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有刺客一箭夺魂
    松弦,箭出。

    箭尖将周围天地元气一扫而空,如果说两人之间的距离是一张幕布,那么这一箭就是剪刀,瞬间将这张幕布撕裂成两半。

    瞬息之间,破空而至。

    羽箭蕴含霸道无匹的杀伐气息。

    无我无他。

    徐北游脸色剧变,已经是躲无可躲的情形下只能以意御剑硬挡,几乎就在同时,天岚和却邪二剑交叉出现在他的身前。

    箭尖刚好击中两剑交叉的一点。

    两者刹那悬停。

    片刻之后,羽箭寸寸碎裂,而徐北游的双剑则是震颤不休,甚至在气息牵引之下,徐北游脸上浮现出一抹病态潮红之色,鼻孔和眼角有鲜血溢出。

    剑修一脉,有飞剑杀人,武修一脉,则有一箭夺命。

    弓箭本就是战场上的杀伐利器,精擅于此道的武道高手,以自身心血淬炼手中之弓,以胸中之气凝练心中之箭,取拳道之破碎,取剑道之杀伐,一箭所出,无他无我,无前无后,相隔千百里之遥而惊天一击,丝毫不逊于剑宗的飞剑万里斩人头,若是能够修炼至武圣境界,那便是一箭破碎一线虚空,与剑三十六中的剑二十四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有得就有失,此法霸道不假,却比拳道更为伤身,修行此道之人多半会折损寿元,很难活过百年,要知道地仙境界寿命起码有两百年,又有几位武道高手愿意去舍弃半数寿元修炼此道?若是忤逆自身心意强行修炼,怕是终生难至地仙境界。

    这名女子分明就是已经弓道修炼至人仙小圆满境界的武道高手,除了朝廷军伍,哪里还有这等高手!

    一箭无功之后,女子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再次张弓搭箭,整张长弓上环绕的黑白二色气息大盛,环绕着她整个人盘旋一周,最后再汇聚到箭尖上,似如一轮阴阳双鱼在急速放大。

    随着这一箭的蓄势,女子周围的天地元气也开始随之震颤起来,仿佛一锅将要烧开的沸水,翻滚升腾。

    徐北游虽然不怕女子的箭,但也心知肚明此时是进退两难,若要硬接下女子的这一箭,势必会陷入众多刺客的围杀之中,可若要逃,就难免将自己的后背露出,以这名女子的弓道修为,足以将他一箭扎个透心凉。

    稍一犹豫之后,徐北游还是没有托大地赌一赌运气,心念一动,先发制人,却邪一剑带出一道流光直刺正在弯弓搭箭的女子,意在围魏救赵。

    女子面容平静,无视徐北游的一剑,松开勾弦的手指,射出第二箭,箭尖仍是直指徐北游。

    围魏却未能救赵。

    这一箭之威势恐怖,更甚于第一箭,即使是徐北游,骤然面对这一箭也只能运起手中天岚将这一箭堪堪偏移数寸方向,同时身形横移一分,险之又险地躲过这一箭。

    不过这一箭的杀伐气机仍是在他的肋下留下了一道深刻伤痕,并在伤口上笼罩了一层莹莹黑气。

    一声巨响,与徐北游擦身而过的羽箭飞入密林之中,炸毁树木无数,若从高空向下俯瞰,可以看到偌大一座密林竟是被这一箭撕裂出一道长达近百丈的“缝隙”。

    不过女子也不好受,被却邪一剑刺破棉甲穿了小腹,整个人摇晃了一下之后,向后倒去,落下树梢。

    就在此时,那片由术法凝结而成的阴影终于趁机将徐北游包围,接着从阴影中跃出二十余名手持黑色机弩的漆黑甲士,弩机扣动,机簧之声响起,弩箭如雨当头覆下。

    徐北游身随剑动,整个人如一尾大江龙鲤跃出水面,在半空中划出一抹玄妙轨迹,躲过大部分箭雨,不过仍旧是在胸口和左腿上各中了一箭。

    幸好这些弩箭并非是暗卫府特有的灭神箭,影响不大,徐北游单膝跪地落下,顺势一滚一跃,一剑斩破面前只能用来遮蔽视线的阴影,再次冲入密林之中。

    逃命和被追杀,对于徐北游来说并不陌生,就在去年,他被端木玉手下的暗卫追杀,险些丧命于灭神箭之下。

    这次又是同样的情景,也许是一回生二回熟的缘故,他更加冷静,心中默默分析当下情况,除了那名持弓女子之外,其余的刺客修为大约在三品到二品之间,虽然手持机弩,但并没有灭神箭这等杀器,若是给他几息时间,他自付可以一个不留地全部杀掉,只不过现在不是他负气杀人的时候,逃出生天才是第一要务。

    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密林中的一追一逃,就像一场猎人与猎物之间的追猎,猎人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猎物也不是全无还手之力,甚至随时都有可能位置互换。

    徐北游进入密林之后,二十余名刺客尾随追击,紧接着持弓女子也随之进入密林,并且逐渐拉近距离。

    徐北游若能与那名持弓女子近身搏杀,大概能有九成胜算,但此时的他不但不敢回头,甚至丝毫不敢减少前奔速度。

    徐北游有苦自知,若是再受那名女子的一箭,那么他再无把握能够逃脱这场追杀,而且那女子的羽箭也很有玄机,竟是与暗卫府的灭神箭有几分相通之处,专破修士气机,所幸徐北游现在身无半分气机,倒是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一路追杀的女子皱了皱眉头,一方面惊讶于徐北游能连挡两箭的修为,一方面对于徐北游中了自己一箭之后仍旧安然无恙感到不解,按照常理来说,即使能靠修为勉强压制住伤势,但绝不会像徐北游此刻这般半点迹象不显,似乎仅仅只是皮肉伤。

    大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女子与徐北游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百丈,徐北游的背影在层层密林中依稀可见,而且两人的距离还在不断缩小。

    1看c正u-版x章n节上酷uh匠|网^*

    九十丈。

    身着紫白色棉甲的女子抿起轻薄嘴唇,从背后箭壶中拈起一支特制的漆黑羽箭。

    八十丈。

    女子开始挽弓。

    七十丈。

    女子心神守一,无我无他。

    六十丈。

    女子猛地跃起,在半空中拉弓如满月,一气呵成。

    第三箭破空而去。

    女子的箭术并不花哨,从来不讲究什么散射或是连珠箭,一箭就是一箭,一箭能杀人就不用第二箭,所以她的每一箭都是杀招。

    第三箭虽然没有前两箭的铺垫蓄势,但威力却丝毫不减,直射徐北游的后心。

    六十丈的距离转瞬而过,徐北游只能勉强移开心脏要害,然后就被漆黑的羽箭刺破后背,继而穿胸而过。

    徐北游一个翻滚扑倒在地后半跪起身,先不说修为如何,单是这份无上剑体小成的体魄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仙境界望而生叹。

    徐北游望向这位连续射他三箭的女子。

    先后与赤丙和赵廷湖一战之后,徐北游虽然没有自负地小看天下英雄,但也自认在人仙境界中算是出类拔萃,只是没想到今天横空出世了一个不知名的武道高手,凭借一手箭术将自己逼得如此狼狈,甚至是有些身陷死境的味道。

    直到此时,徐北游才看清了女子的相貌,肤色雪白,一头与徐北游相差无几的白发束成脑后马尾,一双丹凤眼眸中没有女子的脉脉温情,只有久经战阵的杀伐之意。

    单以相貌而论,这名女子要比萧知南和吴虞差上一筹,但论以气态之出众,却丝毫不逊于前两者。无论是谁见了,都要赞一声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

    徐北游笑了笑,问道:“既然是刺客,却以真面容示人,想来是觉得我必死无疑了,那我也就多嘴问一句,阁下是何方神圣?”

    女子微微眯起略显狭长的丹凤眸子,言简意赅道:“白玉。”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