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年轻四俊赵廷湖
    年轻人仰起头,高声问道:“想来阁下就是剑宗少主,果真不吝与我一战?”

    徐北游从高坡上飘落,走上前来,抬手示意剑气凌空堂一众剑师退下,道:“我是徐北游,你刚才说的,我答应了。”

    宋官官上前一步,低声道:“公子,此人凶厉,而且手段莫测,还是交由我们应付吧。”

    还有一点宋官官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徐北游如今的境况很是玄妙,也不知该说是重伤未愈,还是该说修为大损,总之是让人看不透,也更让人放心不下。

    徐北游摇了摇头,没有过多解释什么。

    他本就不是什么千金贵子,一路披荆斩棘地从西北来到江南,数次险死还生,他从不惧与人争斗,而且现在的他只剩下三年寿命,也已经到了不得不搏的地步。

    能早一日集齐剑宗十二剑,便能早一日踏足地仙境界。

    徐北游的本意只是想要让剑气凌空堂的剑师将这一行不守规矩的外来人彻底绞杀,只是为首年轻人的实力超出了他的预计,而那人取出十二剑之一的紫电后,更是让他改变了主意,所以那年轻人提出赌斗的条件后,徐北游并未如何迟疑便答应下来。

    年轻四俊,潜龙、卧虎、雏凤、幼麟,其中包括徐北游在内的三人都是出身于高门大宗,只有卧虎是个特例,他本就是一名出身于市井之间的江湖散修,自身机缘福泽深厚,这些年来只是前人洞府就找到六个,师父拜了八个,红颜知己和老丈人认了四个,神兵利器和法宝足有双手之数,紫电就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天材地宝和灵丹妙药,更不用提那些数不胜数的功法秘籍。

    就是这等天大的福泽,让他这个资质根骨平平、没有宗门传承的市井之徒,竟是一跃成为可以和齐仙云等人比肩的四俊之一,甚至在排名上还压过了萧羽衣和徐北游二人。

    与齐仙云、徐北游等人不同,他一身所学分别来自前人遗留、各种秘籍、八位师父、四位老丈人,堪称是极为庞杂,道门、佛门、剑宗、玄教、儒门、天机阁、巫教,甚至是暗卫府的秘法,他都有所涉猎,眼界不可谓不广,也不可谓不高,当初他与齐仙云交手,哪怕齐仙云的境界高于他,他仍是可以看出齐仙云一只脚已经踏足地仙境界,自知不敌,果断退去。

    今天却是有意思了,他竟然看不透这位剑宗少主的深浅,难不成他的境界比齐仙云还要高?若是真的比齐仙云还高,那岂不是地仙境界?开什么玩笑,这天底下哪有二十岁的地仙境界?即使是当年的掌教真人秋叶,也是在二十五岁那年才踏足地仙之境。

    年轻人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颊,他本不是这幅雌雄莫辨的相貌,反而是稀松平常,放到人堆中便分辨不出来的那种,只是因为他在早年时误食了一株八百年的阴烛草,体内阴阳逆转,虽然被洗筋伐髓,资质根骨大进,但相貌也变成了这般样子,若是换上女装,堪称是个绝色佳人。

    他提起手中紫电,缓缓说道:“我姓赵,走肖赵(赵的繁体字为趙),以前的名字就不提了,我现在叫赵廷湖,朝廷的廷,江湖的湖。你我二人年龄相仿,也算是齐名,我走的是以战养战的武修路子,与你一战,对我修为都大有裨益,无论输赢都不算亏。”

    徐北游从腰间抽出却邪,“剑宗十二剑,我有四把,其中玄冥是先师的遗物,天岚是我的佩剑,莫名已经另作他用,还剩下却邪一剑,你若是能赢我,却邪一剑归你。”

    赵廷湖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话音未落,赵廷湖已经是动了,倏忽之间如同移形换位,在身后拉出一连串的残影,手中紫电划出一抹璀璨流光,直直点向徐北游的咽喉。

    徐北游面容平静,身形好似一片落叶,几乎就在同时也随之向后退去。

    紫电的剑尖距离徐北游只有三尺距离,可这三尺却犹如天堑一般,任凭紫电如何之快,也难以缩小半分距离。

    不见徐北游如何动作,一柄通体漆黑的长剑刹那而至,刚好击中紫电的剑脊。

    此剑正是玄冥,上代剑主为公孙仲谋,也是迄今为止,徐北游手中诸剑中剑气最盛的一剑。

    赵廷湖瞳孔猛地收缩,脚下虚踏几步,踩踏出点点元气涟漪,转瞬间又是退回到自己的原本所站的位置。

    赵廷湖颇有几分惊疑不定道:“以意御剑,这可是要打开上丹田紫府识海才能有的手段,莫非你真的是地仙境界?”

    徐北游背负双手,任由玄冥一剑自行回到他的身侧悬空竖立,淡然道:“我是否有地仙境界,你再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赵廷湖冷笑一声,“那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御剑有几!”

    紫电划空,道道青色剑气激荡,虽然并非是剑宗的四九白金剑气或是无生剑气,但却是出自道门一脉的青莲剑气,不像剑宗剑气那般非黑即白,阴阳相济,既有锋锐又有坚韧,施展开来之后,如同一朵巨大青莲缓缓绽放。

    徐北游的身形飘忽不定,躲过一道道青莲剑气,看似随波逐流地飘荡,实际上却是有意无意地飘向赵廷湖。

    赵廷湖眯起眼,整个人身形如同陀螺一般开始飞速旋转,无数青莲剑气齐齐而动,眨眼间结成一张绞杀剑网,好似罗网捕鸟雀一般朝着徐北游当头罩去。

    徐北游身形悬空猛然拔高数丈,堪堪越过剑网,长袖一甩,又是一剑激射。

    只见两人之间骤然掠过一道璀璨剑光。

    此剑应八方之气而铸之剑,天岚。

    这柄剑宗十二剑中最为锋利之剑同时也是徐北游的本命之剑,与徐北游最是心意契合的一剑。

    当一抹剑光亮起时,赵廷湖下意识眯起一双秀美桃花眸,从徐北游甩袖到出剑,整个过程都落到他的眼中,可令他惊讶的是在此期间竟是没有半分气机波动,这分明是人剑合一才能做到的地步。

    赵廷湖毕竟不是徐北游这般纯粹剑修,单凭手中紫电已经无法挡下这一剑,于是他祭出了自己的另外一件法宝,只见在他身周骤然出现一方铜钟的虚影,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任凭天岚一剑狠狠斩落,大钟轰然作响,藏身其中的赵廷湖却是安然无恙。

    徐北游微微皱眉,以手画剑诀,只见天岚和玄冥二剑交织乱舞,不断斩在铜钟虚影上,只是引起钟鸣阵阵,却如何也破不开这方铜钟。

    赵廷湖微笑道:“此宝乃是我从一处古寺遗址中所得,不但堪比佛门金身,而且还能震慑妖邪。”

    话音落下,赵廷湖的手中出现了一只茶杯大小的小铜钟,轻轻一晃,一圈肉眼可见的音浪猛地向四周扩散开来。

    如佛说法,如来正声,如作狮子吼。

    除徐北游之外,其他所有人在这股音浪之下都是脸色苍白,几乎要站立不住。

    徐北游在赵廷湖晃动铜钟的一瞬间,彻底打开了自己的紫府识海,缓缓闭上眼睛,眼前出现十六道通天巨剑,熠熠生辉。

    在自己的上丹田之中,剑意满盈。

    任凭你钟声如当头棒喝,我自一剑而已。

    待到徐北游再度睁开双眼,那股剑意仿佛大江东去,奔流到海。

    在他眼底深处,有剑影缓缓浮现,犹如沉江之剑重新付出水面。

    徐北游虽然失去了筑基的龙虎丹道,却也因祸得福学了未央剑经。

    谁说空中不能建楼阁?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