬吓唬俗世凡人,反而还会浪费自身气机,得不偿失。

    只有亲自与张召奴交手之人,才能看出些许端倪,并非这位昆山宗主故意如此,而是他的气机实在太足了。

    足到水满则溢的地步。

    张召奴与人对战从不用法宝,因为近乎无穷天地元气就是他的法宝,除了他自身的气机浩瀚如海之外,他所走的炼气之道还极为擅长运用外在的天地元气,换句话来说,那就是向老天伸手相借气机,而造就出天地异象的气机外泄,便等同是将其又还给了老天。

    既然如此,那浪费些许又何妨?

    张召奴大笑道:“水龙起势而吟。”

    他双手向上一托一举,原本静止不动的袍子出现一阵阵涟漪波动,跌宕不休。

    在他周围瞬间出现十余道龙卷,继而龙卷化龙,那便是十余条蛟龙。

    十余条水龙围绕着张召奴蜿蜒游动。

    紧接着方圆数里之内,海面翻腾,巨浪滔天,又有一条条水龙探首。

    张召奴双手向前平平一推,所有的水龙悉数奔涌而出。

    此时的海面真如孽蛟翻江倒海一般,天翻地覆。

    看到此番壮阔景象的秦穆绵只是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伸手握住黑玄的刀柄,一刀斩下。

    下一刻,一条水龙直接被拦腰而断,重新化作海水。

    张召奴的气机如同不要钱一般,疯狂涌动,无数水龙纷纷扶摇而起,仿佛要跃过无形中的龙门,直达天庭。

    秦穆绵步步前行,每踏出一步便挥斩一刀,每挥斩一刀便有一条水龙就此消散于无形。

    不断有新的水龙生出,又不断有水龙化作海水。

    这一幕场,足足绵延了小半个时辰,两人仿佛是在斗气一般,看谁先支持不住。

    整个海面已经变得浑浊起来,数不清的游鱼来不及逃离此处,被磅礴浩大的气机生生震死在海水中,死后的尸体浮上水面。

    海面上,张召奴仍旧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尊雕塑,而秦穆绵则距离张召奴已经不足十丈。

    只是随着她与张召奴距离不断拉近,两人之间的水龙也越来越多,水龙叠水龙,混成一体,只剩下无数狰狞龙头张牙舞爪。

    说到底,两人的对战还是一场气力之争。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