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仙人之下十八楼
    江都城外,剑气冲霄汉。

    上官青虹的这一剑,尚未出手便已经是尽显锋芒,云消霄散,似是要直通九天之上。

    以年龄而论,上官青虹还要年长于公孙仲谋,如今已经是近乎百岁高龄。人生七十古来稀,相比起一众凡夫俗子,上官青虹可以算是活了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极长的人生中,上官青虹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有好几次都差点要把他淹死,只是他运气好,全都挺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的风浪,他怕是要抗不过去了。

    镇魔殿三十六位大执事,其中只有前十人才是地仙境界,单以境界而论,上官青虹尚且要高于排名第七的秦广王,若是在上官青虹手持诛仙的情形下,哪怕是对上位列第二的酆都大帝或是位列第三的地藏王,他也是怡然不惧。

    但是位列首位的太乙救苦天尊与其他九人不一样,甚至可以说其他九人加起来都未必能比得过这位第一大执事。

    对上这位第一大执事,哪怕是手持诛仙,上官青虹也不觉得自己会有半分胜算,如果想要战而胜之,换成公孙仲谋还差不多。

    所以面对太乙救苦天尊,上官青虹能做的就只有死战。

    唯死战而已。

    只见上官青虹双手持剑,向前斩落。

    冲霄剑气如同银河倾泻一般从天挂落,飞流而下。

    太乙救苦天尊仍旧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拢,然后轻轻一抹。

    这一抹即是一剑。

    没有浩荡剑气,没有天地异象,但这一剑却丝毫不输给上官青虹的倾力一剑。

    接下来的一幕堪称是人间奇景,一道纯粹由剑气组成的横贯银河出现在太乙救苦天尊的身前斜上方三丈处,将从天而落的诛仙剑气截住,两者相触,只见剑气疯狂涌动流转,却又各自不沾分毫,大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架势。

    太乙救苦天尊将双手负在身后,抬头望着两道剑气,喃喃自语道:“这就是诛仙剑的剑气?似乎有点名不副实啊?到底是剑不行,还是拿剑的人不行?”

    上官青虹没有说话。

    太乙救苦天尊一挥大袖,两道剑气同时烟消云散。

    十八楼的境界玄妙无比,放眼当世,能够踏足十八楼境界的至多不过一手之数,慕容玄阴踏足十八楼境界之后,纵使秦穆绵等地仙高人在他面前也如同孩童一般,若不是他太过自负托大,非要以太阳真剑去硬撼诛仙,绝不会受此重伤。

    换而言之,若是慕容玄阴真的动了杀机,从最开始便痛下杀手,张雪瑶未必有用出诛仙一剑的机会,说到底还是慕容玄阴处处留手,那三名女子却是拼死一搏,又有诛仙这把不可以常理揣度的仙剑,这才让十八楼境界的慕容玄阴功败垂成。

    在太乙救苦天尊看来,慕容玄阴不是败给了旁人,而是败给了他自己,输在自负二字上面,想着不杀人便把事情做成,哪有这般好事?所以太乙救苦天尊这次前往江都,早已是下定决心要重开几十年未破的杀戒,甚至是不吝于大杀四方。

    掌教真人求飞升,不敢轻易沾染血债因果,怕折了自身福德道行,他此生飞升无望,却是没有这个忌讳。

    十八楼和十八楼之上,看似是一步之遥,实则是天差地别。十八楼再高,那也是在地上,可如果踏出了迈向楼外的一步,那便是去了天上,两者天壤之别。

    正因为如此,公孙仲谋可斩得十八楼境界,却仍旧是死在了十八楼之上的掌教真人手中。

    只有跻身十八楼之上,才真正算是飞升有望。

    正所谓仙人之下,唯有十八楼而已。

    如今掌教真人正在玄都闭关,完颜北月久不履中原,慕容玄阴重伤,偌大一个江南,又还有谁能够阻他?

    太乙救苦天尊屈指一弹,一点星星剑气激射而出,起先只是渺渺一点,继而越来越大,来到上官青虹身前三丈处时已经是如同水缸大小。

    上官青虹的身形岿然不动,手中诛仙横于身前,不仅是将这道剑气一分为二,剑身上更是自行激发出一道剑气,朝着太乙救苦天尊反射回去。

    接着上官青虹顺势而动,一剑接着一剑,只见得无数剑气随着那道反射剑气朝着太乙救苦天尊激射而去,一道剑气连着一道剑气,好似一条狰狞剑龙,蔚为大观之景。

    太乙救苦天尊挥动大袖往下一拍,以掌心抵住狰狞剑龙的龙首,任凭剑气肆虐,却不能伤其手掌分毫。

    然后就见太乙救苦天尊一扬手,剑气直冲天际,激散云霄。

    大袖飘摇,满头白发浮动,愈发衬得太乙救苦天尊气态混淆难明,不知是仙是魔。

    不见他有何动作,身后白发狂乱舞动,根根如同利剑,向着四周延伸蔓延开来。

    上官青虹屏息凝神,这次由横剑变为竖剑。

    无数白发被这一剑斩成两截,随即又有无数白发生出,似如野火烧不尽的野草一般。不过终究还是诛仙的锋利更胜一筹,锄草比草长更快一些,白发渐少,剑气渐多。

    下一刻,上官青虹猛然向前踏出一步,情势变化之快,即便是太乙救苦天尊也倍感始料不及。

    太乙救苦天尊本以为上官青虹的境界修为远低于自己,即便是手持诛仙也不足为虑,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终究是小觑了这位如今在剑宗中辈分年龄最高的剑仙。

    诛仙杀的就是仙人。

    剑三十六也本就是杀仙人的剑道。

    剑二十八。

    在太乙救苦天尊的面前有十二道剑气巨柱立起,接天连地,在天幕上造就出一副风起云涌的异象。

    一人一剑结剑阵。

    一座杀意凛然的剑阵凭空而生。

    这便是剑三十之前号称杀伐最强的一剑。

    上官青虹立于剑阵正中位置,两只大袖翻滚飘摇露出手腕小臂,然后缓缓举起手中的诛仙。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十二道剑气巨柱之间有一柄柄完全由剑气组成的长剑缓缓浮现,栩栩如生,数量足足近千,交织成一张巨网,剑尖全部指向太乙救苦天尊。

    剑意凛然,剑气凛然,杀意凛然。

    这一刻万籁寂静,只有剑阵之内的所有气剑如同真正的三尺青锋一般欢快颤鸣。

    当日碧游岛一战,同样是剑宗和道门,同样是手持诛仙,公孙仲谋曾以此剑迎战掌教真人秋叶。

    今日,还是如此,只是换成了上官青虹与太乙救苦天尊。

    上一次是剑宗输了,这一次又是谁输谁赢?

    太乙救苦天尊收回自己的三千丈白发,抬头望着这方剑阵,沉默片刻后轻声道:“有点意思,终于是拿出点真本事了。”

    说话间,太乙救苦天尊满身已是紫金之气,宛然如得道仙人。

    上官青虹没有急着出手,平静说道:“事到如此已经无他话可说,请前辈入阵一观,见个分晓。”

    太乙救苦天尊说了个好字,身形飘然入阵。

    几乎就在他入阵的同时,上官青虹手中的诛仙随之斩落。

    上官青虹的神情在决然中又带着几分释然放下,仿佛如释重负,“老朽今日便要为我剑宗续上一炷香火。”

    剑如雨落。

    真是好大的一场剑雨。

    在太乙救苦天尊的上下四周布下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天罗大网。

    这便是上官青虹的正式第一剑。

    剑二十八,自成剑阵。

    太乙救苦天尊宝相庄严,面对从天而落的连绵剑气,一动不动,只是依靠身周的紫金气机抵御,不伤分毫。

    仙人之下,唯有十八楼而已。

    我既已是十八楼的境界,区区剑阵又算得了什么?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