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有天尊太乙救苦
    江都城外的东湖别院中一片寂静,来往侍女都放轻了脚步,敛气静声,似乎生怕惊动什么。

    此时的正厅中只有两人,此处主人张雪瑶看着坐在自己下首位置的上官青虹缓声说道:“上官师兄,他们应该快要到了。”

    上官青虹没了平日里的温和慈祥,脸庞仿佛又是苍老几分,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无奈和苦涩,道:“道门这是要赶尽杀绝了,不过这次未必是秋叶的意思,说不定底下的人自作主张,毕竟是道门历代祖师都没能做成的事情,若是在他们手上做成了,那可真是泼天的功劳,足以让他们在离世之后入得祖师殿,享受后世弟子的供奉膜拜。”

    张雪瑶轻声道:“朝廷的人也差不多该到了,偌大一个江都还轮不到他们道门为所欲为。”

    上官青虹摇头叹息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走,万事求人不如靠自己,说到底还是我们剑宗的事情,完全依仗朝廷即说不过去也不像话,有些事情还是该我们自己出面。”

    张雪瑶沉默片刻后说道:“那我便亲自去见见这位第一大执事。”

    上官青虹又是摇了摇头,道:“既然是我剑宗的事情,那就不是代宗主你一人的事情,代宗主你前不久御使诛仙破了慕容玄阴的不灭金身,自身也为诛仙所反噬,这件事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那第一大执事已经是十八楼的境界,你若是勉强带伤出战,怕是要九死一生,所以此事还是交由老朽来应付吧。”

    张雪瑶摇头道:“师兄修炼的是仙道剑,那第一大执事得了萧慎带去道门的剑三十六残谱,同样修炼的是仙道剑,仙道剑对仙道剑,没有半分取巧可能,说到底还是看各人境界高低,师兄境界弱于那人,同样是九死一生。”

    上官青虹笑了笑,道:“就算是死,也不能是你去,若是你死在了江都,让老朽有何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公孙宗主?”

    张雪瑶低垂了眼帘,默然不语。

    上官青虹又是轻叹一声,“张师妹,虽然你才是代宗主,但这次就让老朽越俎代庖一次,由我去会一会那位第一大执事,你则留下来为我们剑宗安排一条退路,若是真有个万一,我们剑宗也好歹能留下点香火,不至于真的灭绝。”

    张雪瑶沉默许久,郑重点头道:“我知道了。”

    上官青虹起身告辞,在离去之前最后说道:“尽人事听天命,尽力而为便是了。”

    上官青虹走后,张雪瑶独自一人坐在那把香楠木料的椅子上,神情若有所思,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在寂静的厅中发出清脆的声音。

    过了许久,她端起右手旁那杯早已冷去的茶水,一点点地将茶水咽下,只觉得冷彻心扉。

    ——

    太乙救苦天尊,镇魔殿的第一大执事。

    不熟悉道门的人可能会觉得他只是一个执事而已,地位似乎不是很高,实则不然,第一大执事有些类似于司礼监大太监的职位,品级不高,但是权柄极大,甚至大到可以与镇魔殿殿主分庭抗礼的地步。

    镇魔殿殿主属于殿阁之主的行列,在众殿阁之主外还有八位峰主。

    如果将道门掌教看作是皇帝,那么殿阁之主就是臣子,首徒是太子,而诸峰主则等同于诸王,若是掌教飞升或坐化,又无首徒的情形下,便要从八位峰主中选出一人继任掌教之位,甚至在首徒还不足以继任掌教大位时,或掌教因为各种情况而不能处理道门内务时,还可从八位峰主中选出一位主事峰主代行掌教之权,颇为类似于俗世的摄政王一职。

    当年上代老掌教紫尘因故提前飞升,当时的首徒秋叶尚还年轻无法担当掌教之任,便是由开阳峰峰主天尘大真人担任主事峰主,独揽大权几乎与掌教无异,直到天尘大真人飞升之后,秋叶才由首徒变为掌教,重新拿回了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权柄。

    可以说峰主的权柄大小与峰主本身有很大的关系,若是峰主本身修为够高,资历够老,便可以担任主事峰主而独掌大权,已经飞升的天尘大真人是一例,还未叛出道门时的青尘也是如此。

    当年青尘是为天枢峰峰主,贵为众峰主之首,镇魔殿殿主无尘境界跌落之后,青尘在镇魔殿中大肆安插亲信,一手把持镇魔殿权柄,甚至能与老掌教紫尘分庭抗礼,曾经数次逼宫欲要废黜秋叶的首徒之位,最后更是掀起一场滔天大乱,不但使紫尘不得不提前飞升,甚至还配合牧人起的东北军差点毁掉萧皇的西北基业。

    只不过最后青尘还是棋差一招,先是败于紫尘之手,然后被天尘收拾残局,不但其本身被判十桩大罪,而且其党羽心腹也被全部连根拔起,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下场。

    天枢峰经此一事后元气大伤,从当年鼎盛一时的八峰之首变为如今的排名最后一位,至今都未曾缓过气来。

    总而言之,第一大执事在道门是个可以和峰主相媲美的职位,想要成为第一大执事,获得地仙境界才能被授予的大真人名号仅仅是最基本的条件,其他诸如资历、出身、师承、战力等条件更是缺一不可。

    凡是能成为第一大执事的大真人,无一不是道门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太乙救苦天尊带着地藏王和阎罗王来到江都城外三十里处,在这儿官路一分为二,宽阔的那条通往江都城,稍窄的那条则是通向东湖。

    东湖湖畔有座别院,那便是老人的目的地。

    不过老人没有急着踏上那条稍窄的官路,而是遥遥望向江都,怔然凝视。

    很多年前,老人曾经来过江都,只是那时候的他境界不高,瞧不出什么。今天是他在境界大成之后首次来到江都城下,这次他看到了很多东西。

    在他的眼中,整个江都就是一座恢宏大阵,这座大阵笼罩了江都及城外方圆二十里的范围,其中精妙之处甚至不弱于帝都的皇城大阵和道门的山门大阵。

    因为这座大阵始于大楚皇室,在后建南下时又被三教高人联手重新布置,几近人间圆满,想要破去此阵,要么以大军兵甲将江都城攻破,要么从城内着手,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至于当年萧皇在定鼎一战后,大势已定,江都城内的守军开城请降,大阵自然无用。

    许久之后,太乙救苦天尊收回视线,摇头感叹道:“巍巍江都啊,即便是上官仙尘再世,一剑劈不开这座雄城。”

    地藏王和阎罗王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太乙救苦天尊不再去看江都,转头望向那道稍窄的官路。

    此时官路的尽头缓缓走来另外一名老人,身着青色鹤氅,脚踏玄色云履,虽然面容苍老,但一双眼睛却是清澈如泉水,满头白发不像太乙救苦天尊这般披散开来,而是整整齐齐地盘成发髻,以一支玉簪束住。

    老人龙骧虎步,行走之间大袖飘摇,不论是谁瞧见了都要赞一声好一个名士风度,好一个仙风道骨。

    直到此时此刻,老人才不像一名渔夫,而是更为符合他的真正身份,剑宗的慎刑司掌司,或者说曾经出过上官仙尘这等人物的上官阀的阀主。

    复姓上官的老人静静地望着那名白发及地的老人,缓缓站直了年老后便微微驼背的身躯,身周泛起道道涟漪。

    嗤的一声轻响。

    一缕白发缓缓飘落,落在太乙救苦天尊的脚下。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