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首徒之争显端倪
    碧波万里,碧游岛隐现于风浪之间。

    这儿曾经是万剑朝宗之地,是天下剑士心之所向的地方,同时也是剑宗的核心之地。

    都说东海有大岛一百零八,小岛无数,剑宗独占三十六,偌大一个东海包括卫国,都曾经是剑宗的后宅。

    那时候的剑宗,乃是可以与道门正面抗衡的庞然大物,甚至是逐鹿天下,远非今日这个尚不能在江都一手遮天的剑宗可以比拟。

    剑宗三十六岛,以碧游岛居首,当年叛出道门的上清大真人就是在这儿开宗立派,广收门徒,创立了剑宗的千年基业。

    只是大郑末年的一场豪赌,剑宗满盘皆输,输的是倾家荡产,人地皆失,只剩下几只孤魂野鬼。

    当时的道门玉衡峰主玉尘大真人联手剑宗的叛宗大长老萧慎联手攻上碧游岛,屠戮剑气凌空堂,剑宗就此倾覆。

    五十年后,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再度踏足碧游岛,引来了道门掌教秋叶下山和九大地仙神魂出游。

    两人在此做过一场,了断前尘过往。

    自从秋叶与公孙仲谋在此一战之后,碧游岛愈发显得荒芜,断壁残垣,渺无人烟。

    道门常年派有大真人驻守此地,每位大真人为期三年,到期轮换,今年刚好是轮换期满,也许是觉得公孙仲谋死后剑宗便没办法再掀起什么风浪,于是道门派来了一位刚刚晋升地仙境界不久的大真人。

    这位大真人是名女子,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姓齐,云字辈,名中有仙气。

    齐仙云今年二十四岁,早在她十八岁那年就已经踏足人仙境界,换而言之她在人仙境界足足停留了六年。对于寻常人说,能用六年的时间突破人仙境界成就地仙,无疑是邀天之幸,甚至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停留在人仙境界之中,可对于一个九岁修道、十二岁五品、十六岁一品、十七岁鬼仙、十八岁人仙的天才来说,这六年时间确实有些太长了。

    在这六年的时间中,不乏有人嘲讽齐仙云已经泯然众人矣,不配成为道门首徒,更不配继承道门掌教大位,只是秋叶始终对如此种种说法不予置评,不但没有冷落自己这位年龄最小的亲传弟子,反而还让她协助慕容萱掌管都天峰。

    直到今年,厚积薄发的齐仙云终于自觉人仙境界已经臻至完美,迈出了她早就能迈出而迟迟没有迈出的那一步,成就地仙境界。

    她还是那个一骑绝尘傲视天下同辈的齐仙云,除了年纪尚小的萧羽衣,什么卧虎赵廷湖,什么幼麟徐北游,又如何能与她相提并论?

    不过相比于已经成为剑宗首徒的徐北游,她想要成为道门首徒,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毕竟道门有很多大真人,却只能有一位首徒,而且在她的上面还有八位师兄和三位师姐,尤其是大师兄天云,二师兄乌云叟,三师兄白云子,三人都是积年地仙,比起一些叶字辈的长辈也不遑多让。

    若是再给齐仙云三十年的时间,她自信可以超越三位师兄,可师尊却等不了那么久,最多再有十年时间,秋叶就要飞升登仙而去,到那时候掌教大位空缺,各大峰主和殿阁之主纷纷站队,即使她有师母慕容萱的支持,也难以与三位根基深厚的师兄相抗衡。

    这次师尊闭关不出,大师兄天云就果断联合另外两位师兄,通过峰主和殿阁之主议事将她发配到碧游岛,可想而知,一旦师尊离世,她将再无出头之日。

    到达碧游岛之后,齐仙云花费一整天的功夫将这座岛大致走了一遍,最后来到莲花峰顶,见识了一番当年的剑气凌空堂,然后向西眺望。

    往西跨海便是齐州,传说莲花峰上的剑气凌空堂与崂顶上的太清宫隔海相望,也不知是真是假。

    齐仙云望着大海良久,突然转头,脸色微变。

    因为她看到有一人踏波而来。

    那人行进速度极快,刚刚还是远处海面上的一个小黑点,转眼间就已经来到碧游岛的沙滩上,足下一顿,整个人扶摇而起,出现在齐仙云的面前。

    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人,黑衣黑靴,满头白发随意披散,颧骨略微突出,鼻梁高挺,眼窝深凹,一双碧眼,竟不是中原人的相貌,倒是与那些乘船而来的西方海商颇为相像。

    虽然齐仙云已经踏足地仙境界,但仍是忌惮于此人的气势如虹,不由得向后小小倒退一步,暗自戒备。

    齐仙云轻声问道:“未请教?”

    老人虽然相貌奇特,但嗓音却是字正腔圆的官话口音,声音清朗且富有磁性,笑道:“老夫姓萧,单名一个林字。”

    齐仙云皱眉道:“萧家?”

    萧林摇头道:“此萧非彼萧,若是萧家之人,又有谁敢取名与自己的先祖萧霖同音?”

    齐仙云默然不语。

    萧林问道:“你是齐仙云?”

    齐仙云点了点头,再次向后倒退一步。

    萧林看了眼齐仙云背后所负之剑,淡笑道:“剑名水龙吟,本是秋叶的佩剑,如今却出现在你的手中,看来掌教真人对待自己的小徒弟还真是不薄,也难怪有传言说你其实是秋叶的私生女,不知是真是假?”

    齐仙云反手握住背后的水龙吟,冷然道:“意欲何为?”

    萧林呵呵笑道:“有人说秋叶要将自己的毕生所学悉数传授于你,又说要将你立为首徒,还要在自己飞升之前将掌教大位传于你,先不说在你上面还有众多师兄,就说道门的历代掌教,也从未有过女子掌教的先例。”

    齐仙云不是不懂世事的小女孩,对于人心险恶四字虽然没有刻骨铭心之痛,但有这些年的所见所感,再加上慕容萱的言传身教,已经足以让她听出萧林的话外之音。

    她脸上冷意愈发浓重,背后水龙吟出鞘三分,有阵阵龙吟之声响起,同时寸寸流华四溢飘散。

    萧林平淡道:“地仙境界十八楼,任凭你的根基再怎么圆满,说到底也不过是地仙一重楼的境界修为,有句老话说得好,地仙十八楼,一楼一登天,老夫的境界修为在掌教真人面前不值一提,可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

    齐仙云的脸色冰寒一片,终于是拔剑出鞘。

    道门的剑道与剑宗的剑道大不相同,剑宗以千机之变归于一,而道门则是以一衍化万象,虽是殊途同归,但过程却是背道而驰。

    莲花峰顶,一朵巨大青莲以齐仙云的立足之地为中心缓缓绽放。

    萧林将右手置于胸口位置,掌心向上,然后一本黑色的厚重典籍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书页无风自动,哗哗作响。

    随着书页的翻动,一个漆黑色的巨大“水泡”将萧林笼罩其中,任凭青莲剑气呼啸激射,不伤分毫。

    李青莲的脸色一变,果断不再强攻,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冲天而起,想着跨越大海,向西前往齐州,赶往齐州道门的太清宫。

    萧林翻过一页书页,背后出现一对淡青色的虚幻羽翼,轻轻一笑道:“齐仙云你想做道门掌教,可道门掌教又岂是那么好当的?即使是你的师尊秋叶,也是历经磨难之后才能登上掌教大位,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怪就怪你挡了别人的路,命中注定有此劫难。”

    轻轻振翅便是八百里。

    齐仙云骤然感觉一股冰冷杀机笼罩住后背,心知不妙就要出剑反击,不过未等她出手,就被一道奇异符咒打在后心位置,瞬间被封住全身修为。

    齐仙云像只折翼的鸟儿,落向下面的碧波大海。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