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东海魏国萧怀瑜
    天下者,四海也。

    四海者,东、西、南、北也。

    东海之上有岛,约有三州之地大小,自成一国,自古为中原朝廷之藩属国,名为卫国。

    大郑简文五年,定鼎一战,萧皇大获全胜,江南陆谦覆灭,天下大定,萧皇于东都城外祭天登基,立国号为大齐,改元黄龙,追封其父萧烈为武祖皇帝,册封其异母弟萧瑾为魏王。

    次年,魏王萧瑾与水师都督羊伯符奉萧皇旨意,率军渡海征讨卫国。

    萧瑾大军于九仙郡登岸,历时三年攻陷卫国全境,顺势灭去张氏、公孙氏两大卫国豪阀,叶氏、慕容氏、上官氏臣服,萧瑾上奏朝廷,萧皇将卫国改为魏国,并将其封为萧瑾封地。

    卫国,或者说魏国,曾经的主人是世代居于此的张氏以及与张氏并列的其他几大高阀,现在的主人则是萧瑾。

    萧瑾,字怀瑜,其父是武祖皇帝萧烈,其母是大郑神宗皇帝之妹陵安公主,因为其母出身之缘故,素来为父兄所不喜。

    只因萧瑾生而知之,是为谪仙大材,且精于谋略,萧氏父子又不得不用他,几经起伏之后,萧瑾权势日重,与蓝玉、林寒二人并列。以至于萧皇登基之后,萧瑾与林寒已成尾大不掉之势,萧皇不得已行壮士断腕之举,将林寒和萧瑾二人分别封王,一在西北草原,一在东海魏国,又使蓝玉坐镇中枢,这才将两人彻底排除在中原朝廷之外。

    若是萧皇在世,不管两人在朝还是就藩,都闹不出太大风波,可若萧皇去了,谁又能压住两人,尚还年轻的萧玄?还是一介女流的林皇后?单凭一个蓝玉孤木难支,孤儿寡母一个不慎就要被这两位手握大权的“亲戚”给架空了。

    想来萧皇在定鼎一战后便知晓自身境况,明白此世长生无望,所以早早为新君布下了后手。

    如今萧皇已逝,萧瑾独掌魏国于海外逍遥二十载,军政大权尽在他一人之手,与一国之君别无二致。

    如今在当年张氏府邸的基础上,又兴建了一座恢宏王府,或者干脆说是王宫,王宫绵延十数里,占地二百余亩,放眼天下,仅次于占地千余亩的皇城帝宫。

    从魏王宫的东北门出去再走十里左右,便距离码头已经不远了,这处码头被划作军用,专事停靠战船,周围方圆二十里内戒备森严,等闲人等不能靠近半分。

    今天的码头上走来一行人,为首男子身着玉白色宽袖蟒袍,未曾戴冠,只是以一枝白玉簪束住发髻,虽然已经是半百面容,但是皮肤细腻光滑,瞧不出半点岁月沧桑的痕迹,仍旧能称得上面如冠玉四字。

    相较于年轻人,这位男子的气态更加威严,只是这份威严并不流于表面,而是藏在一举一动之间,并不刻意端起架子,却自有一份从容自在。

    在男子的身后则是一众随行之人,有身着官袍的,也有披甲戴胄的,最惹人显眼的却还是一位老妇人,衣着华贵,气态威严,面容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的秀美。

    老妇人仅仅落后男子半个身位的距离,一行人走上栈桥,然后沿着舷梯登上一艘三层战船的上层甲板。

    老妇人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尽是战舰森森,忽地有些感慨。

    她是历经卫国和魏国两代的老人,早年何时见过卫国有这等气象?若是当年的卫国有这等水师战舰,又如何会被不过三五万的江都水师于九仙郡登陆,然后被人家一扫而平。

    她忍不住看了身旁的男子一眼,虽然两人已经是一甲子的旧相识,但此时仍旧是生出许多由衷敬佩,跟随父兄十年逐鹿,最终换回一个魏王头衔,到底是亏是赚,如今已经不好去说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魏王这个头衔绝对是实至名归,没有半分虚假。

    身着玉白蟒服的男子正是如今魏国的主人,魏王萧瑾。

    齐王萧白被视作诸王第一,但是有个前提,那便是魏王萧瑾不入朝。只有魏王不入朝,齐王萧白才能排班诸王第一,若是魏王入朝,即便是潜龙在渊的齐王也只能屈居次席。

    哪怕是当今皇帝陛下也要称一声叔王。

    萧瑾撩起袍角,用脚上云履在甲板上轻轻踩了踩,笑道:“当年本王登陆卫国便是用了这种大福船,此船柁楼三重,底尖上阔,首尾高昂,能容二百余人,这样的船,本王现在有一千余艘,足以承载大军二十余万。”

    老妇人,也就是叶家老太君叶夏,轻轻道:“大军二十万又如何?还不是困于一隅之地。”

    萧瑾笑着摇了摇头,望向远方海平线处的碧蓝海空,道:“朝发夕至,不过须臾之间,天翻地覆,只为一顶白帽。”

    叶夏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好大的志向啊,当真是心比天高,可偏偏你的命却一点不薄,堪称是享尽人间尊崇,也不怪萧皇当年要将你放逐到这海外之地,委实是因为你……”

    叶夏稍稍压低了声音,缓缓地一字一句道:“其心可诛!”

    “其心可诛?”萧瑾以两指挽起自己的一缕发丝,笑道:“这四个字用得好,我这心思呐,当年没能瞒过父亲,更没能瞒过兄长,可诛,却偏偏又诛我不得,故而只能将我放到这海外之地,又让我无旨意不得踏足中原半步,以期让我老死在这儿。”

    说着萧瑾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蟒袍,“我大齐蟒袍以青、赤、黄、白、黑五色为正色,其中以黑为尊,黄次之,赤再次之,最后才是这青白二色,又因白色与黑色相对,故而白色排在了最后一位,本王堂堂魏王,号称是诸王之首,却偏偏得了这么件白色蟒袍,兄嫂的厌憎之意,可见一斑啊。”

    叶夏淡然道:“可惜萧皇和林皇后打错了算盘。”

    萧瑾笑出声来,摆了摆手道:“不是我那兄嫂打错了算盘,而是他们死得太早。”

    他张开双手,抖了抖衣袖,道:“其实白蟒袍也挺好的,瞧着比那黑色的蟒袍亮堂多了。”

    说着他摸了一下头顶,笑道:“就是少了一顶白冠。”

    叶夏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问道:“镇魔殿那边动手了?”

    萧瑾背负起双手,望向中原齐州方向,淡淡道:“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

    叶夏冷笑道:“我那兄长的性子比你的兄长好不了多少,身居高位之后便忘却了血肉亲情,我在他那儿还比不得一个外人,这些事情,他是不会对我透露半分的。”

    萧瑾望向天空,轻声道:“我们两个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一个皇帝,一个掌教,心有天下万方,所谋甚大,不是我们这些小打小闹可以比拟的。镇魔殿那边,我的确是熟稔一些,不管是尘叶也好,还是第一大执事也罢,都有几分交情。”

    “这次镇魔殿出手江都,看似是箭指剑宗,实则却是意在朝廷。”

    “朝廷和道门两看两相厌,我便借道门的手去试探朝廷,看看我那位侄儿到底是怎么个反应。”

    “若是他忍下了,我就当道门平白捡了个大便宜。”

    “若是他忍不下,那我也不介意添些薪柴,让这把火烧得再旺一点,一个崇龙观灭门还远远不够,若是能让江都城内的道术坊和紫荣观鸡犬不留,这火候才算足够。”

    “这样,我们就能等着掌教真人再次下山。”

    “这样,我也能看一看我那位兄长是不是真的死了。”

    叶夏面无表情,但藏在袖下的手掌却是微微颤抖。

    萧瑾呵呵笑道:“差点忘了,还有草原上的那个莽夫,如果再让他趁火打劫,那可就真是大事有望,大业可期。”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