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正月二十鸿门宴
    正月十五元宵节,徐北游还是按照惯例去了东湖别院陪张雪瑶过节,晚宴后,他又陪着几名女子一起返回江都看彩灯。

    元宵佳节,本应是赏灯赏月赏佳人的好时候,只是徐北游怀有心事,没有心思去看这些,一路走马观花过来,竟是连一个灯谜也未猜,倒是李青莲和宋官官兴致颇高,一连猜了不少,收获颇丰。

    灯会结束时已经是接近子时时分,各人就要分头散去,吴虞正要上李青莲的马车返回富贵坊,徐北游忽然出声道:“吴师妹请留步,我有话对你说。”

    同样有心事的吴虞微微一愣,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徐北游,“师兄请讲。”

    徐北游微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我府上细谈吧。”

    一旁的李青莲不满道:“师兄,现在已经是子时了,有什么话不能明天说?不会是你想打吴姐姐的坏主意吧?”

    徐北游笑骂一句,“小孩子胡说什么,我找你吴姐姐有正事。”

    “就好像你比我大很多似的。”李青莲小声嘟囔道,又仔细叮嘱吴虞一番之后,这才上了马车呼啸而去。

    吴虞上了徐北游的马车,还是由鬼丁担任车夫,往荣华坊驶去。

    车厢内两人相对而坐,徐北游腰背挺得笔直,问道:“吴师妹似乎有心事?”

    吴虞双手分置膝上,手指轻轻一颤,反问道:“师兄不是也有心事?”

    “一码归一码。”徐北游笑道:“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倒是你,刚来江都不久,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有师兄的名头,江都城里谁敢为难我。”吴虞展颜一笑,女人都是天生的谎言家,尤其是一个成熟女子,于此道更是炉火纯青,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避重就轻。

    徐北游不置可否道:“我初到江南时,结识了青鸾郡主萧元婴,她是萧帝养女,仍旧有人胆大包天地对她出手,堂堂皇帝陛下尚且如此,我区区一介布衣又算什么。”

    吴虞似乎没有听出徐北游的话外之音,笑道:“不知是哪位英雄好汉有这么大的胆子?”

    徐北游平淡道:“还能有谁,自然是道门中人。”

    吴虞若有所思。

    徐北游转开话题,“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剑三十六学的怎么样了?”

    吴虞暗暗松了口气,轻笑道:“还在学前三剑。”

    徐北游点头道:“前三剑是基础,当初我练这三剑用了整整十年,就算师妹你的基础比当年的我要好上许多,也难免要花费几年的功夫。”

    马车在公孙府的门前停下,徐北游领着吴虞一路穿堂过廊,径直来到后府湖边的小阁楼前,推门而入。

    这里还保持着公孙仲谋最后一次离开时的样子,哪怕徐北游在此闭关也没有改变一丝一毫,吴虞走进阁楼内后,环顾四周,有些惊疑不定,乍一看这里似乎是一处主人刚刚离开不久的阁楼,她不明白徐北游领她来这儿做什么,但出于女人的直觉,吴虞能感觉出其中不同寻常的意味。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女人的直觉很准确。

    徐北游关上门后,没有掌灯,阁楼内却不显丝毫昏暗。

    徐北游温声道:“这里有师父亲自设下的禁法,不必害怕旁人窥伺,吴师妹,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吴虞下意识地伸手撩了下耳边的一缕垂发,妩媚天然。

    徐北游缓缓说道:“你说的没错,江都城里的各路朋友都会卖我几分薄面,可天下之大,又岂止江都,比如说江北的昆山张召奴,他不但不会卖我面子,反而还要让我在天下之间没有立锥之地。”

    听到张召奴的名字,吴虞脸色微变,没能瞒过徐北游的眼睛。

    徐北游微微一笑,颇有些智珠在握的味道,“看来我猜的没错,只是没想到张召奴这位江湖前辈也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吴虞毕竟是做过烟雨楼首徒的人物,自有几分果决,既然已经被徐北游看破,也不再藏着掖着,摇头道:“不是张召奴,是张道朔。”

    徐北游稍感疑惑道:“张道朔是谁?”

    吴虞道:“张道朔是张召奴的十三位义子之一,很受张召奴器重,大约应该是人仙境界,至于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徐北游问道:“他是什么时候找上你的?又要你做什么?”

    吴虞轻咬了下嘴唇,轻声道:“张道朔今早在鸡鸣寺找到了我,以我那些师妹的性命相为要挟,让我把你约到天香楼与他见面。”

    徐北游忍不住自嘲道:“在我的家门口给我设鸿门宴,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吴虞犹豫了一下,问道:“师兄,我们该怎么做?”

    徐北游平静道:“先下手为强,你见到他后就说我答应了,正月二十,天香楼。”

    ——道术坊,这儿是道门在江南的大本营,也是整个江都城中唯一让剑宗势力难以渗透的地方。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就有兴衰起伏。道门自然是繁荣昌盛,可道门名下数不胜数的道观却未必都是如此。

    道术坊内有一个名为华清观的破败道观,早年间也曾鼎盛一时,只是在老观主坐化之后,后辈弟子不争气,逐渐门庭冷落,及至今日,观内只剩下大小道人十余人,不说什么香火,就是度日也是艰难,凄惨得很。

    前几天,观内来了一位中年儒生,谈吐不俗,给了监院道人很大一笔银钱,说要借用道观几日。

    监院道人痛快无比地答应下来,怀揣着万余两银子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了华清观。

    }2酷d6匠p网?v永c久”免n费q4看小说|(

    反正这儿是道术坊,同门高人无数,也不怕这个异乡人能翻出什么大浪。

    正月十七,华清观来了一位身着黑衣的年轻人。

    当张道朔走进道观正殿的时候,吴乐之正坐在道祖像前,翻阅着一本纸质泛黄的黄庭经。

    备受名士推崇的闲坐诵黄庭也不过如此。

    张道朔来到吴乐之的身后,轻声道:“道朔见过老师。”

    吴乐之没有回头,只是放下手中黄庭经,伸手示意自己这位爱徒随意坐下。

    张道朔坐在一旁的蒲团上,恭恭敬敬。

    吴乐之看了他一眼,轻声问道:“你去找吴虞那个小丫头了?”

    张道朔脸上闪过一抹得意神色,不过语气还是谦恭道:“什么事都瞒不过老师,我让吴虞去约徐北游见面,吴虞那边已经有了回复,正月二十,天香楼。”

    “蠢。”吴乐之缓缓起身,然后轻轻吐出一个字眼。

    张道朔脸上神情猛地僵住。

    吴乐之转过身来,缓缓道:“徐北游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中就掌握剑宗的大权,虽说有张雪瑶推波助澜的原因,但你觉得他若是没有点真本事能做到吗?你把地方选择天香楼的心思是好的,能让徐北游放松警惕,但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就未免太过操切,道朔,你不要小看天下英雄,尤其是徐北游这种已经声名鹊起的佼佼者,一个人想要上位,必然是要踩着别人的尸首上去,徐北游已经上位了,那就说明已经有很多踏脚石被他踩在脚下,我不希望你是下一块踏脚石。”

    张道朔皱起眉头,问道:“正月二十那天?”

    “自然是不能去了。”吴乐之眯起眼睛,像一只修行千年的老狐妖,语气淡漠道:“你想做刺秦皇的剑仙荆命,可徐北游却未必会给你这个机会,我敢断定这是徐北游将计就计设下的一个局,所以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甚至吴虞那边也不能再有联系,免得被徐北游顺藤摸瓜找到行踪。”

    张道朔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脸上神情明暗不定,也不知是恼怒还是后怕。

    吴乐之稍稍放缓了自己的语气,“接下来的事情由我来安排,你去宗主那边。”

    张道朔沉声应诺,转身离开华清观。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