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欲联手火中取粟
    “人活一张脸,尤其是女人。”

    “女人是需要哄的,描眉打鬓地化妆,还不是女人自己哄自己。”

    徐北游终于见到了张无病信中所说的那位佛门高僧,这位高僧也的确很有高僧扮相,唯一不足就是没有高僧的做派,不但酒肉无忌,而且在女色一事上似乎也不怎么忌讳,虽说早就听闻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的说法,可徐北游还是觉得这位新龙王有些太出格了。

    先前此人登门表明身份,徐北游自然是设宴为其接风洗尘,酒至半酣,不知怎的就说到了女子身上,哪曾想这位大师开口便是“警句”,徐北游略微咂摸品味之后,不得不承认,这话说得还真对。

    借三分酒意,徐北游悄悄打量着这位僧人,面容俊秀,神情妩媚,若是以貌取人,做个大报恩寺的知客僧人,专事接待贵妇小姐倒是绰绰有余,可若说他是取代了张无病的新任龙王,徐北游自认眼拙,真瞧不出来。

    僧人似是察觉出徐北游的疑惑,也不恼怒,微笑道:“徐施主,不知你是否听过这么一句话,人不能才分高,才分高了天嫉地妒,所以有些时候就要懂得守拙二字。”

    徐北游实话实说道;“徐某才疏学浅,却是未曾听过。”

    僧人不以为意,接着道:“人不可太过惊采绝艳,若是一人占尽了家脉,后辈就难以为继。”

    徐北游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在,因为他听出这位新龙王似乎在说他以及他背后的剑宗。

    上官仙尘的确是惊采绝艳之人,其资质天赋更甚于今日的道门秋叶,他自称是半个剑宗绝非是狂人妄语,而是说他一人独占剑宗的半数气数,所以在他身死之后,剑宗便难以为继。

    能看透这一点,说明这个和尚不简单。

    徐北游端正了态度,郑重道:“谢过大师赐教。”

    僧人摇头道:“贫僧只是说了些入世以来感悟出来的道理,这些道理在佛经上学不到,面壁悟不出,只有在万丈红尘里滚上一滚才能有三分体味。”

    和尚不知真实年龄几何,毕竟是实打实的地仙境界,便是高岁高龄而形如稚童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徐北游还曾听张雪瑶说起过,踏足地仙境界之后,一百岁是道门槛,跨过这道门槛之后,多半要心性大变,有变成赤子心性的,嘻嘻哈哈如孩童;有变得愤世嫉俗的,恨天恨地;还有更惨的,整日疯疯癫癫,与走火入魔无异。

    徐北游不由地暗自猜测,难不成这位佛门高僧已经迈过百岁大关,心性大变之后才会如此?

    不管怎么说,这位高僧既然是地仙十二楼境界以上的高人,那么徐北游没有放过的道理,如今的徐北游像一个真正的商人,精打细算,算着自己手中的筹码和银钱,若是能请动这尊大佛解他燃眉之急,那么他不介意付出一些代价。

    僧人忽然道:“贫僧曾经跟随青尘大真人学过几天术算之道,尤为擅长解字,不知徐施主是否愿意写一个字,让贫僧解上一解。”

    徐北游稍稍沉吟,想起自己这一路走来,师父是如何做的,他也是如何做的,师父走哪条路,他也走哪条路,换而言之,其实他就是不断地重复着师父公孙仲谋的过往。

    于是徐北游用手指蘸了些许酒水在桌面上写下一个“也”字。

    %看i)正s版y章vk节“)上酷匠*f网

    僧人看着这个“也”字,眉头微微皱起,道:“这个‘也’字可算不上什么好兆头啊。”

    “何解?”徐北游不敢将僧人的话语视作江湖骗子的故作惊人之语,语气中不由多了几分凝重。

    僧人收敛了脸上笑意,稍稍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他中无人,池中无水,地中无土,奔驰无马,徐施主最近怕是有许多不顺心如意之事。”

    徐北游脸色凝重道:“不知大师可否救我一救?”

    僧人伸出一手,笑而不语。

    ——天色将暗的时候,李青莲忽然来到徐北游这边,请他务必去张府一行,富贵坊和荣华坊不过咫尺之遥,又靠近天元坊,纵使是张召奴也不敢在此太过放肆,徐北游也没做他想,直接去了位于富贵坊中的张府。

    徐北游走进正厅之后,厅内情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张雪瑶、秦穆绵、唐圣月、唐悦榕、罗敷五人竟是全部齐聚此地,在徐北游的记忆中,上次五人一起出现还是在慕容玄阴入江都的时候。

    今天这么大的阵仗,事情也绝不会小了。

    坐在上首位置的张雪瑶开口道:“人都到齐了,秦姐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秦穆绵望向徐北游,问道:“南归,想必你已经见过那位佛门龙王了。”

    徐北游点头道:“是,我刚刚还为这位龙王设宴接风洗尘,不过他并未在我那边留宿,执意去了大报恩寺挂单。”

    秦穆绵嗯了一声,道:“佛门,或者说这位佛门龙王的野心不小,他这次来江南就是想要将道门赶出江都,然后让佛门在江南立稳脚跟,现在他打算与我们联手,我这次召集各位出来,就是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

    张雪瑶眼观鼻鼻观心,丝毫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倒是唐圣月在略微踌躇后,道:“拔去江南道门容易,区区一个杜海潺也不足为虑,可关键是如何应对道门接下来的反应?毕竟江南道门不是崇龙观,我们也远比不了家大业大的朝廷。”

    秦穆绵言直截了当道:“秋叶和尘叶至今闭关未出,几大峰主先是联手向镇魔殿发难,继而八位峰主和众殿阁之主之间又开始互相攻讦,谁都知道秋叶飞升在即,而他又迟迟没有立下首徒人选,那么接下来由谁接过掌教大位将至关重要。”

    “上一次道门内乱发生在大郑简文三年到简文五年这三年中。”

    “第一年,掌教真人紫尘迫于青尘的压力,同时也是为了保护秋叶,废黜秋叶的首徒之位,并将其囚禁于祖师殿中。”

    “第二年,青尘暗中联合玄教大长老刁殷、佛门方丈牧观、大郑太师张载以及大剑仙上官仙尘,五人联手迫使道门老掌教紫尘提前飞升。”

    “第三年,天尘就任主事峰主,联合其他峰主平定都天峰之乱,恢复秋叶的首徒之位,继而开始大肆清洗株连。”

    一直闭口不言的张雪瑶终于是开口道:“说来也是好笑,在那场道门变故中,死在自己人手中的道门弟子比死在外人手中的道门弟子还要多。许多真人、天师没死在我们剑宗手中,也没死在乱军之中,到头来却死在了镇魔殿和慎刑司的手里,也难怪这些峰主们对镇魔殿有如此大的怨气,都是早年埋下的祸根。”

    秦穆绵也算是当年的半个亲历者,对张雪瑶的说法不予置评,接着说道:“最后天尘又联手萧皇,在定鼎一战中大败青尘、上官仙尘、刁殷等人,由此彻底结束道门之乱,并拥立秋叶于黄龙初年升座道门掌教真人之位,直至今日。”

    “算算时日,秋叶做这个道门掌教已经是第五十二个年头,在这五十二年间,他共收了十三位弟子,若是抛开入门最晚、修为最浅的知云不提,那便是十二名弟子,被好事人称作是道门十二金仙,名头是夸大了些,但也的确是人人都有地仙境界,其中以小徒弟齐仙云天赋、资质、根骨最高,也最受秋叶喜爱,而天云、乌云和白云则入门最早的三大弟子,在道门中经营多年,各自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是此次争夺掌教大位的三个最有力人选。”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