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城内城外皆决然
    凡是称呼张雪瑶为夫人的,那必然是公孙仲谋身边的老人,凡是称呼她为代宗主的,则是剑宗弟子,只有卫国老人才会按照以前的习惯称呼她为公主,因为当年的张氏坐拥卫国,张氏家主即是卫国国主,故而出身卫国张氏的张雪瑶与出身草原林氏的林银屏曾经一起被大郑朝廷册封为公主。

    眼前这位常年跟随在张雪瑶身边的中年女子正是当年卫国张氏的老人,比起张安等人更得张雪瑶的信任,是实实在在的心腹亲信。

    张雪瑶在这时候派她过来,显然事态已经到了颇为严重的地步。

    徐北游的脸色越发凝重,“还请师姐详说。”

    女子道:“镇魔殿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酆都大帝、地藏王、阎罗王、中央鬼帝一起直奔江都而来,势要夺取诛仙并置我剑宗于死地,现如今情势危急,所以还请少主先去千金楼暂避一二,待到此事过去之后,再作计较。”

    徐北游缓缓问道:“若是……此事过不去呢?”

    女子顿了一下后,沉声道:“那就请少主见机行事,为我剑宗留下最后一线生机。”

    徐北游闻言沉默许久,点头道:“我知道了。”

    女子微微一笑,虽然是在紧急关头,但还是忍不住称赞道:“曾经听闻少主每逢大事有静气,今日看来果真不虚。”

    徐北游摆了摆手,苦笑道:“师姐这时候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敢问师姐接下来要往何处去?”

    女子没有丝毫隐瞒的意图,直截了当道:“江州。”

    徐北游略微沉吟后开口道:“徐某有个不情之请。”

    女子点点头:“少主请讲。”

    徐北游看了宋官官一眼,然后转过头来语气平静道:“徐某想请师姐将这丫头一起带去江州,至于江都城这处是非地,留徐某一人就足够了。”

    未等女子回答,宋官官已是开口道:“奴婢自当与公子同进退,怎么能弃公子而去?”

    徐北游摆了摆手道:“不是让你弃我而去,而是对你另有安排,你待会儿就给张安和御甲等人传信,剑气凌空堂上下全部撤出江都,镇魔殿的五大执事亲自出手,肯定要将朝廷牵扯进来,几方斗法,到时候必然会是一方乱局,我们化整为零,反倒是更容易从乱局之中脱身。”

    宋官官轻咬着嘴唇,仍是倔强问道:“那公子呢?我们都走了,公子留在江都城中岂不是变成了坐困孤城?“

    徐北游被大袖遮掩住的左手轻轻握成拳头,沉声道:“你们都可以走,但是我不能走,一则是因为我乃剑宗少主,事到临头怎能临阵而逃?二则是因为镇魔殿的人也不会放任我这个知晓剑宗无数机密的首徒安然离去,我若与你们一起走反倒是会连累你们。”

    宋官官还要说话,徐北游已经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语气坚定且不容置疑道:“走!”

    宋官官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能再说出什么,最后低下头去,低声道:“是。”

    秋风萧瑟,徐北游转身往江都城内走去,在斜阳下背影被拖得老长,显得形单影只。

    在徐北游经过城门洞时,宋官官猛地抬头,高声道:“公子!”

    徐北游停下脚步。

    宋官官又低下头去,轻声道:“保重。”

    徐北游没有转身,松开握紧的拳头,挥了挥手。

    ——

    日头坠落西下,越来越低,天色愈发黯淡,暮色渐浓,官路上几人的背影也愈发变长,远远望去,仿佛是几片剪影。

    有一点从东湖别院起始,然后止于其中一片剪影,两点之间划出一道线,仿佛要将整个世界从中一分为二。

    这道线是一把剑,一把名为诛仙的剑。

    严格来说,现在的诛仙是一把无主之剑,旧主已死,新主未立,剑宗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于他们供养诛仙近千年,仙剑通灵,总是有几分香火情在,只要是剑宗中人修为达到一定程度,都可以勉强借用诛仙。

    虽说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区区代价二字吗?

    上官青虹伸手握住剑柄,袍袖须发飘舞,把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语又是重复了一遍,“一剑而已。”

    太乙救苦天尊饶有兴致地望着上官青虹的掌中青锋,感慨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诛仙?上官仙尘持之独步天下时,本座修为尚浅,只闻其名却是无缘得见,上官仙尘死后,本座已经是不履世间,仍是无缘得见,时至今日终是如愿以偿,此行不虚,此行不虚。”

    站在太乙救苦天尊左侧的地藏王笑道:“若是师叔能取回诛仙,此行便是臻于小圆满。”

    在太乙救苦天尊右侧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面容古板,一成不变的表情总是给人以冰冷之感,就连开口说话也带着一股子冬天石头般的冰冷意味,“若是师叔能顺势灭掉剑宗,此行即是大圆满。”

    太乙救苦天尊抬了抬手,淡然道:“你们二人先去东湖别院,本座随后就到。”

    两位地位尊崇的大执事恭敬应诺。

    上官青虹没想着去拦截二人,既然拦不住便不必做无用功,他只是深深地望着上官青虹,一字一句道:“久闻前辈修行剑三十六剑残谱,尽得其中仙道剑神髓,近百年来更是仅次于家叔父仙尘公一人而已,上官某不才,同样修习剑三十六,只是略得仙道剑一二精义,今日斗胆请教,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太乙救苦天尊抖了抖身上的老旧道袍,双手笼藏袖中,先前的一切情绪在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仿佛那些情绪只是表象,而老道人的真正内在仍旧是一片冰冷死寂。

    上官青虹自然也已经感受到这一点,虽然脸上表情趋于平静,但是深邃的双眼却变为一方漩涡,似有无数星河涌动。

    太乙救苦天尊的语气古井无波,“未央剑经。”

    上官青虹坦然道:“家兄在世时,曾跟萧皇做过一笔买卖,这未央剑经便是从萧皇手中得来,也正是因为此法,晚辈才能从诡道剑转入仙道剑。”

    未央剑经,这个名字在修行界中的名声远不如剑三十六、三清诀或是龙虎丹道,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却是丝毫不输于前面几种法门,只是因为太过晦涩且难以修炼,便如同无上剑体一般慢慢失传。

    未央剑经始于道门,之所以会落入萧皇手中,是因为萧皇当年拜师无尘大真人时,无尘大真人便是以此法作见面礼。偏偏无尘大真人连同记载未央剑经的孤本原件也一同送给了萧皇,致使道门在后来竟是丢失了这门法诀。

    太乙救苦天尊轻声道:“正好,本座今日就先取诛仙,再收未央剑经。”

    上官青虹无动于衷,只是看了眼手中的诛仙,平静道:“那就要看前辈的手段如何了,若是前辈确有这份本事,休说是诛仙和未央剑经这等身外之物,就是晚辈这条性命,前辈也大可拿去。”

    说完之后,上官青虹举起手中的三尺青锋,以剑指苍天。

    “请剑。”

    上官青虹轻轻说出两个字。

    片刻静寂之后,诛仙先是剑气大盛,直冲斗牛,继而有一紫一青两条长龙蜿蜒而起,环绕盘旋于剑身之上。

    天幕之上的血红斜阳为止退散,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在剑气之下云卷云舒,仿佛如海浪翻腾。

    凡世杀伐最盛者者,莫过于仙剑诛仙,杀得凡人,亦能杀得仙人。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