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望九流谁是弱手
    深夜中,徐北游一行人用暗卫府的令牌叫开城门回到江都城中,除了白玉这个俘虏之外,还有二十几颗血淋淋的人头,被两名暗卫穿成串后提在手中。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头葫芦。

    穿过一座座坊市门禁,回到位于江都城中心位置的荣华坊,来到公孙府门前,徐北游翻身下马,将手中缰绳扔给前来迎接的鬼丁。

    幸亏今天不是鬼丁驾车,否则他就要损失一名人仙境界的属下。

    宋官官也迎了过来,难掩忧色,低声道:“公子。”

    徐北游有些疲惫地吩咐道:“这次是我大意了,你先把那名女子带下去,然后四下知会一声,我没事,让他们不必担心。”

    宋官官带着白玉离去。

    徐北游问道:“我记得江都城中似乎也有一座江南后军的都督府?”

    站在他身后的那名为首暗卫沉声回答道:“回公子的话,是江南水师都督府,位于天元坊中,自从水师大都督羊伯符于五十年前率军出海之后,江南水师便名存实亡,名义上是独自一军,实际上却是归于江南后军节制。”

    徐北游哦了一声,平静道:“既然如此,那就将这些人头全都放到水师都督府的门口去,让他们也瞧一瞧,剿匪斩首数十,按照军中斩首累功的规矩,他们还不得封本公子一个校尉头衔?”

    一众暗卫沉声应诺,没有半分拖泥带水地转身向天元坊方向行去。

    徐北游这才举步进了公孙府的大门,一路穿堂过廊,来到绘有青龙图的偏厅,屏退左右后打开了公孙宗某留下的镜中世界。

    只有来到这儿,徐北游才稍稍放松了几分,在这座一模一样的公孙府中随便找了间客房,沉沉睡去。

    先前连番大战,虽然没有损耗自身气机,却使得徐北游神魂透支严重,此时许久未曾有过的重重困意袭来,他即抵挡不住,也无处抵挡,于是就顺其自然,大眠一场。

    就在徐北游安然入睡的时候,在道术坊的一座破败道观中,不知何时悄无声息进城的张召奴见到了暂居此地的吴乐之。

    也许是因为不耐春寒的缘故,这位出身江南却发迹于江北的儒生双手笼藏于袖中,脚下生着一个炭火盆。

    两人之间隔着一张破旧的香案,张召奴端坐在吴乐之的对面,轻声道:“那边失手了。”

    “没想到今日的道门竟会堕落至此。”吴乐之感慨道:“区区小事也这般拖泥带水,镇魔殿和天师府轮番出手都没能取走徐北游的性命,到底是这位剑宗少主有大气运眷顾,还是这些养尊处优惯了的道爷们太过无用?”

    张召奴笑道:“大概是两者皆有吧。”

    吴乐之双眼微微眯起,像一只冬日里偎缩在火炉旁的老猫,“玉清殿议事闹得沸沸扬扬,几大峰主联手对镇魔殿发难,掌教真人仍旧没有现身,看来道门要乱上一阵子了。”

    张召奴微微一怔,忽然想起道门上代老掌教临近飞升之前,道门之内也是一片乱象,甚至闹出了道门二号人物青尘大真人叛教而出的事情,如今现任道门掌教秋叶临近飞升,道门又是乱象初显,是巧合还是天数如此?

    吴乐之毕竟与这位昆山宗主共事十余年,瞧出了他心中所想,开口道:“虽然吴某修为不高,此生怕是无望登顶飞升境界,但多年来典籍也算对飞升之事知晓一二,听闻飞升有两大劫难,一曰天劫,二曰人劫,就拿当年的上官仙尘来说,天劫是那九重雷罚,人劫则是那场定鼎之战,上官仙尘渡过了天劫却未能渡过人劫,于是就此身死道消。”

    张召奴微微皱眉,眉头又很快舒展。

    以道门今日之强盛,怕是没有什么人能够成为堂堂道门掌教真人的人劫,即使是有,面对道门的山门大阵和数十位地仙大真人联手护法,绝对是有死无生的下场,天下间能有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屈指可数,谁又会为了阻人飞升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所以道门掌教的人劫多半要应在道门内部,上次是青尘大真人叛教,这次又会是谁?

    张召奴没有继续深思,因为事关飞升天数,即便以道门掌教的紫微斗数也算不分明,更遑论是他这个并不精通术数之人。

    吴乐之接着说道:“如果道门真的乱了,那么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那意味着江南道门会全面收缩,除了这座道术坊之外,剑宗能在江都的其他地方肆无忌惮地搜寻我们,然后杀掉我们。”

    张召奴颇有不屑意味地嗤笑一声,“杀得掉吗?”

    吴乐之淡然道:“这要取决于剑宗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张召奴的眉头再次皱起。

    吴乐之轻描淡写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破船还有三斤钉,剑宗已经不复往昔不假,可剑宗千年以来积攒下的巨大宝藏却没有落到道门手中,要不然道门也不会专门派一位大真人驻留于碧游岛,换句话来说,现在的剑宗未必有亲自操刀杀人的本事,却有买凶杀人的本钱。”

    张召奴自嘲道:“道门和玄教势大,没人敢接剑宗的买卖,可换成我们昆山,想来无论是朝廷还是其他宗门,都有几分底气去拿剑宗的钱财替剑宗消灾了吧。”

    吴乐之点头道:“正是如此。”

    张召奴轻轻一叹,嘿然道:“还真是看碟下菜。”

    吴乐之伸出原本笼藏在袖中的手掌,用一截枯枝轻轻拨弄了下脚边火盆里的炭火,道:“若非如此,你我二人也不必来这儿了,我们这十几年来之辛劳,不正是为了让旁人不敢再轻视我们吗?”

    张召奴沉默片刻后,轻声道:“有些想喝酒了,你这有酒没有?”

    吴乐之笑道:“得意时想喝酒,失意时也想喝酒,杀人后想喝酒,那事之后也想喝酒,我看别的都是假的,只有想喝酒才是真的。”

    说话间,他从自己身后拿出一个还带着些许泥土腥气的酒坛,道:“刚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十八年状元红,特意给你准备的。”

    张召奴毫不客气,虚手一摄直接将酒坛抓入手中,拍掉泥封后,先是深深嗅了一口酒气,然后张口一吸,只见酒液如同被青龙吸水一般汇聚成一线,径直飞入他的嘴中。

    不消片刻,一坛酒液见底,换来张召奴的过瘾二字。

    吴乐之半是惋惜道:“如你这般牛饮,真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早知如此,给你一坛不值银钱的二锅头就够了。”

    张召奴轻轻摇晃酒坛,“要我来喝,还是二锅头的更好些,江南的花雕酒终究有些太过绵柔。”

    吴乐之缓缓说道:“不管是江北的二锅头也好,还是江南的花雕也罢,都比不过这秀美江山,当年上官仙尘曾经说过,酒入豪肠,酿成剑气,张口一吐便是半个剑宗,你这坛酒入肠,能换来个什么?”

    “一个江都?一个江南?”

    张召奴放下了手中的酒坛,没有说话。

    吴乐之沉声道:“我们这次选中剑宗,其实是行险一搏,天师府的人曾经对我说过,剑宗本是传承于道祖三位亲传弟子之一的上清大真人一脉,宗内所隐藏的秘辛之多,谁也说不清楚,与这样的宗门交手,变数极大,太乙救苦天尊之事就是前车之鉴,可我们别无他选,因为唐圣月是蓝玉的师妹,秦穆绵是完颜北月的师姐,我们动不了她们两个,只能选一个死了丈夫的张雪瑶。”

    最=新…p章g节上}酷匠网

    张召奴长长叹息一声,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