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上官阀上官阀主
    世家之说,在江南并不稀奇,凡是有头有脸、传承有序百年以上的家族都能称呼一声世家,但却不是哪个世家都敢自称门阀。

    所谓门阀,指家门贵盛者,族中之人世代为官,世居高位,而且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在一家一姓的基础上形成门第,可在地方州府的话语权上压过朝廷官员,从而实际上统治了州府。

    放眼近百年来的江南,能够称为门阀的世家只有两姓,分别是已经覆灭的傅家和当下如日中天的谢家,太平时节可以左右朝政,大乱年间又能参与逐鹿天下。

    若是放眼近百年来的整个天下,当年还未成为皇族的萧家以及卫国五大世家都可以称之为门阀,道门、佛门、儒门、剑宗、玄教等各大宗门中都不乏有这些门阀出身的大人物。

    大郑末年那场天下大乱,天下间有数的门阀分成两派,定鼎一战后,萧家和谢家一飞冲天,傅家、张家、公孙家则是直接烟消云散,作为张家和公孙家盟友的上官家也随之一蹶不振,但不管怎么说,虎死不倒架,也许苟延残喘的上官氏如今已经不能再称之门阀,但是作为末代阀主的上官青虹却仍秉持着当年的骄傲和尊严。

    大郑神宗年间的内阁曾经流传过这么一句话,生有三恨,做官之始未能以三甲擢第,不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第二恨中的五姓女便是指叶、张、慕容、公孙、上官五姓。

    当年的上官阀位列五姓,可以逐鹿天下,家主可以与萧皇同席而坐。

    当年的阀主上官金虹甚至差一点将一名上官氏女子嫁给萧皇。

    当年的上官氏出了一位横行天下的上官仙尘。

    家族覆灭非是一人之过,对于上官青虹和公孙仲谋而言,也许早早逝去的兄长上官金虹和公孙伯符更为幸运一些,因为他们不必看到家族倾覆,也不必颠沛流离,还能秉持世家门阀最后的体面和尊严。

    兴许是穿短打习惯了的缘故,骤然换回锦衣华服的上官青虹还有些不习惯,缓缓挽起右手的宽大的袖子,露出一截苍老如枯树皮的手腕,缓缓开口问道:“太乙救苦天尊?”

    “正是本座。”老道人冷淡道:“你是何人?”

    上官青虹的清澈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平静道:“晚辈上官青虹。”

    太乙救苦天尊淡淡哦了一声,又问道:“上官仙尘是你的什么人?”

    上官青虹不卑不亢答道:“正是家叔父。”

    太乙救苦天尊道:“原来是上官仙尘的侄子,当年上官仙尘剑道第一,杀伐第一,境界修为第一,是为独步天下的大剑仙,只是在强弩之末时败给了携大势而来的萧煜,算不得输,不知你能有上官仙尘的几成本事?”

    上官青虹道:“家叔父乃是千年不出的仙人之姿,我等萤火之光,又如何敢与皓月争辉。”

    太乙救苦天尊笑了笑,笑声晦涩刺耳,道:“倒还有些自知之明,若是上官仙尘在世,本座自当就此退去,不敢多发一言,可你不是上官仙尘,又凭什么挡在本座身前?”

    上官青虹对于太乙救苦天尊话语中的贬低不屑意味不以为意,淡淡说道:“家叔父当年独步天下,所持之剑有二,一曰青萍,一曰诛仙,如今青萍已归于道门之手,我剑宗只剩下诛仙一剑。”

    上官青虹顿了一下,沉声说道:“一剑而已。”

    ——

    荣华坊,公孙府。

    后府中的小阁楼在沉寂多日后终于缓缓开门,徐北游手持玄冥满身疲惫地走出阁楼。

    然后他就瞧见宋官官正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此时日暮西山,天色渐晚,血红的夕阳将女子的背影拖得老长,

    听到身后的动静,宋官官转头望来,看到徐北游后赶忙起身道:“公子。”

    徐北游略感惊讶地问道:“怎么回来了?”

    以徐北游对宋官官的了解,她不是个会自作主张的忤逆性子,本该在上官青虹门下修炼的宋官官忽然回来,肯定事出有因。

    宋官官低下头,咬了咬嘴唇说道:“师父让我回来的,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徐北游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轻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官官犹豫了一下,道:“奴婢也不是十分清楚,只是听师父说有镇魔殿之人前来寻衅,然后师父便去了东湖别院与代宗主商议,等师父从东湖别院回来之后,便让我先回公子这边,而且……而且……”

    徐北游没有着急催促,而是缓和了语气,柔声说道:“不急,慢慢说。”

    宋官官从随身的小包袱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本三寸厚的册子,轻声道:“而且师父临走之前将自己的毕生修炼心得交给了我,还告诉我日后有什么修行疑难可以去找代宗主请教。”

    徐北游沉声道:“上官师伯这是在交代后事?”

    宋官官无声地点了点头。

    徐北游以手中的玄冥拄地,一手轻抚额头,喃喃自语道:“到底是什么大事,既牵扯到镇魔殿,又让上官师伯要走到决然赴死的地步,难道是镇魔殿殿主尘叶亲自出手了?不过也不应该啊,他这等大人物不到非常时候绝不会亲自出手,上次出手还是因为师父的缘故,以道理而言,就算尘叶亲临江都,还有师母和秦姨她们,又何必让上官师伯出面,难道是整个镇魔殿倾巢出动了?”

    徐北游自己都未曾想到,他竟是在寥寥两三语中就道出了整桩事情的真相。

    一主一仆两人伫立在夕阳中良久,徐北游回神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我在此妄自揣度猜测也是无用,倒不如先去东湖别院一行,等见过师母之后再作计较。”

    宋官官点头道:“一切听公子安排。”

    两人一起出了公孙府,往城外行去。

    宋官官瞧见徐北游背后的玄冥剑,问道:“公子,你踏足人仙境界了?”

    徐北游摇头道:“现在只是能初步驾驭玄冥,距离汲取玄冥的剑气神意还差许多火候。”

    宋官官哦了一声,又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玄冥,忽然想起老主人来。

    若是老主人还在世,剑宗绝不会像今日这般风雨飘摇,先是赤丙内乱,紧接着又是镇魔殿来袭,刚刚有点兴盛气象的剑宗转眼间便是摇摇欲坠起来,似乎只要再来一个浪头,便能让它彻底分离崩析。

    不知道公子什么时候才能成长到老主人的地步,也能将一个偌大剑宗庇护在自己的身后。

    相较于宋官官,徐北游心中的忧虑更重。

    如今他是剑宗少主,可以说剑宗与他休戚相关。

    剑宗倾覆之后能够重建,是因为有公孙仲谋、张雪瑶、上官青虹这些老人,还有千年以来积攒下的家当,可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仗着以前的老底子所以才能保留住一份香火,乃至于东山再起。

    如今的剑宗已经没有当初的雄厚底蕴,再经历一次倾覆大祸,可未必就能再站起来了。而且徐北游也不觉得道门会手下留情,真要到了大厦将倾的那一步,作为道门手中杀人刀的镇魔殿说不得要来一次彻彻底底的赶尽杀绝。

    到那时候,徐北游不但无法完成师父的遗愿,恐怕就连自身也是难保。

    当徐北游和宋官官从神策门出城后,刚走不远就被一名中年女子拦了下来。

    此人倒也是个熟面孔,长年跟随在张雪瑶身旁,统领众多侍女,不过此时的她却是与平日里大不一样,做剑装打扮,身后负剑,沉声道:“少主,公主有令,请您留在江都城中,不可轻易出城。”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