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张召奴一行人进入江南的两个时辰后,正在谢苏卿家做客的徐北游得到了消息,谢苏卿举杯饮茶的时候,徐北游直言不讳地开口道:“张召奴亲自到江南了。”

    谢苏卿没有半分惊讶,端茶的双手仍旧是沉稳无比,淡然道:“江北是朝廷的天下,那边没有什么像样的大宗门,昆山算是个异数,不过相比起其他宗门,根基底蕴终究是有些浅薄,张召奴把他在江北的那一套拿到江南是行不通的。”

    徐北游微笑道:“只能怪这位张宗主太不谨慎,他这次乔装改扮成客商南下江南,以为只要不在人前显露神通就能不露痕迹,殊不知送他过江的老艄公就是我的人,江口卖茶的伙计也是我的人,他们都是身无半分修为的普通人,每月从我那儿领取五钱银子,将可疑之人层层上报之后再行筛选,如大浪淘沙,这一招,是我跟暗卫府学的。”

    谢苏卿放下茶杯,道:“有些人高高在上太久了,就忘了底下是个什么样子,张召奴毕竟是号称江北第一人的大高手,相貌可以变,身上的气态比不了,只要有破绽,就逃不出我们的视线。”

    听到“我们”二字,徐北游眼神一亮,“谢先生愿意助徐某一臂之力?”

    谢苏卿笑道:“即便不提公主殿下的情分,南归也是我们江南地界的人,他张召奴这次摆明了是冲着你来的,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这条地头蛇自然也要略尽绵薄之力,让张召奴这条过江强龙多少吃点苦头,长点记性。”

    徐北游问道:“我听说张召奴身边有位智囊军师,不知谢先生是否知道?”

    酷匠o网首发

    谢苏卿向后靠着椅背,双手十指交叉置于小腹上,缓缓道:“你说的是吴乐之,他本是儒门中人,只是在儒门中郁郁不得志,落魄时与张召奴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在张召奴的力邀之下,吴乐之加入昆山给张召奴做了十余年的军师,张召奴也对他信赖有加,宗内事宜无论大小都尽数交付其手,尤其是近几年,张召奴不怎么理会宗内事务,吴乐之总掌昆山大权,不是宗主却胜似宗主。”

    徐北游玩味道:“看来张召奴有了这个吴乐之的辅助才能如虎添翼,谢先生,若能把此人除去,是不是就算斩断张召奴的一条臂膀?”

    谢苏卿上身微微前倾,轻声问道:“南归,你要与张召奴不死不休?”

    徐北游冷笑道:“我不想与任何人不死不休,只是张召奴欺人太甚,家师在世时,他在哪儿?上官师伯在世时,他又在哪儿?现在想要趁火打劫,未免太过下作。”

    谢苏卿定定望着他,缓缓道:“南归,我痴长几岁,多劝你一句,若是你愿意放弃那个楚氏剑庐,我愿意出面做个中人,让张召奴就此退去。”

    徐北游沉默许久,仍是摇了摇头。

    谢苏卿对于这个结果并不觉得出乎意料,轻叹一声道:“南归,你要想清楚,这次不同以往,没有公孙仲谋,没有上官青虹,甚至也没有秦穆绵、唐圣月等人,你要独自带领剑宗面对天机榜第九的张召奴。”

    徐北游右手握成拳头,重重点了下头。

    ——江都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也是让无数大人物折戟沉沙的地方,所以哪怕是江左第一人的张召奴也没敢贸然进入江都城中,而是先去见了一位江南故人。

    都说江南是个好地方,温润宜人,最是养人,当年后建皇帝南下攻打大楚,提出了“定都东都,终老江都”的说法,东都也就是如今的帝都,可见江都能与帝都并列是早有端倪之事,也可见江都的确是四大都中最容易让人乐不思蜀的地方。

    张召奴的这位故人就是隐居在江南的一位世外散仙人物,早年间也曾闯下偌大的名头,年老后便归隐于江南这块温润地,与世无争,悠然自得。

    当年张召奴游历天下,途径江都时偶遇这位名叫李紫剑的散仙人物,那时候的张召奴年轻气盛,而李紫剑也还未归隐,于是两人一言不合之下大战一场,最后的结果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结成了半个忘年之交。

    此番两人见面地点被定在江都城外的后湖湖畔,李紫剑今年已经是一百二十岁之龄,须发皆白,哪怕有地仙境界作为支撑,脸庞上也已经生出了老人斑,只不过双眼仍旧清澈见底,不见半分浑浊。

    李紫剑是湖州人,虽然未曾拜入大宗门学艺,但他的祖父李政和曾是东南有名的散修高手,父亲李震英更是曾经名震江南的地仙大高手,被誉为“屠龙太保”,与谢家老家主谢公义交情深厚,也是一位传奇人物。

    传到李紫剑这一代,有了祖父和父亲两代人的积累,他本人的修为境界再上一层楼,突破了其父李震英一辈子也未能突破的地仙十重楼境界,不过有得就有失,因为李紫剑早年时云游天下访求名师益友的缘故,李家家业逐渐衰败,已不复当年之兴盛。

    李紫剑发妻早亡,膝下无子无女,也不在意什么基业传承,二十年前返回湖州老家之后,隐居清修,比道门的大真人还要与世无争。

    两人见面之后,没有过多寒暄客套,张召奴单刀直入道:“李老,此次请您出来,是想向您请教一件事情。”

    “你是想打听剑宗的事情?”李紫剑一针见血道,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机谋手段都见过,对于李紫剑而言,张召奴的来意并不难猜。

    张召奴摇头道:“剑宗的境况如何,我心中有数,但有一件事让我至今都没想明白。”

    李紫剑的白眉微微一抖,问道:“什么事?”

    张召奴轻声道:“传闻那位十八楼境界的太乙救苦天尊曾经亲自出山南下江都,不同于孤身一人入江都的慕容玄阴,随着太乙救苦天尊一同来到江都的还有大半个镇魔殿,据说排名第二的酆都大帝和排名第三的地藏王全部随行,绝不可能再让那三位女子形成以多打少之势,无论怎么看,剑宗都是必死之境,可我怎么也想明白,最后怎么会是太乙救苦天尊败了?”

    李紫剑默然不语。

    张召奴眯起眼睛,继续说道:“有传言说是上官青虹舍去性命用出一剑,重伤了太乙救苦天尊,这种话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我曾有幸与后建国主完颜北月交手,十八楼境界之玄妙,绝非十八楼之下的境界可以媲美,我相信上官青虹的舍命一剑可以伤到太乙救苦天尊,但不信能迫使太乙救苦天尊就此罢手退去。”

    李紫剑终于缓缓开口道:“这件事的确有很多蹊跷之处,我也不妨与你实话实话,在上官青虹的气机消散无形之后,又有一道气机横空出世,其境界直逼地仙十八楼。”

    张召奴脸色微变。

    李紫剑望着荡漾摇晃的湖水,沉声道:“至于接下来的情形,我们也未能亲眼得见,毕竟是十八楼境界的大高手交战,谁也不敢靠得太近,生怕被殃及池鱼,至于接下来的结果,你应该都知道了,太乙救苦天尊被斩落一条手臂,带着镇魔殿就此退去。”

    张召奴皱起两条浓眉,半是自语道:“难道剑宗内还隐藏了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高手?没道理啊,若真有这等人物,当年剑宗倾覆时为何不出手?”

    李紫剑轻声道:“坊间有个说法流传甚广,出手之人其实不是旁人,正是十八楼境界之上的掌教真人。”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