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国有二龙不相见
    齐州,琅琊府,齐王王府。

    已经返回封地的齐王萧白今天心情很是不错,特意请来了自己的心腹大将禹匡,齐王府的后府有一方大湖,湖上建有亭台水榭,两人就在水榭中对坐饮茶。

    萧白身形挺拔,作为未来储君,气态富贵逼人,禹匡虽然已经是古稀之龄,但看面容却仍是不惑年龄,雄壮英武。

    两人坐在一起,堪称是赏心悦目。

    禹匡是当年萧皇提拔起来的老人,刚刚出仕便是在内侍卫任职,官至三品内侍卫统领,官品不高却是天子近臣,地位尊崇,被誉为飞熊,与魏无忌、张无病、査擎三人齐名并称。

    萧皇晚年,将自己的四位侍卫陆续外放为官,魏无忌进了暗卫府,査莽去了东北军,而张无病则是最受器重,被安排在中军禁军,掌管五城兵马司,位置显赫重要,若不是因为他被牵连进韩瑄和蓝玉的党争之中,继而被去职罢官,现在的张无病早就应该是五大左都督之首的中军左都督了。

    但不管怎么说,当年的四大侍卫中,其他三人都陆续身居高位,唯有禹匡不急不躁,既不参与当年愈演愈烈的蓝韩之争,也不急着出仕,就是以候缺身份闲居在帝都城中,直到萧白封郡王,他才被任命为萧白亲军的三品统领,而此时魏无忌已经是江南暗卫府的都督佥事,査莽更是成为仅次于左都督的东北军右都督。

    这么多年以来,禹匡一直跟随萧白起起伏伏,始终停留在三品统领这个位置上,而除了“失足落水”的张无病之外,另外两人都已经青云直上,成为朝廷一等一的重臣。

    无论怎么看,禹匡都像是把一手好棋下得奇臭无比的臭棋篓子,张无病那叫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可禹匡这算什么?把自己的大龙拱手相让?

    但如今再看,很多人才恍然,禹匡哪里是什么臭棋篓子,分明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真乃大国手也。

    历经这么多年的起伏,四人又重新站在了同一线位置上。东北军左都督、西北军左都督、江南军左都督,以及暗卫府右都督,因为暗卫府的特殊地位,按照规矩官衔要高出半级,故而暗卫府右都督等同于大都督府左都督,都是从一品。

    禹匡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久违的一品高位。

    而且还有一点不得不说,那就是禹匡在十几年中与萧白积攒下的香火情分,日后若是萧白登位,那他便是潜邸从龙之臣,比起另外三人又是不同。

    其中得与失,要等到日后才能完全看清。

    萧白捧起青玉茶杯,轻啜一口,道:“朝廷下发的旨意已经在路上了,估摸着再有三两天的功夫就能进入齐州境内,辅臣,这次你出任江南军左都督可谓是众望所归,去年张无病出任西北军左都督时,本王就猜到齐王府留不了你太长时间,果不其然,过几天你就要去湖州了,今日便当是本王提前为你送行。”

    禹匡沉声道:“禹匡无论到了哪里,都是陛下和殿下的臣子。”

    萧白笑了笑,道:“辅臣,你也算是看着本王长大的老人了,你这一走,本王还真有点不习惯。”

    禹匡伸出手握住面前的茶杯,没有急着举杯,而是细细感受着掌间的温度。

    一君一臣之间陷入短暂的沉默之中。

    过了许久,萧白再次开口道:“这次本王本以为你会被任命为前军左都督,毕竟那儿算是我的大本营,你又是我的人,过去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只是没想到父皇竟然把你放在了江南后军这儿,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辅臣,你说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

    禹匡缓缓说道:“两点。第一,蓝相应该和殿下所想无二,认为陛下会把我放在南疆,所以他才要保陈琼,陛下故意出其不意地反其道而行之,说到底还是君相之争。至于第二点,臣就要说句大不敬的话语了。”

    萧白握着茶杯的右手微不可察地一颤,“但讲无妨。”

    禹匡轻声道:“不知殿下有没有听说过二龙不相见的说法?”

    萧白不动声色道:“听过,本王记得这句话是当年掌教真人对皇祖父所说,劝先帝不要早立太子,不过被皇祖母驳斥,说掌教真人此言是无稽之谈,也正是在皇祖母的鼎力支持下,父皇才被立为太子。”

    禹匡说道:“臣曾是先帝的近卫之一,先帝的修为臣也最是清楚,当年定鼎一战时,先帝公认是地仙十二楼的修为,及至黄龙十年,先帝已然有十六楼的修为,再到太平十年,先帝约莫有十八楼的境界,最后太平二十年时,先帝修为境界之高深,已非我等可以妄自揣度。”

    禹匡顿了一下,极少在别人面前流露出伤感情绪的他,此时竟是有些并未掩饰的感伤,“可就是太平二十年,先帝忽然龙驭宾天,此事之蹊跷,至今众说纷纭。也正因如此,这才有了后来牵扯整个庙堂的蓝韩之争,若不是有太后娘娘乾坤独断,还不知要闹到什么地步。”

    萧白面露追忆神色,叹息道:“那时我还年幼,只记得皇祖父走的时候,大雪纷飞,满城缟素,父皇拉着我的手从御撵上走下来,在宫门前,身披斩衰丧服的王公大臣们跪了一地。而就在几天前,我们祖孙三代还一起坐在甘泉宫中,就像三足鼎立。”

    禹匡松开掌中茶杯,说道:“陛下为何迟迟不封殿下为太子,明面上的说法是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是为了保护殿下,可实际上,臣窃以为陛下是有些怕了,二龙不相见,先帝不信,然后有了承平二十年之事,故而陛下不敢不信,也不得不信。”

    萧白厉声道:“大胆!”

    禹匡淡然道:“殿下,暗卫府的人被我支出去了,当下并不在府中,而司礼监的人在你我二人静默时就已经走了,殿下大可不必做如此作态。”

    萧白脸上厉色消失不见,恢复平静道:“辅臣,你继续说。”

    禹匡说道:“如今陛下正值春秋鼎盛,所以陛下非但不会封殿下为太子,而且也不会让殿下留在身边,更不会让臣去南疆替殿下将南疆大军握到手中,只有殿下不掌实权,远离帝都,这才算是二龙不相见,这也就是臣要说的第二点。”

    萧白轻轻握紧拳头,没有说话。

    禹匡本是天子近臣,眼光格局自然高屋建瓴,又曾经闲赋十几年,也是冷眼旁观十几年,后来出仕为齐王府,身在齐州,仍是身处局外,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禹匡以局外人的位置看局中之事,故而比另外三人看得更加透彻。

    他本是藏拙之人,整日以沉默寡言的武夫形象示人,轻易不会在萧白面前多说什么,只是如今离别在即,他还是决心要给这个现在和以后的主子留下几句肺腑之言。

    禹匡淡笑道:“不过殿下刚才也曾说过,先帝、陛下与殿下三人曾一起在甘泉宫中落座,成三足鼎立之态势,依臣愚见,这其实就是先帝定下了日后的两代帝君人选。”

    萧白一愣之后,脸露恍然之色,抚掌道:“唯有帝王方可并列帝王,既是三足鼎立,又岂有三足各有长短之说?自然是要一般等长。”

    禹匡缓缓道:“佛家有三世佛之说,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三者皆是万佛之主。先帝就是过去,陛下是现在,殿下则是未来,想来陛下也顾及这点,将殿下调离帝都之后,又怕殿下长年远离庙堂,日后重返庙堂时会生出许多变数,于是便取了个折中之策,所以才有了禹匡此次就任江南,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真王铺路罢了。”

    萧白轻声自语道:“铺路,好一条通天大路啊。”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