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一甲子尽付东流
    张雪瑶早已没了与道门争锋的雄心壮志,只想着保住剑宗的一线香火传承,算是对得起已经故去的师父和丈夫,至于重振剑宗也好,为丈夫报仇也好,她深感有心无力,也只能期望于被丈夫公孙仲谋寄予厚望的徐北游能真能担当起剑宗大任。

    可她却没想到道门一旦出手便不打算留手,势要将剑宗连根拔起,虽然剑宗这次保住了诛仙,但所付出的代价却堪称是惨烈,上官青虹御使诛仙用出剑三十战死,徐北游断了一臂一腿,气海破碎的同时还折寿一甲子,几乎与一个废人无异,继公孙仲谋之后,上官青虹和徐北游这仅存的两个男丁也一死一废,剩下的可真就是一群孤儿寡母了。

    沉睡中的徐北游再次陷入到梦境中,不过这次的梦境没有那么多光怪陆离,只有许多往事,许多故人,许多深藏在心底的情感,来来去去,走马观花。

    那道不属于徐北游的气机耗去了徐北游六十年寿命,但也在无形中帮打开了他的上丹田紫府识海,按照正常情况而言,只有境界修为达到地仙境界才能打开上丹田,徐北游现在一步登天,若是他的下丹田气海完好如初,只是凭此契机便可踏足人仙境界。

    可惜此时徐北游的下丹田气海已经荡然无存,人仙境界就此无望,中丹田气府同样无法打开,只剩下一个上丹田紫府便成了空中楼阁。

    古往今来,炼气修行都是由下而上地循序渐进,如同修筑楼阁,先打地基,然后才能层层而筑,万没有先建顶楼然后再建底楼和地基的说法,所以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有人能逆势而为。

    其实在七十余年前,倒是曾经有人在无意中完成了这个壮举,只是世人不得而知,后来那人君临天下,一剑劈死了十八楼境界的傅尘。

    从这点上来说,徐北游还不算是彻底走到绝路上,仍是存有一线生机,他若是可以在三年之内踏足地仙境界,那便可多出百年寿元,就此摆脱年纪轻轻便要寿终而亡的凄惨境地。

    只是以上丹田紫府重新入道,还要在三年时间踏足地仙境界,又是谈何容易?登天也不过如此。

    恍恍忽忽之间,徐北游从梦境中进入到自己的紫府之中,在这方独立于现实之外的天地中,茕茕孑立。

    徐北游茫然地环顾四周,依稀之中似乎看到了在自己周围立有三十六道通天巨柱,只是因为雾气昭昭的缘故,看不分明,辨不真切。

    心念一动之间,徐北游的视线猛然拉近,雾气散去,复归清明。哪里是什么三十六道通天巨柱,分明是三十六柄顶天立地的巨剑!

    徐北游心中惊异,这似乎是剑宗的镇宗绝学剑三十六?

    心念刚起,徐北游就看到三十六柄巨剑中有十五剑依次亮起,正是对应了他所会的前十五剑。

    徐北游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已经亮起的十五道巨剑,心神沉浸其中,眼前豁然开朗,十五剑的精义妙解尽在眼前。

    徐北游回神之后望向余下的二十一剑,难掩心中震惊,如此说岂不是太乙救苦天尊求而不得的剑三十六全篇竟是悉数在自己的脑子里?

    一觉到头,徐北游缓缓睁开双眼,瞧见张雪瑶的面容,展露笑颜。

    ——

    一面漂洋过海而来的玻璃镜上映出一张难掩憔悴晦暗之色的年轻面容,只是与这张面容不相称的是这年轻人的头发,不见半分乌青之色,更甚于冬天白雪,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色。

    年轻人是坐着,在他身后还有一位站着的年轻女子,正拿着一把象牙梳子为他仔细梳理头发。

    入秋以来,江都发生的一连串的变故让人应接不暇,先是一众镇魔殿大执事气势汹汹而来,然后引来了朝廷的严阵以待,形势一触即发。

    本来有十八楼境界的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亲自出手,让许多人觉得剑宗这次怕是要凶多吉少,可谁曾想有一位不知名的剑仙高人横空出世,一剑压下十八楼境界的太乙救苦天尊,迫使镇魔殿一众大执事悉数退走,然后便飘然离去,不知所踪。

    真真是事了拂衣去的剑仙风采,一时间风头无两,已经有好事者将其尊位当世剑神。

    与此同时江湖上也是传言四起,有说这人其实是剑宗内隐修多年的一尊老祖宗,当年就是他带着公孙仲谋和张雪瑶逃出剑宗的。也有说这位不知名的剑神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似是出手相帮剑宗,实则是剑指道门,不日就要登上玄都与掌教真人斗法论道,争夺天下第一人的宝座。更有人说此人其实就是公孙仲谋,当初碧游岛一战,公孙仲谋根本就是诈死脱身,然后藏在江都疗伤,这次被镇魔殿发现了踪迹,才不得不现身出手,过了不多久便要引来掌教真人亲自下山。

    纷纷纭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不知真假。

    而此事的当事人剑宗和道门却是不约而同地沉默不语,既没有下一步动作,也不见有人出来收拾残局。

    在外人看来,这次交手还是道门赚了,虽然道门丢了一个面子,甚至太乙救苦天尊还被斩下一条手臂,但剑宗却是死了一位剑仙上官青虹,如今的剑宗可不比当年的剑宗,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连死两位剑仙,就算是当年有上官仙尘坐镇的剑宗也要倍感肉疼,更何况是如今远不如往昔的剑宗。

    现如今不乏有人认为,若不是忌惮于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世剑神,道门都可以趁势将剑宗灭去。

    风雨飘摇。

    徐北游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无言叹息。

    如今的他不过是一个半废人,虽说无上剑体尚在,但龙虎丹道已经随着下丹田气海被彻底废去,一身修为几乎丢了一半。张雪瑶也没有对他过多隐瞒,直言告诉他还剩下不过三年的寿命,若是他能在三年中突破底线境界,那便万事大吉,若是不能,那就只能等死了。

    至于传说中的延寿丹药,更是想都不要想,始皇帝祖龙召集天下方士出海寻药无果,武帝晚年同样是大肆炼丹,同样落得寿终而亡的下场,其后历朝历代的皇室从来不吝物力人力去求一颗长寿之药,却都是无功而返,就说如今,以萧氏坐拥天下之豪富,也未必有这等仙家之药,又何况是现在凋蔽至此的剑宗?

    宋官官为徐北游梳好发髻后,以一支乌木簪子束住,望着公子整整齐齐的雪白长发,虽然已经有些时日了,但每每看到仍是倍感黯然。

    徐北游从绣墩上起身,因为眉发皆白的缘故,如今他不再身着显得突兀的重色黑衣,而是换成了素色淡白长袍,一如他在梦中所见的那道身影。

    现在距离当初那一战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里徐北游一直住在东湖别院中调养身体,其他事情则由张安和宋官官负责。

    徐北游问道:“师母呢?”

    宋官官答道:“主母似乎是出去访客了。”

    徐北游点了点头,道:“我们在这里也住了有些时日,该回江都城里看看了,你先去跟管事师姐知会一声,然后我们就动身。”

    宋官官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徐北游独自一人走出房门,望着外面的一方碧绿方池,轻声道:“天岚、却邪、玄冥。”

    三柄青锋自房内飞剑而出,悬于徐北游面前。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虽然徐北游没了一身气机,但是打开了上丹田识海,并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中以此契机将剑十六臻至圆满,此三剑被他吸纳剑气神意之后,早已与他共为一体,以剑十六御剑,即便没有丝毫气机也可如臂指使。

    心之所到,剑之所向。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