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八月十五中秋宴
    江都,富贵坊和荣华坊相毗邻,徐北游的府邸坐落于荣华坊,而李师道在江都的住宅就在富贵坊中,两家相距不算太远,自从徐北游救回了李师道的幼子李神通,两家就多了一些来往,尤其是李神通这小兔崽子初生牛犊不怕虎,三天两头就往徐北游这边跑,打着感谢救命恩人的旗号,却是一门心思想见漂亮大姐姐吴虞,让徐北游哭笑不得。

    说来也是奇怪,李师道那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跳脱儿子,半点不像是李师道的儿子,倒更像是赵廷湖的种。

    恰巧这几日李青莲和吴虞时常会来徐北游的府上,这小子来得就越发勤快,恨不得干脆住在这儿,徐北游有公事要忙,这小子就一门心思跟着几位大姐姐小姐姐厮混,很快就混了个脸熟,而且这小子也挺讨人喜欢,经常把几个女子逗得娇笑连连,使得原本有些压抑沉闷的公孙府多了几分生气和暖意。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也就默认了这小子在自己家里胡闹。

    与赵廷湖一战之后,徐北游大受裨益,闭关数日之后,虽然仍是身无半分气机,但其修为已经是与人仙境界无异。出关之后,他召见了御甲和玄乙等一众剑气凌空堂剑师,勉慰一番,接着又在张安的安排下,见了见各大管事,算是给他们吃下一颗定心丸。

    这段时间里,吴虞就借住在位于富贵坊的张府中,她家教极好,为人和善,没有太多傲气,很对李青莲的脾气,两人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在徐北游的授意下,张安也常去张府那边,三人一起游览江州,在此期间,张安时常对吴虞旁敲侧击,只是吴虞总是推说还未想好日后的打算,直到一次饮酒之后,有了六分醉意的吴虞才借着酒意袒露心扉,说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那份志气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只想趁着年轻四处走一走,多看一看这个江湖,等到哪天出现了那个能让她心动的男子,便离开江湖,嫁人生子。

    对于吴虞的想法,徐北游有些失望,但也尊重她的决定,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转眼间来到八月十五中秋节,徐北游、李青莲、宋官官、张安四人受张雪瑶的邀请前往东湖别院参加家宴。

    既然是家宴,那就没有外人,徐北游是公孙仲谋的弟子,宋官官是上官青虹的传人,李青莲和张安则是张雪瑶那一脉的,一年到头都冷清无比的东湖别院终于热闹一次,几个女人兴致颇高地亲自下厨,还做了几个月饼,只不过心意是足够了,就是手艺上差点火候,话又说回来,团圆节的团圆饭吃的就是一个心意,总得来说还是瑕不掩瑜。

    饭后,李青莲三人与张雪瑶的一名心腹弟子凑在一起玩马吊牌,张雪瑶则是和徐北游来到书房密谈。

    张雪瑶坐在书案后的主位上,随手翻开一册刚刚从帝都送来的《承平大典》手抄本,笑道:“北游,我听说你最近看中了个叫吴虞的姑娘,怎么,不怕萧家丫头吃味生气?”

    坐在一旁客位上的徐北游摇头道:“师母您是知道的,我那边很缺人手,吴虞是个可造之材,我只是想把她收入咱们剑宗门下,可不是有什么其他念头。”

    张雪瑶翻看着承平大典,没有抬头,“有没有歪念头,你不要跟我说,跟萧家丫头说去,男人就像猫儿,没有不偷腥的。”

    徐北游笑道:“师父不就是洁身自好?”

    张雪瑶抬起头,似笑非笑道:“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偷过腥?往前推三十年,咱们的公孙宗主也是让不少女子以身相许的美男子,你以为我们两人为何要分居几十年?”

    听到张雪瑶的语气不对,徐北游知道自己八成是说错了话,不得不转移话题道:“师母怎么会问起吴虞的事情?”

    张雪瑶轻哼了一声,没有在这些陈年旧事上继续纠缠,道:“还不是青莲那丫头,说舍不得这位吴姐姐,三天两头来我这儿撞钟,说吴姑娘如何好,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让我也将她收为弟子。”

    “那师母的意思是?”徐北游轻声问道。

    张雪瑶道:“那孩子的身世背景我已经派人查过,的确是清白人家,经历也比较靠得住,不像是哪个人的棋子,如果能将这么一块良才美玉收入剑宗,那也不失一桩美事。”|

    徐北游端起青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道:“我让张师姐从侧面提过此事,被吴虞回绝了,她似乎不想掺和我们这滩浑水。”

    张雪瑶笑了笑,“浑水?这么说倒也没错,如今的剑宗正是多事之秋,不过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保证自家香火传承。”

    徐北游若有所思道:“请师母指教。”

    张雪瑶伸出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依我看来,吴虞之所以不同意,还是因为你的诚意不够,她原本是烟雨楼的掌门接班人,就算重新投入我们剑宗门下,也不至于做你的弟子,毕竟她还长你几岁,做你师妹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做你徒弟却是有些为难了。”

    徐北游问道:“师母可是要亲自收她为徒?”

    张雪瑶道:“我们剑宗现在大致可以分为三脉,我这一脉,你师父的一脉,还有上官师兄的一脉,日后你要做剑宗的宗主,最好在三脉之间不偏不倚,所以我的意思是由你代师收徒,为你师父再续一炷香火。”

    徐北游沉思片刻,点头道:“我知道了,此事我会亲自去说,若是吴虞答应了,便由师母挑选一个合适的日子,正式拜师。”

    张雪瑶点点头,接着说道:“说完吴虞的事情,也说说你的事情,现在你是剑宗主事人,已经有资格传道授业,若是有合适的,不妨收入门墙,早些着手培育。”

    徐北游微微一愣,然后点头道:“我会留意。”

    张雪瑶合起手中的承平大典,道:“另外,我知道你很喜欢读书,送你份礼物。这是由蓝玉亲自任总裁官编撰的承平大典,包罗万象,集古今经典之成,全套共有万余册,韩瑄送给我百余册手抄本,说是给我们夫妻二人的谢师礼,不过我不喜欢这些经史典义,所以转送给你,待会儿我会派人给你送到府上。”

    徐北游起身拱手作揖道:“谢师母。”

    张雪瑶挥手道:“去吧。”

    徐北游告辞离去。

    这一夜徐北游等人全都留宿于东湖别院,直到第二日清晨才一起返回江都。

    徐北游没有急着回公孙府,而是与李青莲一道先去富贵坊的张府。

    两人共乘一驾马车,李青莲好奇问道:“你去我那边做什么?”

    正在闭目养神的徐北游平淡道:“你还装什么傻?不是你天天去师母那边给你的吴姐姐说好话吗?”

    李青莲眼神一亮,“师父她答应了?”

    徐北游睁开双眼,道:“师母答应了,不过不是拜入师母门下,而是要我代师收徒。”

    李青莲不以为意道:“不管师父还是师伯,说到底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区别。”

    徐北游轻声说道:“你那位吴姐姐似乎有些不情愿,待会儿还要靠你劝说。”

    李青莲一拍胸脯,“师兄,你就放心吧,难得我们两个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一定说服吴姐姐留在咱们剑宗,不管怎么说,我们剑宗也是九流之首,又岂是一个烟雨楼能比的。”

    徐北游重新闭上眼睛闭目养神,“如此最好。”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