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持青锋且试天下
    徐北游伸手将玄冥摄入掌中,原本桀骜不驯的玄冥竟是如小家碧玉一般乖巧无比,将剑气神意悉数吸入体内之后,徐北游的双眼中紫青之色更盛,整个人竟是有些俯瞰天下的意味,望着满身尸火的转轮王,嗓音清冷道:“区区一介尸妖之属,也敢如此放肆?”

    转轮王沉闷嘶吼,虽然理智已经尚存不多,但是本能中仍是生出畏惧之意,想要上前却又忌惮于徐北游的气势如虹,迟迟不敢出手。

    徐北游反手将玄冥放回背后,不再去看转轮王,闭目沉思片刻,自言自语道:“如今剑宗竟是凋蔽至此,谁之过也?我之过也。”

    此时,转轮王最后残存不多的理智终于在熊熊燃烧的尸火中完全消失殆尽,执念彻底占据上风,不再顾忌徐北游的骇人气势,整个人卷起漫天尸火扑向徐北游。

    徐北游好整以暇,开始“缓缓”移动手中诛仙。

    这一刻,仿佛时间的流速都变得缓慢起来,可以清晰看到火焰燃烧挑动的痕迹,可以清晰看到转轮王已经残缺不全的脸庞上仍在喷涌着尸火的裂痕,转轮王整个人就像蜗牛一般一点点地向徐北游移动,与之相比,徐北游挥剑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已经是快到了极致。

    这是剑二十三,也就是在梦境中杀掉金身僧人的那一剑。

    数百年前曾经有位剑宗祖师点评剑三十六诸剑,曾这样评价剑二十三,“非是霸道王道,非是仙道诡道,非是剑气最盛,非是锋芒最锐,非是境界最高,非是道理最多,却最是玄妙。”

    只因此剑能否修成完全看个人机缘悟性,曾经有位剑宗宗主已经修完剑三十五,却仍是参不透剑二十三,即便是公孙仲谋也不过学得了大半剑而已。

    这一剑的最大不足便是那位剑宗祖师所说的,剑气不盛,锋芒不锐,若是遇到金刚不坏的人物,纵使万般玄妙也要无功而返,正如当初碧游岛一战,公孙仲谋用出剑二十三近得秋叶身前三丈处,最后却被秋叶以第一防御至宝玲珑塔挡下了那一剑。

    正因为如此,纵使这一剑玄妙无双,也只能在剑三十六中位列第二十三剑。

    可惜转轮王不是当世第一人秋叶,哪怕剑气不盛、锋芒不锐,剑二十三也不是他可以抵挡的。轻描淡写的一剑之后,转轮王直接在天幕上炸裂开来,宛若一朵碧绿颜色的璀璨烟花。

    徐北游反手负剑,不去看天幕上的残余尸火,淡然道:“道门,竟然张狂至此,谁之过也,我之过也。”

    话音未落,徐北游的身形就已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然在江都城外,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位刚刚被诛仙一剑穿心的太乙救苦天尊。

    徐北游面无表情道:“除了一个不得飞升的青尘,尘字辈中竟然又出了你这么个人物。”

    太乙救苦天尊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人物震惊非常,顾不得自身伤势,身形瞬间向后退出数十丈,谨慎问道:“阁下是谁?”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将诛仙横剑身前,早已失去束缚的白发肆意飘拂,并没有如何剑气漫天的异象,却自有一股持剑且试天下的豪迈气概,即便是天上剑仙也不过如此。

    太乙救苦天尊望着诛仙,平复下自己骤起波澜的心境后,将许多埋藏已久的记忆重新翻了出来,平静道:“既然能够自如驾驭诛仙,那么阁下定是剑宗中人,只是当年定鼎一战之后,剑宗有名有姓之人,自公孙仲谋之下共计三十二人悉数战死,除萧慎投效道门之外,只余公孙仲谋和张雪瑶二人逃出生天,恕我愚钝,实在想不出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满头白发的徐北游淡然道:“既然想不出来,那就不要想了,你又是谁?”

    这里徐北游所问的“是谁”,自然不是问太乙救苦天尊这个代号,而是问他在成为第一大执事之前的身份。

    然后徐北游补充了一句很是俗套又很是霸道的话语,“我剑下不杀无名之鬼。”

    太乙救苦天尊没有动怒,平静道:“久在镇魔殿这方冥土地狱,早已忘却阳世姓名。”

    徐北游点点头,说了个好字。

    被他横于身前的诛仙剑身上重现出现两条纠缠气龙,一紫一青,

    太乙救苦天尊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方才将自己穿心而过的诛仙,略有三分忌惮,伸手虚握,手中再次出现一柄由寒气凝结而成的冰剑。

    面对这个横空出世的“徐北游”,太乙救苦天尊除了最开始的震惊外,一直保持着不惊不怒的平静心态,而他之所以能有这份心境,除了本身十八楼境界的底蕴之外,更多还是因为他早年的许多经历。

    他本身并非是齐仙云这般年纪轻轻便惊才绝艳的人物,早年的他甚至可以说是籍籍无名,当他的师兄们诸如青尘、无尘、天尘等人已经开始在修行界中展露头角时,他还在传法宫中翻读一本驭鬼阴符经,当他终于可以下山行走时,他的师兄们早已是名动一方的名宿人物,当上官仙尘独步天下无敌手时,他也不过是略有薄名而已,而且这个薄名也有很大的水分,若是把他道号中的“尘”字去掉,又有几个人会把他放在眼中?

    与同辈人相比,他实在太不起眼了,他更像是那些天才们背后的陪衬。

    他之所以能够大器晚成,还是因为一桩机缘。

    当年天枢峰主青尘叛出道门之后,掌教真人紫尘提前飞升,首徒秋叶威望修为不足,主事峰主天尘掌握大权,开始着手清理青尘同党,同时也借此排除异己,在玉清殿议事之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肆株连就此展开,数以百计的道门真人、弟子被投入镇魔殿和慎刑司中,尚还年轻的太乙救苦天尊也不幸在此之列,被抓进了镇魔殿中。

    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件祸事恰恰成了他的机缘,在镇魔殿中他遇到了叛出剑宗的剑仙萧慎,经过一番外人不得而知的经历后,他从萧慎的手中学到了剑三十六残篇。

    有句老话叫做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太乙救苦天尊也许就是如此,修行道门法诀进展缓慢的他,在修习剑三十六之后堪称是突飞猛进,修为境界一日千里,竟是以囚犯之身突破地仙境界。

    谁也没能想到当年庸庸碌碌的他竟是如此大器晚成。

    此时主事大峰主天尘已经飞升,曾经的首徒秋叶继任掌教大位,初掌道门大权的秋叶力排众议将他从镇魔殿释放,安排他在玄都紫霄宫清修,若无秋叶的同意,不能离开玄都半步。

    从此之后,他的境界修为始终稳步上升,当秋叶登顶十八楼之后,他也已经距离十八楼的境界不远,直到贺牢山一战惨败,大真人明尘引咎辞去镇魔殿殿主之位,尘叶临危受命就任镇魔殿殿主,他这才抛弃自己的本来道号姓名,成为镇魔殿的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

    历经大起大落之后,他的心态呈现出两极分化,静时如止水,动时若疯魔,归根究底还是因为那十几年的镇魔殿囚禁生涯给他的心境留下了极大的隐患,这也是他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的原因之一。

    太乙救苦天尊缓缓说道:“阁下说剑下不杀无名之鬼,可谁生谁死还犹未可知。”

    徐北游将手中诛仙遥遥指向太乙救苦天尊,以完全不似徐北游的嗓音道:“一试便知。”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