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城池倾塌龙碑覆
    江都城内,徐北游同样递出一剑。

    这一剑是剑三十六中的王道剑,剑十三!

    相比起完全就是以势压人的剑三十,剑十三虽然同样是剑气磅礴,但是于敌于己都存有余地,没有反噬之虞,不过不会伤己的同时也就没了剑三十那般无与伦匹的威力,只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这一剑汇聚了徐北游的全部修为,又裹挟了玄冥本身的剑气,竟是硬生生地破开了转轮王的镇妖塔。

    只是破开镇妖塔后,这一式剑十三也就变成了强弩之末,被转轮王轻描淡写地化解去,然后趁着徐北游用完剑十三后气机浮动的时机,整个人猛地贴近徐北游,双手交叠狠狠地在徐北游的胸口上一推,后者整个人向后飞出,连续撞碎了三道墙壁才轰然落地,被一堆砖瓦废墟埋住。

    转轮王冷着脸摘下自己的一只手套,露出那只苍白到没有半分血色的右手,接着五指上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至九寸之长,通体闪烁着幽黑光泽。

    这次起死回生的经历对于转轮王而言,倒也不完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如今他的身体有了几分铜甲尸的特异,以阴符经中的几种秘法练成了这门名为元屠的玄通,其锋利程度更甚于寻常凡铁所铸的刀剑,用来取下徐北游的人头是再合适不过。

    转轮王五指并拢,指甲如剑,大步走向废墟。

    废墟下伸出一只手,接着伴随着哗啦一声,徐北游拄着玄冥缓缓起身,只是气色晦暗,周身气机渐有溃散之态,显然是受创不轻。

    转轮王脚步不停,讥讽笑道:“就凭你一个区区鬼仙境界,即便是手里拿着公孙仲谋的佩剑,又能奈我何?今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徐北游没有说话,双手拄着玄冥,只是死死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转轮王。

    转轮王心中冷笑,剑宗宗主公孙仲谋的确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人物,若是他还活在世上,自己这辈子恐怕复仇无望,可既然他已经死了,剩下的剑宗不过是一群孤儿寡母,这次借着第一大执事出山的东风,他不但要将这个继承了公孙仲谋衣钵的年轻人就此斩杀,还要让凝聚了公孙仲谋半生心血的剑宗再次倾覆。

    现如今这小子被自己抓到了行踪,刚刚的一番交手更是被自己生生震破下丹田气海,废去了他的龙虎丹道修为,这让转轮王有一股仰天大笑的冲动,公孙仲谋你若在九泉之下有灵,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传人落到今日下场,可会后悔当日所作所为?

    如今自己修为大损,若不是镇魔殿最近损失惨重,怕是早就保不住第十大执事的位置,如果这次能杀掉剑宗少主,立下大功一件,那么日后未必不能以此为契机离开镇魔殿,去其他殿阁就任一殿之主,虽说比不得镇魔殿这般势大,却也能安稳弥补修为,求一个善终。

    转轮王望向徐北游的眼神炙热,仿佛是色中饿鬼瞧见了不着寸缕的绝色美女,马上就要猛扑上去肆意而为。

    徐北游因为气海破碎的缘故,周身气机溃散,甚至藏在脊椎深处的诛仙剑气也有了失控迹象,此时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转轮王向自己走来。

    转轮王并不急着要立刻杀掉徐北游,正如他方才所说,杀人不是唯一目的,他还要在杀人之前泄恨,要让徐北游生不如死。

    只见他随手一挥,徐北游胸前的衣衫撕裂出一道横向口子,接着徐北游的胸膛上暴起一连串的血花,血肉翻开,深可见骨。

    转轮王五指如钩向前一抓,五道如同利剑一般的指甲瞬间又在徐北游的身上刺出五个血洞,然后徐北游便被他生生提了起来,双脚离地悬空,好似是待宰的家禽。

    转轮王冷笑道:“没了公孙仲谋夫妇,没了韩瑄给你撑腰,你算个什么东西?剑宗少主?剑宗首徒?狗仗人势的东西!”

    徐北游已经是浑身浴血,但仍旧是紧紧握着玄冥,吃过一次大亏的转轮王用另外一只手屈指一弹,打落徐北游手中的玄冥,这才接着说道:“听说你还与那位大齐公主有些关系?怎么,觉得剑宗的船太小,容不下你,一山望着一山高,想要再傍上朝廷的大船?”

    转轮王一甩手将徐北游整个人甩飞出去,待到徐北游重重落地,阴毒开口道:“说来也是,你的养父韩瑄如今高居内阁次辅之位,这可是仅次于蓝玉的位置,待到他斗倒了蓝玉,那便是权倾朝野的人物,你若是再做了驸马,锦上添花不说,还能让你们爷俩和萧家成为一家人,这等天大的好事哪里去找?”

    转轮王举起变为元屠的右手,长长的指甲在斜阳残光中泛出猩红的光泽,轻声道:“不过这些都跟你无关了,今天我杀了你之后,你只能去黄泉路上做这等白日美梦了。”

    徐北游平躺在地上,不一会儿身下就形成了一个血泊。

    他躺在血泊里,意识开始渐渐模糊。

    都说人在将死时,会浮光掠影地回忆起自己这一生的经历,此时在徐北游的眼前就浮现出一幕幕往事。

    从小方寨外的断崖起,那个握着夏蝉的稚童,到如今江都城中,身负四把名剑的剑宗少主,一路的跌跌撞撞,一次次的险死还生,有得有失,有悲有喜。

    此时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爬到了这么高的位置,经历了这么多的人和事。

    这都是以前的他不敢想的。

    最后,公孙仲谋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曾经记得师父对自己说起过,沉下心来慢慢熬,熬着熬着就出头了,就像踩着别人上位,若是哪一天,你发现前面再无人可踩时,那你就已经是人上人。

    成为人上人是徐北游最质朴的愿望,不管是去帝都见某个人也好,还是实现师父的遗愿重振剑宗也罢,都是从这个最初的愿望上延伸开来的。

    徐北游有些不甘心。

    他还未曾见识另外一个世界的风景,他还没有实现师父的遗愿,他还没有兑现与那个女子的承诺,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

    他不想死在这儿,死在这条不知名的小巷中。

    徐北游脑海中猛然闪过一抹画面,那是一轮冉冉清月,高悬于夜空之上,在夜空之下则是一座正在熊熊燃烧的城池。

    在似梦似醒的恍惚之间,徐北游仿佛成为了画中人。

    徐北游站在夜空中,头顶清月洒落皎白光辉,脚下则是熊熊燃烧的城池,火光如血。他想低头去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这具身体,仿佛他只是一个过客,在看一段已成往事的回忆。

    一道身影冲破火海飞上夜空,气势骇人,使得整座城池都在震动,此人的修为境界比起徐北游见过的许多地仙高人高出不知凡几,可不知为何,徐北游却是没有半点畏惧之心,反而是生出一股不过如此的豪气。

    然后徐北游看到“自己”举起了一把剑,剑锋在月光下清亮如水。

    这把剑,很熟悉,也很陌生。

    下一刻,所有的画面变得支离破碎,徐北游的视角不再局限于这个持剑之人,转而以第三视角出现在夜空上。

    向下俯瞰,徐北游只看到一道身着白衣的身影将另外一人斩去头颅。

    失去了头颅的地仙高人坠入城中,城池开始轰然坍塌。

    一座刻着龙字的巨壁在烈火中倒下。

    徐北游忽然想起了那把剑的名字。

    诛仙。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