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江都城内转轮王
    夕阳西坠,天空中有大簇大簇的火烧云熊熊燃烧着,江都这座历经千年风雨的雄城在血红残阳中,仿佛是一名垂暮老人昏昏欲睡,两者相映,交织成影。

    有一黑影背对夕阳立于城头之上,看不清面容。

    镇魔殿前十位的大执事中,这次总共出动了六位大执事,分别是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第二大执事酆都大帝,第三大执事地藏王,第四大执事阎罗王,第五大执事中央鬼帝,还有一位藏在暗处的第十大执事转轮王。

    前五位大执事是为了对付各路地仙高人,最后一位转轮王则是另有要务,那就是抓捕剑宗少主徐北游。

    转轮王,已经死过一次,在西凉州的敦煌城外死在了公孙仲谋的剑下,肉身被毁,只存一缕神魂逃回镇魔殿众,被酆都大帝与地藏王联手以生死轮秘法起死回生。

    如今他的境界勉强维持在地仙的门槛上,虽说已经摇摇欲坠,甚至是朝不保夕,但对付一个还卡在人仙门槛上的徐北游却是不难。

    城头上的黑影一跃而下,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消逝不见。

    下一刻,人影出现在一座三层建筑的檐角上,冷冷凝视着脚下的街道。

    按照镇魔殿安插在剑宗内的眼线回报,徐北游现如今仍在江都城中,不过并不在公孙府之中,想要找到他的行踪还要费一番手脚,毕竟偌大一个江都城,人口以百万计,其中也不乏各类修士高人,想要从中找出一个徐北游,几乎是大海捞针,即便他是地仙境界的修为,即便他有许多常人难知的玄通手段,做起来仍是十分艰难。

    此时的转轮王再没有以前身着广袖道袍时的仙风道骨,整个人裹在一件密不透风的紧身衣袍中,脸上覆着青铜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头上戴着一顶斗笠,压得极低,不像是有大真人名号的道门高人,反倒更像是个无名杀手。

    这次死而复生的经历,不但让转轮王的修为大受折损,而且性情也是大变,现在的他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报当日之仇。

    只是公孙仲谋已经身死,按照父债子偿的道理,那么徐北游便要理所当然地承担下这份恩怨。

    另一边,徐北游独自一人走在一条狭窄小巷中,出了这条小巷,再过两条街道就是千金楼的后门,只要到了那儿就算是暂时安全。

    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让当初那个从穷乡僻壤走出来的初生牛犊,成长为如今已经可以在江都城中站稳脚跟的剑宗少主。

    在其他人看来,徐北游其实与他的师父公孙仲谋并不是完全相似,因为公孙仲谋出身于豪阀世家,许多东西已经刻到了骨子里,不管后来如何落魄也抹杀不掉,而徐北游却是出身于平民寒门,不管他如何去学习模仿,终究是不是那般自然而然。

    若是上官仙尘在世,他就会发现自己这个徒孙更像自己的师尊许麟,同样是发迹于寒门,也同样是心性极佳,不过两人也有一点不同,许麟是从最底层的剑宗外门弟子做起,一路披荆斩棘地做到剑宗首徒,堪称是实至名归,最后继任宗主大位时几乎没有反对声音。而徐北游则是一开始便被剑宗宗主公孙仲谋收为弟子,所以他这个少主很难服众,时至今日才算勉强把质疑声音平复下去。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注定要经历许多波折才能登上剑宗宗主的位子,无论是剑宗内的,还是剑宗外的。

    马上就要走到巷子尽头时,徐北游忽然停下脚步,背后的玄冥响起一声颤鸣,瞬间剑气大盛。

    剑器通灵,遇敌则鸣,剑宗十二剑更是如此,尤其是殊归、玄冥这等名剑,其灵性几乎可以比拟所谓的秋风未动蝉先觉。

    只不过这声示警却是给徐北游惹来了大麻烦,如果徐北游是玄冥的主人,人剑相通相合,倒也无妨,可偏偏徐北游现在只能算是玄冥的半个主人,而玄冥又戾气太盛,一声示警之下竟是牵动了剑气。

    在地仙境界高人的感知中,此等剑气几乎如同黑夜中的明灯,故而常有地仙高人用这等手段来行邀战之事。

    这一瞬间的剑气涌动自然没能瞒过转轮王的感知,他先是一愣,继而开怀笑道:“找到你了。”

    话音未落,站在檐角上的转轮王已是缓缓消失不见。

    徐北游也感觉到情况不妙,反手握住背后的玄冥,双脚在地面上踩踏出一圈裂痕,整个人向前激射而出。

    不过还是晚了一步,一只包裹在皮革手套中的手掌蓦地出现在徐北游的视线中,然后迅速放大。

    徐北游不知道来袭之人是谁,但在这一瞬间他还是判断出此人的修为绝对高出自己,甚至比人仙巅峰的赤丙还要高出一线,绝不是自己可以正面力敌的。

    既然打不过,徐北游也不是死扳教条不放的性子,理所当然地要避其锋芒,然后再伺机往千金楼退去。

    徐北游猛地拔剑,剑气汹涌如江河,在他身周十几丈内,剑气翻滚起伏如江潮,而他则是在剑气的掩护下往小巷尽头狂奔。

    下一刻,在徐北游的耳畔响起一声嗤笑,虽然声音不大,但对于徐北游而言却是如同炸雷一般,不等他有所反应,那只手掌已经穿越了漫天剑气,悄无声息地印在他的小腹上。

    徐北游整个人腾空飞起,将一面墙壁轰然撞碎,尘埃四起。

    好在徐北游修炼无上剑体已经小成,而转轮王又修为大损,只比赤丙高出一线,这一掌虽然厉害,却也不至于让徐北游如何,最多不过是些许轻微伤势。

    徐北游撞碎墙壁之后,没有半分还手的意思,而是借着这一掌之力向后急退。

    转轮王自然不会就此放任徐北游离去,身形后发先至,瞬间追上急退的徐北游,又是一掌拍下。

    这次徐北游终于看清了偷袭自己之人的真面目,来不及思考太多,猛地止住后退身形之后,以手中玄冥用剑二,整个人不动如山,硬生生地接下这一剑。

    下一刻,徐北游的双脚下陷,以他立足处为圆心,出现了一个碗状的凹陷。

    转轮王屈指连弹,四点荧光落在徐北游的四周方位,接着他手中结成反天印,只见以四点为基础,四面由元气构成的青色“墙壁”凭空立起,将徐北游环绕其中。

    画地为牢。

    这门法决又名镇妖塔,只有地仙境界才能用出此法,初始只有四面墙壁,每多一重楼的修为便能多凝结出一重塔。

    十八重楼的境界便是十八重塔。

    如今转轮王只有地仙一重楼的境界,虽然只能凝聚出四面墙壁,但也足够让徐北游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转轮王望着徐北游,嘶哑笑道:“徐北游,你可知道我是谁?我被你师徒二人害成今日这般模样,做梦都想要讨还回来,既然公孙仲谋已经死了,那我只要再将你杀死,便是功德圆满。”

    道门与剑宗相斗千余年,道门诸般玄妙法决浩如烟海,而剑宗就以一部剑三十六应对,可以说只要修为足够,那么剑三十六可以破尽道门万法,毕竟创出剑三十六的剑宗开派祖师,也曾经是道门中人,也曾博览道门万法。

    徐北游没有急着出手,平举起手中玄冥,平静说道:“想来你也是镇魔殿中人,我剑宗素来与镇魔殿势不两立,所以今日我不去问你姓甚名谁,说到底不过是分出个生死而已。”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