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剑武之争谁居魁
    若说攀升境界最快,最有希望飞升长生,肯定是道门一脉无疑,修道修道,修的便是道门之道,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道门雄踞天下执牛耳的气象。

    可若说同境界战力最高,却还有个争议,应该是攻伐第一的剑修?还是厮杀第一的武修?

    剑修中近百年来出了位上官仙尘,独步天下无抗手,唯有道门老掌教紫尘曾经凭借多出的一甲子神仙修为强压他一头,待到紫尘飞升之后,上官仙尘同样踏足在世神仙修为,那便是真正的举世无敌,若非因为他杀劫过重,飞升之前引来九重雷罚,就是携大势而来的萧皇也奈何不得他。

    再看武修这边,当年后建南下中原,大楚朝的大将军李孝成就是位可称武圣的大高手,功参造化,超凡入圣,哪怕当时击杀了儒门魁首而不可一世的玄教教主也败在了他的手中,只是过刚易折,大楚气数已尽,覆灭乃是大势天数,李孝成要保大楚,便是逆天行事。

    他与上官仙尘一般,都是举世无敌,但也都是落得一个身死下场,最后在渡江一战时,他死战不退,被玄教教主、后建皇帝以及十八位玄教长老借大江之势结成的玄水大阵困住,用了四十九日生生炼死。

    李孝成一死,大楚也就天塌地陷,就此覆灭,这才有了后来佛道两家联手共抗玄教和大郑太祖驱逐后建立国之事。

    在李孝成之后,武修一脉中再未出过名震天下的大高手,反倒是剑修一脉开始大放光彩,因为大郑太祖排斥道门的缘故,终大郑一朝,道门一直处于蛰伏状态,反而是素来与道门互为仇敌的剑宗开始崛起,无衍子、许麟、上官仙尘连续三代剑宗宗主登顶江湖,终于在上官仙尘这一代达到顶点。

    在上官仙尘举世无敌的年代,剑修可真有点目无余子的意思,修道的,修佛的,练武的,大道三千,旁门八百,把各家最顶尖的高手都拿出来,谁能比得过我们练剑的?那时候剑修和武修到底谁更强一些,是毫无疑问的,必然是剑修。

    只不过上官仙尘身死之后,曾经鼎盛一时的剑宗也轰然倾覆,剑宗众多高手死走逃亡伤,随着道门开始大肆追剿剑宗余孽,剑修们也变成了过街老鼠一般,除了公孙仲谋、上官青虹和张雪瑶三人之外,再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高手。反倒是武修这边,当年随着萧皇打天下的老人们都还在,大都督魏禁、老将羊伯符、唐春雨、曲苍、李如松、以及后来的张无病等四大亲卫,武修高手很是不少,枝繁叶茂。

    武祖皇帝萧烈是近百年来武修中的佼佼者,定鼎一战时曾与上官仙尘交手,虽败犹荣。他传下的萧家拳意堪称武修一途中的巅峰功法,故而萧家宗室之中同样有很多武修高手,萧家年轻一辈的武修高手便以萧羽衣登顶。

    可以说武修高手尽在朝廷。

    剑宗倾覆于道门之手,而朝廷又是当今唯一能与道门相抗衡的存在。

    于是当年那个问题又悄悄冒出了头,到底是剑修厉害?还是武修更强?

    今天徐北游和赵廷湖这番赌斗,虽然不能说是为剑武之争盖棺定论,但差不多可以决出人仙境界中剑修和武修的高低。

    赵廷湖狠狠一跺脚,在地面上踩踏出一片裂痕之后,一步后撤,双手一前一后握拳,做出了一个再常见不过的起手式。

    徐北游伸出双手,两剑自行飞入掌中。

    两把佩剑,是剑宗两代人的兴衰荣辱。

    右手天岚正持,左手反握玄冥。

    徐北游双剑在手,身形刹那而至,双剑并出。

    赵廷湖一拳击出,一连串的爆裂声响依次从他的肩、肘、腕、拳响起,最后自他的拳头中奔涌出一股包含了厮杀意味的浩大拳意,从正面迎上徐北游的双剑。

    一声沉闷雷鸣的声音响起后,两道人影分开,分别向后退去。

    徐北游疑惑道:“萧家拳意?”

    徒手对敌的赵廷湖甩了甩手,笑而不语。

    如果说徐北游对于女人的态度是宁缺毋滥,宁可没有也不愿将就,那么赵廷湖的态度便是宁滥勿缺,宁可将就也不能没有。

    赵廷湖有这么多机缘,从市井之间脱颖而出,不过二十几岁便已经是人仙巅峰的境界,少年得意也多情,他本身就不乏个人魅力,再加上这张雌雄莫辨的面庞,自然不缺女人,除了那位出身玄教的大夫人之外,二夫人的来头更大。

    这位二夫人姓萧,虽然比不上萧知南的嫡宗出身,但也是旁宗中的靠前人家,父亲乃是西北的一位镇守郡王,兵权在握,而这位萧姓女子自出生起便是实打实的县主,成年之后更是被特进为郡主。

    这位郡主在一次灯会上与赵廷湖相识后,一颗芳心迅速被赵廷湖俘获,为了爱郎,甘愿数女共分一夫不说,还不惜与父亲大吵一架,甚至要与爱郎私奔逃婚,最后闹到满城风雨的地步,那位郡王为了自家颜面,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桩亲事。

    顺理成章,赵廷湖又从自己的第二位老丈人的手中学到了萧家拳意,虽然未曾学全,但也让他触类旁通,武道修为大为精进。

    虽然徐北游在事前并不知道此人就是赵廷湖,但却听说过赵廷湖的些许传闻,对于他的机缘和情缘,说不羡慕那是假的,可嫉妒却谈不上,毕竟已经有剑三十六在手,做人还是不能太贪心。

    徐北游在萧羽衣那儿见过见识过最正宗的萧家拳意,道:“萧家拳意讲究中正王道,你的拳意却是偏向霸道,王霸不分,此生别想摸到五方帝拳的门槛。”

    赵廷湖眼神一亮,道:“你知道五方帝拳?这可是萧家嫡宗的不传之秘,我一直想学,只是我那老泰山也未曾学过,所以深以为憾。”

    徐北游道:“你想知道?打赢了我,我就告诉你。”

    赵廷湖笑道:“难怪有传言说你跟齐阳公主萧知南关系不浅,果然是空穴不来风。”

    徐北游没再说话,身形一闪而逝。

    几乎就在同时,赵廷湖的胸腹之间响起一连串如同擂鼓一般的震鸣之声,胸口处的天突、膻中、中庭、玉堂、紫宫、华盖、璇玑等几处关键窍穴大放光明,他的身形同样化作模糊一片。

    两人交手之间的玄妙就在于一个“快”字,徐北游是因为体内没有分毫气机,只能以神意对敌,不管神意如何雄壮,终究还是一个“虚”字,比不得实实在在的气机,所以徐北游是不得不快,而赵廷湖则是信奉先发制人和唯快不破,所以故意追求一个快字。

    两人同样是快,于是在周围的众人看来,两人似乎无处不在,处处都两人的残影,金石碰击之声更是连绵不绝于耳。

    高速移动中,赵廷湖每出一拳,就有一道爆裂轰鸣声音响起,他全身各处关节的窍穴也在依次亮起,这已然是将萧家拳意连至小成地步。

    而徐北游的整条脊椎则如同龙蛇一般扭曲,莫名一剑本就是莫可名状之意,此时以一条脊椎带动徐北游的整个身体,配以小成境界的剑骨,徐北游面对赵廷湖的拳意,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赵廷湖终于意识到徐北游为什么会说未必不能倾力一战,终于是不再留手,自从与齐仙云一战后就再未全力出手的卧虎,终于用出十分修为轰出自己的巅峰一拳。

    拳势破空,响起一声让人窒息的闷响,直接突破徐北游的剑势砸在他的胸口上。

    徐北游也随之一剑将他透体而过。

    两人同时向后倒滑出去。

    不分胜负。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