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口一吐半个剑宗
    徐北游一剑前指,出手即杀招,没有半分容情和试探。

    剑三十,无量一剑!

    剑气充斥天地之间,丝毫不逊色上官青虹的舍命一剑。

    这一剑,让太乙救苦天尊的心境骤起涟漪。

    剑三十六的后六剑非地仙十五楼以上的境界不能用出,就算是上官青虹也要舍去性命才能用出剑三十,可为何此人却能如此轻描淡写地用出这一剑,他到底是谁?

    此时此刻,哪怕太乙救苦天尊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也不敢丝毫大意,重重呼吸一口气。

    出剑。

    同样用出剑三十,无量一剑。

    剑三十对剑三十。

    两道足以让天下剑仙惭愧汗颜的剑气一瞬间分割了整个天幕,一半天幕呈现出金属一般的白金之色,另一半天幕则是呈现出一片若有若无的灰蒙之色。

    两种剑气,两种颜色,一直蔓延到目力的天际尽头,蔚为壮观。

    徐北游的剑三十是四九白金剑气,而太乙救苦天尊的剑三十却是无生剑气。

    极阳对极阴。

    此时的天幕被一分为二,泾渭分明,就像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太极双鱼,而双鱼的两点便是徐北游和太乙救苦天尊。

    ——

    方圆几百里内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幕奇景,与懵懂无知的百姓不同,地仙高人们个个脸色凝重,没有人知道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在此处有两位十八楼境界的大高手互相出手了。

    而且看这架势,绝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倾力而为。

    对于这些地仙高人而言,且不说高坐玄都的掌教真人秋叶,仅论道门以外,十八楼境界和疑似十八楼境界的人数相加也不会超过一手之数,而且都是有名有姓的泰山北斗级人物,天底下哪来那么多避世不出的世外高人?

    ——

    天幕上两道剑气相持不下,堪称惊世骇俗。

    太乙救苦天尊终究是先被诛仙一剑穿心,而且手中又仅是一柄玄冰所凝的冰剑,比不得天下第一攻击杀伐至宝诛仙,相持片刻后便嘴角渗出血丝,不过他仍是握剑不退。

    在这世间,除了掌教真人之外,他不相信还有人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徐北游大笑一声,“好一个剑三十,可惜你不是剑宗弟子,否则未尝不能继我剑宗宗主之位。”

    说罢,徐北游又是一剑。

    剑三十一,以有形实质斩无形无质一剑。

    两道剑三十所凝聚出的剑气瞬间烟消云散。

    太乙救苦天尊气机溃散,向后倒退近百丈,心神大震。

    他想不明白徐北游为何能不收剑便再出剑,难道体内气机竟到如此随心所欲的程度!?

    徐北游的身形一闪而逝,瞬间近身到太乙救苦天尊的身前三丈处,又是双手握剑一斩。

    剑三十二,斩龙一剑。

    太乙救苦天尊虽然未被斩去头颅,但整只右手却是被一剑斩下!

    在这世间,除了秋叶之外,的确还有人杀得十八楼地仙。

    一轮夕阳终于是完全沉入地面之下,暮色渐浓。

    地面上除了一条握着冰剑的手臂,竟是没有其他任何痕迹,尤其是刚才的剑三十二,竟是没有任何惊世骇俗的景象,丝毫不像是两位当世巅峰的地仙高人交手。

    太乙救苦天尊看了眼自己的右臂,心底叹息,哪怕自己没有丝毫轻敌大意,仍是小看了眼前之人,不收剑便可再出剑说明此人体内气机流转已经近乎于随心所欲的程度,连出剑三十、剑三十一、剑三十二等三剑却没有半分气机外泄,不但表明此人气机深不可测,更说明此人对于自身气机的掌控入微。

    太乙救苦天尊以道门的凝神静心秘法平复下心底的震惊,以确保自己不会进入疯魔状态,然后体内气机开始流转,其势如大江奔涌,气海更是如一方大泽。

    剑修一途,从来不以气机磅礴著称,可只要到了十八楼的境界,那也是如海似渊。

    几十年来潮起潮落,地仙高手不能说是如过江之鲫,那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唯独十八楼境界以上的高人少之又少,哪怕是公孙仲谋也未能踏足十八楼境界,可见十八楼境界是如何稀少难见。

    如今却是不知从哪横空出世一人,就让十八楼境界的太乙救苦天尊丢掉了一只胳膊,这让太乙救苦天尊在震惊之余,还有一丝荒谬之感。

    眼前之人的骨龄绝不会超过三十岁,怎么会有如此修为?

    是这世道变了?还是自己真的老了?

    不过不管到底如何,太乙救苦天尊都不打算就此退去,虽说这名不速之客取了他的一条臂膀,但对于十八楼境界的地仙而言,这不过是皮肉之伤,远远说不上就此分出胜负。

    太乙救苦天尊抬起自己仅剩的左手,天地之间随之出现风起云涌的壮阔景象,原本辽阔高旷的天空变成了一把剑,一把天地之剑。

    既然你一连用了剑三十、剑三十一、剑三十二,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便跳过剑三十三,还你一剑。

    剑三十四,天剑。

    将太乙救苦天尊斩落一条右臂的徐北游没有乘胜追击,哪怕是太乙救苦天尊开始蓄势剑三十四,他仍是没有出手打断的意思,似乎要堂堂正正击败太乙救苦天尊,不屑于现在出手。

    这是自傲,也是自负。

    在他看来,剑三十六中除了最后两剑,其余三十四剑都不足为虑,而剑三十五和剑三十六却只有剑宗宗主才能修炼,哪怕是当年叛出剑宗的萧慎也同样不得这两剑的半分皮毛,所以道门中的剑三十六只能是残谱,永远比不得剑宗的剑三十六。

    天剑,天即剑。

    太乙救苦天尊的左手猛然下落,整个苍穹随之下垂。

    百姓们常说天塌下来了,以此来形容某种不得了的大事情,可今天,天真的塌了下来。万幸此时是在江都城外,否则不知要有多少楼阁遭受无妄之灾。

    剑宗剑仙之所以被人誉为一剑可挡百万师,就是因为有这一剑。一剑之下,数万大军也要尸骨无存。

    徐北游抬头看了眼越来越低的苍穹,脸上竟是露出一抹笑意,不退反进,整个人冲天而起,立于半空中。

    徐北游以手中颤鸣不止的诛仙指天,轻声道:“有句古诗,叫做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此时应该叫做天垂平野阔,只是不见明月,更不见大江。”

    地面上的太乙救苦天尊默然不语,只是专心御剑,向天地借一份力,要以天地之力压死眼前之人。

    徐北游从嘴中吐出一口紫青色的雾气,微笑道:“那我今日便再添上一轮明月,再添上一条大江。”

    不等天幕完全垂落,徐北游已经是递出半剑。

    之所以说半剑,是因为受制于徐北游本身体魄的缘故,这一剑无法尽全功,可即便如此,这半剑也足以破去太乙救苦天尊的这式天剑。

    因为这一剑名为开天。

    剑三十六中的第三十六剑。

    一剑开天。

    夜幕像一块黑色的布,这一剑便是一把剪刀,将这块黑色的布从中一分为二。

    天幕上出现了一道缝隙,缝隙最初只有窄窄一道,一缕月光从中艰难透出,垂落人间。继而缝隙越来越大,终于露出天幕之后的一轮皎皎明月,整个大地一片银白。

    徐北游背对一轮明月虚空而立,持剑大笑道:“明月已来,江河应至。”

    说罢,他张口一吐,口中四九白金剑气如一道浩浩荡荡的大江挂于九天之上。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张口一吐就是半个剑宗。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