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一方动八方云动
    镇魔殿倾巢出动,虽说有一部分大执事在拜见太乙救苦天尊之后就已经各司其职,但剩余十余名大执事的声势依旧是远胜于慕容玄阴入江都,这便是执天下修士牛耳的道门的底蕴,其他宗门中可以看作是定海神针的地仙境界高人,在道门却是以十数计,也正因为此等缘故,齐仙云才会说出镇魔殿是否要踏平江都城的话语。

    若是朝廷不出手干预,仅凭镇魔殿之力真的可以将千年江都夷为平地。不过朝廷作为当世唯一可以与道门相抗衡的存在,虽然传承不及道门久远,但是坐拥天下,天下英才尽入囊中,底蕴丝毫不差于道门,“质量”上兴许不如道门,但在“数量”上却是远甚于道门多矣。

    若只有太乙救苦天尊一人,自然可以悄无声息地潜入江都城中而不惊动任何人,只是这次几乎是小半个镇魔殿倾巢而动,各大执事、执事的修为各有高低,难以掩饰痕迹,于是就变成了一次浩浩荡荡地南下江南。

    镇魔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号称是侦缉天下的暗卫府自然闻风而动,甚至很快就变成风声鹤唳,委实是因为这次的阵势太大了,暗卫府用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将此事报到了帝都白虎堂,而白虎堂又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转呈到司礼监掌印张百岁的案头上。

    就在暗卫府发现镇魔殿异动后的一个时辰,大齐的皇帝陛下萧玄得知了这个足以让任何人震惊的消息。

    对此,皇帝陛下分别下了三道旨意,分别是给司礼监掌印张百岁,暗卫府左都督傅中天,以及当朝内阁首辅蓝玉。

    换而言之,不提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手段,萧帝已经动用了朝廷明面上的三大高手。

    因为这三道旨意都是密旨的缘故,外人并不得知其中内容,只知道左都督大人即刻启程前往江都,蓝玉和张百岁一外一内两相则是各自不知去向。

    有人可能会有疑问,镇魔殿不过是道门名下的五殿十二阁之一,为何能引得朝廷如此兴师动众?

    须知镇魔殿乃是五殿十二阁之首,论地位仅次于掌教真人的紫霄宫,甚至能与其他几峰平起平坐,尘叶仅仅是执掌镇魔殿就被称作黑袍掌教,更被视为道门中仅次于掌教真人的权势彪炳人物,由此可见镇魔殿是何等地位超然。

    镇魔殿超然的地位源自于其自身的骇人实力,包含镇魔殿殿主在内,镇魔殿足足有十一位地仙境界高人,人仙鬼仙境界更是近百,仅仅是一殿之力就已经傲视无数宗门,故而又有道门半数菁华在镇魔殿的说法,即便略有吹捧夸大之嫌,也可见镇魔殿的实之强大。

    历数镇魔殿近百年来的历代掌权人,无一不是枭雄人物,例如上代镇魔殿殿主无尘,在尘字辈中排名第四,仅次于玄尘、紫尘、青尘三人,虽说因为与上官仙尘一战的缘故,跌落地仙境界而早早坐化,但在其晚年却是慧眼识英才,于梅山青景观中收下一名落魄青年为弟子,而这名落魄青年在日后让整个天下都记住了他的名字,萧煜。

    正是因为有了无尘大真人这层关系,萧煜才会与道门联手共逐鹿,最后也才有了萧氏与道门共享天下的结果。

    接下来的镇魔殿殿主明尘,虽说在围剿道门叛逆青尘时犯下大错而不得不引咎辞去殿主之位,但在这之前他却是魏王萧瑾的第一智囊,更是先于秋叶一步被萧煜册封为当朝国师,当得起出将入相四字评语。

    再往后就是如今的镇魔殿殿主尘叶,当年他曾有资格与如今的掌教真人秋叶争夺掌教大位,仅此一桩就可见其厉害之处。

    在镇魔殿殿主之下,即是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协助镇魔殿殿主统御镇魔殿,大概就相当于副殿主的身份。

    一般而言,若是殿主修为超绝,那么第一大执事就多半精于谋略,若是殿主善于布局算计,那么第一大执事则会在修为上高出殿主一筹,以求两者互补。

    当初明尘辞去殿主之后由尘叶仓促继任,当时的尘叶不过是初入地仙境界,几乎算是临危受命,故而主事大峰主天尘委派了修为高绝的尘字辈老人给他保驾护航。

    日后尘叶的境界突飞猛进,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第一大执事也就逐渐退居幕后,处于半退隐的状态,这才让第二大执事酆都大帝和第三大执事地藏王有机会分去本该属于第一大执事的权柄。

    如今尘叶闭关,第一大执事重新出世,那他便理所当然地成为镇魔殿的话事人,在尘叶出关之前,镇魔殿上下的大小执事都要听其号令。

    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说要去江都,那么半个镇魔殿便齐至江都。

    说来也是好笑,道门有正神太乙救苦天尊,佛门也有菩萨救苦救难观世音,偏偏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借用了太乙救苦天尊的名号,而慕容玄阴又有个欢喜无量观世音的绰号,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江都“救苦”,却也不知救得是哪门子的苦。

    其实说到底,还是欺负张雪瑶这个妇道人家,境界比不得公孙仲谋,也未曾学得剑三十六全篇,即便是手持诛仙也做不到独步天下。

    若是此时公孙仲谋尚还在世,诛仙在手,除了秋叶之外,还有谁敢如此欺人太甚?

    好在万幸,除了道门之外还有朝廷,虽说朝廷也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但诛仙与剑宗却是掣肘道门的一部好棋,所以朝廷绝不会让道门轻易地将诛仙夺回,更不会让道门将剑宗彻底赶尽杀绝,所以为了应对这次镇魔殿来袭,不但是江南暗卫府倾巢出动,甚至还有其他暗卫府的大力支援,甚至在必要时刻还可以调动江都及江南守军。

    若是调动守军,那就意味着要开启江都的护城大阵,如此一来却是将整件事情彻底扩大,甚至引起朝廷和道门的全面对立也尚未可知。

    此时徐北游对于外面的风云变幻一无所知,他仍是在那座小阁楼中与玄冥剑相持不下。

    虽然徐北游早就做过极坏的设想,但玄冥的“冥顽不化”仍旧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如果说之前的玄冥好似一位八风不动的绝色美人,对于徐北游的献媚无动于衷,那么现在的玄冥就是一位被激怒的女子,不但回绝徐北游的一切善意讨好,甚至不顾淑女风范地对徐北游出手打骂,势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知难而退。

    徐北游对此也没什么太好办法,只能用出水磨工夫,一点点地消磨玄冥的戾气,如今也勉强算是卓有成效。毕

    竟玄冥的戾气虽然雄厚,但终究还是无源之水,消磨一点便少一点,只要徐北游能承受住剑气入体的苦楚,终究还是能降服这位“绝色美人”。

    对于徐北游而言,相比起降服玄冥后带来的巨大好处,眼前的苦楚几乎就不算什么,降服玄冥意味着人仙境界,而人仙境界则意味着他在剑宗中的地位进一步巩固,而且有句老话叫做习惯成自然,如今的徐北游就有这么点意思,刚刚开始修炼无上剑体时也是咬牙坚持,生不如死,数次想要放弃,只是挺过来之后,经历得多了,曾经沧海难为水,整个人对于痛苦的感觉就趋于麻木,果然是应了先苦后甜那句老话。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