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隔江南北相对峙
    由北向南前往江都必然要跨过那条天比之青河更长的大江,江南最宽处达一千五百丈,在此发生过无数次的经典水战,诸如火烧连船,铁锁横江,百舸争流,数不胜数,更有文人骚客来此凭吊,怀古感旧,不知留下多少名篇。

    不往太远了说,当年萧皇的定鼎一战又叫渡江一战,便是发生在此地,再往前说,大楚末年的后建南下也是止步于此。

    当然,整条大江也不全是如此宽阔,比较细窄处仅有百余丈,此次镇魔殿由极北苦寒之地南下江都,就选择从此处越过大江。

    不过镇魔殿一路行来并未遮掩痕迹,让暗卫府摸清了大致路线,故而暗卫府倾巢而出早早在此等候,势要拦住来势汹汹的镇魔殿。

    既然是倾巢而出,那么难免参差不齐,有正值壮年的中流砥柱,有近乎退隐的老人,有才入暗卫府的新卒,也有许多平日里并不现身于人前的女子暗卫,互相之间平日里就算有所利害牵扯的宿怨,此时大敌当前也已经顾及不上,只能暂时联手起来。

    站在众多暗卫最前方的不是江南暗卫府都督佥事江斌,也不是都督同知谢苏卿,而是暗卫府白虎堂三大都督之一的左都督傅中天。

    傅中天,其母是道门玉衡峰上代峰主玉尘大真人,其父是道门天权峰上代峰主微尘大真人,自幼就展现出高人一等的根骨资质,博览群家,通读儒释道三教经典,十岁便踏足一品境界,十四岁入鬼仙境界,十八岁踏足人仙境界,堪称是天纵奇才,几乎可以比拟如今被誉为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齐仙云。

    及冠之后他并未拜道门的诸多大真人为师,而是拜入天机阁大先生南谨仁的门下学习奇门遁甲之术,由此结识了天机阁阁主蓝玉以及当时还是太子的萧玄等人。

    本该成为道门大真人之一的他之所以会进入朝廷任职并位居高位,并不是因为蓝玉的缘故,而是因为他那位被誉为二圣临朝的表姐。

    萧皇除了一统天下之外,还有一件事被朝野上下津津乐道,那就是这位开国皇帝终其一生明媒正娶的妻子只有一位,也只有一个儿子。萧皇对自己妻子林皇后极为宠溺,同居共寝、并辇上朝,并不介意林皇后插手朝政,帝后一体,被称作是“二圣临朝”,玉尘大真人是林皇后生母的姐姐,故而傅中天可以称呼这位日后的太后娘娘一声表姐。

    傅中天二十四岁那年入朝觐见自己的表姐林皇后,林皇后见其聪颖敏锐,有意任命他为东宫詹事,辅佐自己的儿子萧玄,傅中天以自身德行不足为由而婉拒,反而是请求林皇后允许他能阅览大内藏书,林皇后允之,许他宫内行走,可随意借阅文渊阁内的百万藏书。

    傅中天潜心文渊阁内十年,修为境界内方外圆几近大成,出阁之日即登顶天机榜,成为天下间有数的高手。

    萧玄登基之后,自己嫡亲舅舅林寒雄踞草原而虎视中原,舅甥二人渐成水火之势,自己的叔父萧瑾居于魏国,心有天高大志,更是让他忌惮防范,于是这位无权无势的表舅便进入到萧玄的视线之中。

    承平初年,傅中天从一介布衣之身被已经成为太后的林银屏举为内侍卫都统,承平三年,萧玄任命他为暗卫府都督佥事,次年进为都督同知,承平十五年再进为右都督,今年年初,他成为暗卫府中仅次于掌印都督端木睿晟的左都督。

    从一品左都督,不可谓不位高,也不可谓不权重,但能力越大,地位越高,权力越大,相应的责任也就越大。

    这次镇魔殿南下,他就不得不站出来,位居第一线直面一干大执事人等。一则是因为他修为高绝,二则也是因为他与道门有一份不浅的香火情分。

    一路浩浩荡荡而来的镇魔殿众大执事停在大江北岸,隔着江面与大江南岸的暗卫府一众人等遥遥对峙。

    傅中天见到当头之人后脸色略显凝重,开口问道:“为何不见第一大执事?”

    镇魔殿这边的为首之人正是第二大执事酆都大帝,除他之外,不但不见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而且也不见第三大执事地藏王以及第四大执事阎罗王。

    一身华贵紫袍的酆都大帝双手负于身后,气态雄浑,望着傅中天轻笑道:“师叔他老人家不耐与我们一起慢行,已经早一步去往江都,傅师兄怕是要空等一场了。”

    傅中天转头望向身后百里外的江都,面无表情道:“傅某现在赶往江都是否还来得及?”

    酆都大帝怕平静说道:“贫道之所以没有随师叔一起去往江都,就是为了让傅师兄也无法去江都。”

    说话间在酆都大帝身后出现一座森然大殿的虚影,在大殿之中有无数人影闪动,似有执笔持卷的判官,有手持锁链的马面牛头,有打幡的黑白鬼使,在其周围更有无数鬼影翻涌晃动。

    所有镇魔殿大执事、执事极有默契地一起向后退去,生怕被殃及池鱼。

    傅中天一抬手,身后的所有暗卫也同样向后退去,紧接着腰间那柄绣春刀自行出鞘,被他握在手中横于身前,淡然道:“道门用剑,谓之曰慧剑法剑,佛门用刀,谓之曰僧刀戒刀,本官乃天子亲卫,不以剑明志,却以刀杀敌。”

    傅中天屈指在刀身上轻轻一弹,气机牵引之下,九霄之上竟是响起一连串的炸雷之声,轻声道:“此行南下计未小,密奉圣旨恩宜殊。绣衣春当霄汉立,锦服日向庙堂趋。亲军官宦必俯拾,青莲已落还江都。”

    “好文采。”酆都大帝笑道:“傅师兄这些年在朝廷结交各路名士,当真比起在道门时大有长进。”

    “大有长进”四字被酆都大帝咬得极重,颇有嘲讽意味,傅中天不以为意,当先一刀斩下。

    一刀断江。

    大江的东段江水飞快逝去,西段江水则仿佛被一道无形墙壁阻隔,不能前进分毫,江面上出现在一道宽达数丈缝隙,露出江水下泥沙。

    傅中天的这一刀谈不上什么刀意,因为他本身并不用刀,单纯凭借自身磅礴修为催发出来的刀气能有如此威力,其本身境界无疑已是在十五楼之上。

    地仙十八楼,其中的第九楼和第十五楼是两道分水岭,九楼以下虽然号称地仙,但仍旧摆脱不了凡人的种种桎梏,而九楼以上的地仙,则已经有了许多传说中的仙人神通,诸如秦穆绵修习的青鸾变、孔雀变就已经超脱人之先天形体,以玄通手段而言,餐风饮露、飞天遁地、呼风唤雨、变化身形都只是等闲手段。

    至于十五楼之上的境界,则是返璞归真,其中玄通已经开始涉及到天地至理,比如点石成金、画地为牢、移山倒海,甚至是须弥芥子。

    傅中天的这一刀,若是换成十楼境界的张雪瑶来做,肯定也能做得到,但无疑要吃力许多,绝对无法这般轻描淡写,可换成十七楼的境界的公孙仲谋却是轻而易举,就好比同样一件差事,生手要事倍功半,熟手却能事半功倍。

    就在刀气将大江分为两段时,酆都大帝双手在自己身前结成降鬼扇印,继而又变幻北斗诀、坎离印、子午印。

    只见他身后的大殿虚影竟是渐渐凝实,继而鬼门大开。

    无数黑色阴魂自大殿中蜂拥而出,阴风凄厉呼啸,鬼吼凄厉哭喊。

    远远望去,黑色的冤魂遮天蔽日,就连大江之水也变得晦暗苍白,仿佛由人间之河变为了冥府三途,比之已经死去的南方鬼帝,两人的御鬼手段无疑是天壤之别。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