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萧瑟时节又逢卿
    这女子倒也算是徐北游的半个熟人,当初徐北游途径齐州,恰巧遇到了镇魔殿围剿烟雨楼之事,徐北游狐假虎威地吓退镇魔殿大执事武城天官,顺手救下了这位名叫吴虞的女子。

    再后来,徐北游离开齐州前往江南,便与吴虞再无交集,未曾想在此时此地又一次见到了她。

    在徐北游看到吴虞的同时,吴虞也认出了徐北游,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惊喜神情,从嘴里发出几道呜咽声音。

    宋官官轻声解释道:“少主,这是武修的截脉手法,封住周身经脉之后,不但不能动用修为,而且整个人也不能动弹分毫,需要以气机慢慢化解。”

    如今徐北游身无半分气机,他能以神意御剑,却不能以神意帮吴虞解开封禁,更何况男女有别,吩咐道:“官官,你帮吴姑娘解开封禁,鬼丁你去帮李小公子,然后带他们来见我。”

    徐北游转身离开马车,看了眼剑气凌空堂剑师追击的方向,以剑气凌空堂剑师的实力,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御甲和玄乙虽然比不得赤丙,但毕竟是积年人仙境界,对付几个鬼仙境界还是绰绰有余。

    这时有两名剑气凌空堂剑士把徐北游的椅子从高坡上搬了下来,放置在距离马车不远的一处空地上,徐北游坐下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胸口微微起伏。

    方才一战对他消耗极大,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云淡风轻。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宋官官来到徐北游身旁,轻声唤道:“公子。”

    徐北游睁开双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略显拘谨的吴虞,微笑道:“吴姑娘,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吴虞行了个蹲身礼,道:“吴虞见过徐公子,谢过徐公子相救之恩。”

    徐北游坦然受了这一礼,问道:“吴姑娘,你怎么落到赵廷湖的手里了?你不是应该在齐州与令师一起操持烟雨楼吗?难道说赵廷湖此人还做欺男霸女的勾当?若真是如此,我倒是耻于与他并列齐名了。”

    吴虞犹豫了一下,道:“师父她……已经返回玄教,姐妹们有的跟着师父去了玄教,也有的就此离去,大家都各奔东西,烟雨楼,散了。”

    徐北游哦了一声,接着问道:“那你又是怎么招惹到赵廷湖的?”

    吴虞低声道:“烟雨楼散了之后,我没跟师父去玄教,而是想要游历江湖,久闻江南繁华盛景,于是就一路向南行来,我本想将江州和江都作为此次江南之行的最后一站,所以就先去湖州,途径江陵时遇到了此人,刚刚相识时我还以为他是个守礼君子,哪成想……”

    徐北游笑道:“哪成想此人却是披着羊皮的饿狼,专门挑你这种小羊下手,想要把你生吞活剥了,是不是?”

    吴虞的头低得更低,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大齐朝立国之后的礼教大防已经不比前朝,而且修士女子也不太计较这等事情,但吴虞毕竟是正经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子,遭遇这等事情后还是多少有些羞于启齿。

    至于赵廷湖,徐北游一点也不意外此人会对吴虞下手。

    四俊的说法传出之后,便有好事之人点评四位年轻才俊,对于两位女子丝毫不吝溢美之词,说齐仙云向道之心最坚,萧羽衣天资灵气最高,不过对两位男子就没这么客气了,说徐北游好权,赵廷湖好色。

    说徐北游好权,是因为他在到达江南后的短短一年时间中便执掌剑宗大权,倒也不是无的放矢。

    说赵廷湖好色,更不是空穴来风,哪怕他的家中已经有四位娇妻美妾,仍是不知足,传言他的红颜知己就不下双手之数,有出身世家豪门的大家闺秀,也有出身修行宗门的小家碧玉,更有几位已经嫁作人妇的妇人。

    如果天下之间有一道评定女子姿色的榜单,吴虞必然可以入榜,面对这么一位美人,赵廷湖不动心才是咄咄怪事。

    世上总有那么一些男人,没有女人就觉得天塌地陷,整日里只知道围着女人的裙子转,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徐北游轻轻笑道:“赵廷湖此人,我也有所耳闻。说的好听些,是有些多情滥情,可说的难听些,他就是个色中饿鬼,家中已经有了四位如花似玉的夫人,所谓的红颜知己更是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可还是要在外面招惹女子,若是那些女子心甘情愿也就罢了,偏偏还想动强,那就有些过分了。吴姑娘若是怕他再来招惹你,那不妨到江都做客,我有位师妹,你可以暂住在她那儿。”

    吴虞颇感受宠若惊,对于徐北游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的,毕竟当初就是他从镇魔殿的手中救了自己一命,只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又何必如此相帮自己?

    难道是……他对自己有意?

    这倒不是吴虞自作多情,委实是因为她自身容貌的缘故,还真没见过哪个男子不曾动心。

    平心而论,即使将吴虞与萧知南相比,也只不过是差了天家气态和煊赫身份而已,单从相貌而言,她丝毫不输于那位公主殿下。

    想到这儿,不知怎的,她心中忽然升起一抹异样情愫。对于这位徐公子,她并没有什么恶感,反而因为两次相救的缘故有不少好感,相比起赵廷湖的霸道,温和守礼的徐北游更符合吴虞对自己未来夫君形象的憧憬。

    很多男子总觉得自己心目中的仙子是那般高不可攀,是那般冷若冰霜,其实说白了还是自己的能力不够,地位太低,如果一个男人有能力有本事,有足够高的地位,那么再冷艳的女子也不吝于对他展露笑容。

    如果徐北游还是一年前那个在丹霞寨中厮混日子的年轻人,吴虞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说不定还会生出可笑的感觉。可如今的徐北游是剑宗少主,前途无量的四俊之一,权力和地位是男人最好的“妆容”,徐北游那副原本顶多算是中上的相貌也变得魅力非凡起来,这就让吴虞难免要生出错觉。

    说到底,还是般配二字。

    徐北游如何也想不到在短短片刻的时间里吴虞脑海中就已经想过如此多的事情,他之所以要留下吴虞,只是单纯想要收拢人才而已。

    初见吴虞时,这名女子的沉稳干练就给徐北游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今他初掌剑宗大权,正是培养自己班底的时候,对于这位曾经的烟雨楼首徒,自然是求贤若渴。

    现在他还缺一位大管家式的人物,本来张安是极为合适的,不过现在她要兼顾剑阁那边的事情,无暇分身,而宋官官也要逐渐接手剑气凌空堂,再次见到吴虞之后,徐北游忽然觉得这名女子就是个极为合适的人选。

    于是他便生出将吴虞留下来的念头,刚好赵廷湖给了他一个绝佳的理由,为了避嫌,他决定先把吴虞安置在李青莲那边,然后再让张安探探口风,徐徐图之。

    除了吴虞之外,还有李师道的幼子,徐北游这次大费周章,甚至不惜出动大半个剑气凌空堂,说到底还是为了他,吴虞只能算是意外之喜。

    救回李师道的儿子,这可是不小的人情,徐北游要学师父公孙仲谋织就一张属于自己的罗网,李师道这位大盐枭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徐北游并不怎喜欢孩子,今天却是破天荒地露出笑颜,对这个名叫李神通的小家伙温言几句。

    小家伙也很大气,毫无惊惶神色,不但对徐北游爱搭不理,而且还张开小手,要让漂亮大姐姐吴虞抱抱。

    徐北游不由摇头笑骂道:“一丘之貉。”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