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以剑作注赌胜负
    一道剑光之后又是一道剑光,九人都是久经阵势的修士,自然熟悉这些,分明就是达到人仙境界的剑修高手御剑时的流光,不说别的,就是这份阵仗就足以让年轻人之外的其他八人如临大敌,若不是为首的那年轻人境界高妙难测,谁愿意来这儿送死?

    两道剑光在不远处落地,显露出本来面容,正是两名背后负剑的剑修。

    剑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在腰间悬剑,也不是随便什么剑都可以放于剑匣之中,唯有宗主、首徒、各殿阁之主、长老方可如此,其余人等只能负剑。至于宋官官伞中藏剑则另作他说。

    二人正是剑气凌空堂的御甲和玄乙,片刻后又有四道身影接踵而至,共有六名剑气凌空堂剑师挡在一行人的前进道路上。

    马上的黑衣年轻人坐直了身体,啧啧道:“两位人仙,四位鬼仙,真是好大的阵仗啊,不知有没有地仙境界的高人亲自压阵?”

    “杀鸡焉用牛刀?”宋官官提着一把崭新油纸伞缓缓走来,轻声道:“对付你,我们这些人就够了。”

    宋官官早就是鬼仙巅峰的境界,只是她先前所修法门是一条羊肠死路,本是要止步于鬼仙境界,故而在十二剑师中排名末尾,不过在她得了上官青虹的传承之后,顺理成章地突破自身桎梏踏足人仙境界,虽然还比不上当初的赤丙,但已经不次于玄乙和御甲二人。

    黑衣年轻人笑道:“早就听闻剑宗少主有位心腹侍女,代他掌管剑气凌空堂上下,想来就是姑娘你了,此番竟是姑娘大驾光临,在下真是惶恐呐。”

    虽然嘴上说着惶恐,但年轻人脸上仍是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看不出半分惶恐之意。

    兴许是跟着徐北游的时日长了,宋官官也少了几分跳脱,多了几分沉静,平淡道:“惶恐也好,无畏也罢,不过是看手段高低罢了,闲话不再多说,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罢,宋官官向后退去,另外六人则是齐齐向前,结成剑阵。

    剑宗弟子素来以剑阵闻名,与道门注重攻守兼备的诸多阵法不同,剑宗剑阵只重杀伐,剑阵即杀阵。

    六人拔剑结剑阵,剑气汇聚于为首的御甲和玄乙各自手中的三尺青锋上,成一往无前之势。

    年轻人轻敲剑鞘,闭目养神,竟是完全不将剑阵放在眼中,目中无人到了极点。

    无需他开口示意,在他身后的八人几乎就在同时向前冲出,对上御甲等人的剑阵。

    八位鬼仙境界,听着很是厉害,可对上倾巢出动的剑气凌空堂仍是相差太多,先不说御甲和玄乙已经是人仙境界,就说剑宗六人结成剑阵,上下一心,而八人却是各自为战,犹如乌合草寇对上正规官军,自然是一触即溃。

    御甲和玄乙依仗着境界优势,又有剑阵为依托,如豺狼冲入羊群,先是御甲一剑点破山羊胡老者的护体罡气,在他胸口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剑痕,接着又是玄乙趁机用出七杀剑,瞬间剑气如狂风回旋,整整七波剑气之后,八名鬼仙境界已经是人人带伤,而被破去护体罡气的老者最是凄惨,整个人血肉模糊,眼看是不活了。

    神仙眷侣中的女子脸色凝重,将玉箫捧在唇边连续吹出八个音节,与此同时,她的丈夫也打开手中折扇,奋力一挥,高声道:“大风歌。”

    霎时间,大风呼啸,其中似有女子呜咽,如泣如诉。

    御甲和玄乙两位人仙倒是未曾如何,可其他四位鬼仙境界的剑师却是露出一抹恍惚神色,毕竟不是人人都会剑十五剑心通明,更不可能有人像徐北游这般早早打开紫府识海,这等惑人心神的手段最是难防。

    御甲和玄乙是多年的老搭档,自然不只是会用剑阵杀敌,单人单剑或是双人双剑同样不弱,两人当机立断脱离剑阵,一人一剑杀向这对男女。

    一般来说,到了鬼仙境界的修士都有一二种保命手段,山羊胡老者没能用出自己的保命手段就已经毙命于两位人仙高手的夹击之下,余下七人自然无不心悸,此时夫妻二人再度陷入被御甲和玄乙联手夹击的险境,剩下之人再也不敢藏私,纷纷用出自己压箱底的保命手段,只见妖娆女子伸出纤手一挥,出现无数似虚似实的粉色蝴蝶,而稚嫩少年则是从袖中取出一只兔子大小的雪白异兽,将其奋力掷出,异兽身躯一蜷化作车**小的火球。

    御甲和玄乙不敢大意,躲闪开来,毕竟如今是他们局势占优,没必要去死斗,剑宗讲究一个一往无前不假,可一往无前却不代表莽撞。

    就在此时,一直端坐在马背上的年轻人终于出手,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见一道紫芒闪过。

    御甲和玄乙身后的远处,掠阵的宋官官猛地向前,在地面上踩踏出九朵莲花,整个人瞬间飘近战阵。

    御甲和玄乙在这一瞬间几乎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虽说两人年岁大了之后不复早年锋芒之盛,但好歹还是在生死之间走过几遭的人物,两人不退反进,御甲手中长剑化作飞剑,玄乙则干脆是张口一吐,从喉间喷吐出一道白色长练,竟是要拼死一搏。

    出剑的年轻人咦了一声,似乎是没能料到二人竟是敢于如此,故而没有继续出剑,而是飘然下了马背,反手一剑挡下宋官官一记悄无声息的伞剑。

    那匹黑色骏马却是没有这般好运气,在两位人仙剑师的剑气之下,直接化作一团血舞,尸骨无存。

    年轻人手中紫电已然出鞘,面对三位人仙高手的隐隐合围之势怡然不惧,笑道:“虽然都是人仙境界,但是人仙境界与人仙境界却还是有所不同,我曾听说剑气凌空堂有个很不错的人仙高手叫做赤丙,不过可惜死在了你们少主的手中,既然你们少主能以鬼仙境界杀得人仙巅峰,那我以一己之力屠戮你们三个人仙也在情理之中。”

    宋官官面无表情,没有半分开口说话的兴趣。

    年轻人也不觉得尴尬,随手抖出一个剑花,自说自话道:“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地仙境界,但也不过是只差临门一脚而已,现在江湖上有个年轻四俊的说法,仿照当年萧皇的四大亲卫分别取了绰号,依次是潜龙、卧虎、雏凤、幼麟,道门齐仙云得了潜龙之称,青鸾郡主萧羽衣得了雏凤之号,在下不才,勉强拿了个卧虎,至于幼麟,说的就是你家少主了。我不是个嗜杀之人,与其浪费时间和你们交手,我更想会一会你们那个少主。”

    宋官官皱了皱眉头,她也听说过年轻四俊的说法,齐仙云不用多说,那是天下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人,而萧羽衣越境之快更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人若真如他所言,乃是四俊中的卧虎,那还真不是能轻易对付的角色。

    年轻人将手中青锋插入身前地面,笑眯眯道:“此剑名为紫电,剑宗十二剑之一,我想以此剑为赌注与你们少主赌斗一场,若是他赢了,此剑自是物归原主,若是他输了,则要再送一把不输紫电的名剑给我。”

    宋官官转头向后望去,视线沿着一条小径延伸到一处高坡上。

    那儿不知何时有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人,满头白发。

    他站起身,平静道:“我答应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