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有同乡自西北来
    剑宗毕竟扎根江南多年,虽说在道门面前有些不堪一击,但在寻常修士的面前仍是一个无法轻易撼动的庞然大物。

    徐北游下达命令的三日后,宋官官与鬼丁返回公孙府府,来到书房面见徐北游。

    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公孙仲谋时代,宋官官在十二剑师中排名最末位,很少有能说话的机会,但到了徐北游时代,因为主仆二人的情分,她青云直上,成为实质上的剑气凌空堂话事人,此番便是由她向徐北游禀报。

    “公子,经过探查,那伙人是从西北地界过来的一群巨盗,专门挑巨富之家或是商队下手,此番他们从蜀州入湖州,再从湖州来到江都,已经是连续作案十余起,大多数人家选择破钱免灾,也有几家死扛到底的,都是损失惨重,事情闹到了暗卫府,西北暗卫府和江南暗卫府联手出动百余人围捕,却是连他们的影子也没抓到,这是那些巨盗的详细资料。”

    徐北游接过宋官官递上来的一本小册子,大致浏览了一遍,将册子放到桌上,道:“出身西北,还是我的半个同乡,里面个个都是鬼仙境界以上的角色,领头之人更是有人仙境界,这么一股势力,朝廷和道门怎么都不管?”

    宋官官道:“这些人心思缜密,每次出手都极有分寸,绝不会招惹到朝廷和道门的身上,再加上他们实力高强,稍有风吹草动就远遁千里,所以朝廷和道门也不会大动干戈地却围剿他们。”

    徐北游略微沉思片刻,道:“曾经死在我剑下的十二狼盗与他们相比真是小孩子打闹一般,只是有一点我没想明白,江都不比西北,西北塞外毕竟是苦寒之地,常常数百里无一丝人烟,他们在那儿横行霸道也就罢了,江都却是三朝繁华之所在,高人无数,即使是道门也不能在此为所欲为,他们又凭什么敢来这儿滋事?”

    此时张安也在场,比起宋官官她的心思更细腻一些,略微思量后,轻声道:“少主的意思是有人把他们请来的?”

    徐北游平淡道:“到底是为什么来的,现在还不好说,只要不是冲着我们剑宗来的,都可以不去理会。”

    张安脸色微变,道:“若是冲着我们剑宗来的呢?”

    徐北游不紧不慢地说道:“张师姐,你派人去查一查李师道,看看他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举止。”

    张安一点就透,明白徐北游这是担心李师道联合这群西北巨盗一起做局设套,点头道:“我立刻安排。”

    徐北游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之所以要答应李师道,是因为现在不少人都觉得我们剑宗已然风雨飘摇,那我们就让他们看看,剑宗仍旧是剑宗,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侮的。”

    宋官官沉声道:“公子,这件事交给我们吧。”

    徐北游略作思量后点头道:“如今剑宗以剑气凌空堂实力最强,即便没了赤丙四人,还有八位剑师,再有剑阁相助,足以灭去这伙巨盗,那就让剑气凌空堂去做这件事,御甲和玄乙都参与其中,加上你和鬼丁从旁协助,给这伙人送上一份见面大礼,让他们知道知道江都的天到底有多高。到底是谁把他们请来江都的,也差不多能试探出个大概。”

    一直装哑巴的鬼丁终于开口,拍了一个不轻不重的马屁,“少主妙算,可谓是一石二鸟。”

    徐北游淡然笑道:“办好差事,别出纰漏,我心中自由计较,不需你溜须拍马。”

    鬼丁小心低下头去,恭敬应是。

    张安等三人正要退下,忽然听到徐北游似是问他们,又似是在问自己,“要不我亲自去见一见这些西北同乡?”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敢主动搭话。

    随着徐北游权势日重,尤其是除去赤丙等叛逆之后,威严渐深,行事也愈发让人琢磨不透,剑宗之内已经没人再敢像以前那般轻视于他,而在他眉发尽白之后,一身修为境界也让人看不分明了,愈发显得高深莫测,不敢轻易揣度。

    徐北游摆了摆手,三人退下。

    书房内只剩下他一人后,他重新拿起书案上那份记载了这伙西北巨盗详细资料的册子,眼神晦暗,没来由想起一句话。

    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巧的是,徐北游今年刚好二十一岁。

    他出生于承平元年,也就那一年,内阁次辅韩瑄以结党罪名被革职返乡。

    如今的剑宗也的确是败军之际,危难之间。

    多事之秋。

    许久,徐北游放下手中的册子,摒弃诸多杂念,心神缓缓沉入紫府之中,开始修炼宋官官交给他的未央剑经。

    这是上官青虹的遗物之一,本是交由宋官官修炼,无奈此法需要以破后而立为前提,当年上官青虹由诡道剑转为仙道剑,也算是不破不立,故而才能练成此法,如今徐北游一身龙虎丹道的修为尽失,正合此法精要,倒也是一份不小的机缘巧合。

    若说龙虎丹道是修炼气机,那么未央剑经便是修炼神魂,前者是由实转虚,后者则是由虚转实,无疑后者的难度比起前者高出太多太多,毕竟没有谁能一开始就打开上丹田紫府,这也是为何未央剑经开篇即言要破后而立,因为这门法诀自创出以来就是为了给那些跌境的地仙高人修炼的,无论如何跌境,失去只是体内气机,自身神魂则不会有太大变化。

    当年上官仙尘出世,一人一剑便搅动天下大势,无数地仙高人在他剑下或是殒命,或是重伤。道门镇魔殿殿主无尘便是伤在上官仙尘的剑下,虽然逃得一命,但是跌境不止,于是他带着这卷未央剑经离开道门觅地潜修,中途结识了不能修行的萧皇,因惜其才华,将此卷未央剑经传于萧皇,这才有了萧皇日后的无上风光。

    后来萧皇将未央剑经转送给了上官家的家主上官金虹,上官金虹对此并无兴趣,于是又将它给了自己的胞弟上官青虹,最后经由宋官官之手,终于是到了徐北游的手中。

    不得不说是缘分二字,因上官仙尘和诛仙而起,最后又是因为诛仙的缘故,归于徐北游。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徐北游缓缓睁开眼睛,眼底如同一汪古井,有剑倒影若隐若现。

    自从徐北游与太乙救苦天尊一战之后,也不知该说是脱胎换骨,还是该说走火入魔,反正徐北游感觉自己整个人有一种奇妙感应,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就好似天下万物尽在其掌握之中,挥手之间可翻云覆雨,呵气成风,呼气成雨,打个喷嚏便是电闪雷鸣。

    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徐北游开始逐渐明白谪仙大材到底是怎样一种感受了,如果说以前的他还要勤来补拙,那么现在的他便无需如此了,过目不忘只是等闲,触类旁通也是寻常,他甚至有一种大概可以称之为“一法通则万法皆通”的感觉,尤其是在剑道一途更是如此,他能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中便将剑十六融会贯通就是明证。

    这本未央剑经既然名称中有“剑”字,自然也是属于剑道一途,故而徐北游在打开紫府识海的前提下,修炼速度堪称是一日千里,大概今年年底便可臻至小成,那时候的他单以境界而论,已经与人仙巅峰的赤丙没有什么区别。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