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梦一回举世无敌
    太乙救苦天尊最终没有敢于硬接这道如同银河一般的剑气,发出一声尖利呼啸,声传数百里,同时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飞遁。

    江都方圆数百里内,所有镇魔殿大执事在听到这声尖啸之后,均是不约而同地开始后撤。

    太乙救苦天尊彻底远去之后,徐北游双眼中的紫青之色开始渐渐黯淡下去,体内那股本不属于他的气机也重新化作一紫一青两条气龙飞出,重新归入诛仙剑内。

    徐北游缓缓从空中落下,扶着诛仙大口喘息。

    刚才他感觉自己仿佛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整个过程就像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在这个梦里,他变成了万人敬仰的剑神,做了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一剑压服第一大执事,以一己之人迫使镇魔殿退走。

    徐北游努力理清脑海里纷乱的思绪,没有发现张雪瑶不知何时已经是来到了他的身后,正凝视着他,眼神古怪。

    镇魔殿的大执事退去之后,张雪瑶第一时间来到此处,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击退了太乙救苦天尊的人竟然会是徐北游。

    曾经听闻玄教有秘法可以请下域外天魔附体降世,徐北游此时的情况就有些类似天魔附体,可想要修炼这等秘法最起码也要地仙境界,徐北游又是如何学会?

    徐北游对于自己的身后一无所知,缓缓闭上眼睛。

    那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山腹中空,从山口向下望去,一片熔岩翻滚。

    在山口和岩浆的中间位置有一处向内延伸的洞穴,洞口处是一断崖向外延伸,他便坐在这处断崖的边缘,望着崖下的滚滚岩浆。

    接着从他身后走来一名年轻人恭敬施礼,他始终枯坐,始终不曾转身,只是在他身周的一个以剑痕画成的圆圈迅速褪去。

    二十年画地为牢,今日一朝破樊笼。

    还是那道清冷嗓音响起,“二十年来,我铸有一剑,炼有千万剑。”

    只见他一伸手,天地间有百万剑器颤抖轻鸣,千万道剑气冲霄而起,汇聚成一股,气冲霄汉射斗牛。

    只见足有近万柄长剑破空而至,齐齐悬空于天幕之上。

    山腹中,一袭白袍长身而起,满头白发肆意飞舞,透过火山口仰望天空。

    他身后的年轻人同样朝天空望去,难掩震惊之色。

    这才是真正的剑仙!

    御剑千百万,直上九重天。

    他一跃而起飞出山腹,立于天幕之上。

    万里天幕,瞬间被切割出无数纵横沟壑。

    剑气!飞剑!

    万余柄长剑裹挟着浩荡剑气在空中交织,将一方天幕切割的支离破碎。

    他右手的食指中指并为剑指,遥遥一指。

    万千飞剑的剑尖瞬间指向西方,紧接着万千飞剑层层叠叠汇聚,变成一条“剑龙”,他从天幕上缓缓下落,踏足于龙首之上。

    徐北游这才发现这座火山其实是位于一座岛上,周围便是一望无际的碧波大海。

    “剑龙”环岛一周,咆哮出海。

    伴随着剑气呼啸声,一道清冷声音响彻天际。

    “二十年至,三尺青锋在手,当横行天下。”

    ——

    徐北游睁开眼睛,只觉得六感前所未有的敏锐,对自己身后有所察觉,整个人猛地僵住。

    张雪瑶笑了笑,柔声道:“不要害怕,是我。”

    徐北游缓缓转过身来,见到张雪瑶后,长长舒了一口气,“师母。”

    刚才徐北游看似是盖世无敌,实则是身不由己,甚至意识也是浑浑噩噩,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如神来之笔一般接连用出几剑,然后就是各种梦境涌入脑海之中,纷乱无比。

    如今徐北游一身仙人修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而且这一进一出之间还将他那为数不多的修为也一并带走,如今徐北游体内贼去楼空,真可谓是一穷二白。

    徐北游自己还未察觉,张雪瑶却是想看不到也不行,她望着徐北游的满头白发,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想来不会是一句话就能轻描淡写带过去的,天底下没有只予不取的好事,如果真是徐北游击退了太乙救苦天尊,不管他是如何得来的这份修为,都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张雪瑶柔声问道:“北游,可有不适之感?”

    徐北游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她伸出手轻轻搭在徐北游的肩旁上,静心感受徐北游的体内状况。

    片刻后,张雪瑶脸上闪过一抹震惊之色,稍稍沉默后柔声道:“此地不宜久留,先随我回东湖别院。”

    徐北游点点头,任由张雪瑶抓住他的肩膀腾空而起。

    回到东湖别院后,张雪瑶将徐北游安顿在一处静室中,然后便匆匆离去。

    静室中摆设简朴,只有一张只能跪坐使用的书案和一方蒲团,蒲团以香莹草编织,有凝神安魂之效用,书案则是燃着一尊香炉,还有一叠珍本典籍。

    独自一人的徐北游以五心朝天的姿势在蒲团上盘坐,按照师父传授给自己的龙虎丹道之法运转气机,想要尝试重新凝聚被转轮王一掌拍碎的下丹田气海,可惜此时他体内空荡荡一片,别说是重新凝聚气海,就连运转气机都尤为艰难。

    徐北游叹息一声,放弃继续做无用功,只觉得精神和身体均是疲乏非常,干脆向后躺倒,缓缓闭上眼睛。

    待到张雪瑶取药回来时,徐北游已是沉沉睡去。

    张雪瑶望着这张正在熟睡中的安静面庞,轻轻地坐在徐北游身旁,伸手替他拂去一缕垂在脸颊上的雪白发丝,脸上竟是罕见地露出几分慈爱之色。

    她不是一个喜欢悲风伤月的女子,甚至她比许多男子还要刚强几分,早年间她之所以与公孙仲谋闹到夫妻两地分居的境地,也正是因为她这个性子的缘故。

    可不管怎么说终究还是夫妻,公孙仲谋身死这件事其实对于张雪瑶而言是个莫大的打击,她远没有自己表现出来得那般平静。

    有的人,你可以很长时间不去见他,甚至不去理会他,可只要知道他还在那儿,便觉得心底安稳,可若是忽然有一天他不在了,心头上便不可避免地少了一块。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随着徐北游在张雪瑶心目中的地位不断拔高,他也在逐渐填补公孙仲谋留下的那块空缺,张雪瑶已经将他视作自己的子侄,对于一个逐渐步入暮年却又未完全进入暮年的女人来说,此时丈夫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难免会有所下降,子女的地位则会相应提高,这种变化大概要到子女真正独立成家之后才会有所改观。

    虽然张雪瑶现在看起来仍是如少妇一般,但心态上终究不比当年的锐气十足,难免被暮气沾染,尤其是在公孙仲谋先走一步之后,她也渐有消沉之意,所以在徐北游来到江南后,她便大方放权,只期望不要辜负了师父和丈夫的毕生心血。

    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又有了今日之灾祸。

    张雪瑶缓缓闭上双眼,回忆起了许多旧人旧事。

    从师父上官仙尘的东都一战,到后来大江之上的定鼎一战,再到亲眼看着剑宗倾覆,然后是与丈夫公孙仲谋一起重建剑宗,最后定格在徐北游的满头白发上。

    张雪瑶睁开双眼,伸手抹去眼角的微微湿润,先是自嘲一笑,笑自己何时也这般软弱了,接着又是凄然苦笑。

    她方才以玄通探查徐北游体内情况,别的都还好说,唯独有一点让她想要补救都不知该从何处着手。

    如今徐北游所剩的寿元已经不足三年。

    不过是及冠年纪,却已经是白发如雪。

    张雪瑶幽幽叹息一声,“折寿六十年啊。”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