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镇魔殿倾巢而出
    酆都大帝忌惮于这位第一大执事的惊天气势,身形向后一退八十里。

    也就是在这一退之间,太乙救苦天尊已然是不见踪影。

    闭关二十余载,境界修为登峰造极,虽然还未能像掌教真人那般越过十八楼的境界,但也已是立于十八楼的巅峰,与慕容玄阴等人无异。

    下一刻,太乙救苦天尊的身形出现在一块巨大浮冰之上,以冰为舟,乘之泛海,接着又有鲸鲵受到气机的牵引而从海底现身,被太乙救苦天尊一脚踏在脚下,驮着老道人乘风破浪。

    直到老人踏足极北苦寒之地,鲸鲵这才返回深海,此时老人身后的三千丈白发只剩下等人之长,披散垂落下来,将老人的大半身形包裹其中,只是露出些许前襟。

    老人徒步行走在这片足以冻毙一品武夫的冰天雪地之中,整个人仿佛融入冰雪中,冰冷死寂,不似活人,更像是一尊冰封千年的枯尸。

    这一走就是大半个月的时间,期间风雪压身,寒气入体,老人皆是熟视无睹,仿佛当年西行十万里的佛门大德一般,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了这片苦寒之地。

    老道人走过那道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界碑后停下脚步,在界碑不远处立着一名身着黑衣的老道,面容极为苍老,满头白发也所剩不多,露出很大的额头,只剩下最后一点勉强能在头顶抓起一个小小的发髻,瞧着凄凉无比,不过脸上却总是一团喜气和气,对着太乙救苦天尊恭敬稽首行礼道:“弟子恭迎师叔出关。”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此人正是统御十殿阎罗一系的第三大执事地藏王。

    太乙救苦天尊平淡道:“你和酆都大帝竟是联手了,倒真是出乎本座的意料之外。”

    地藏王轻声道:“毕竟以宗门大计为重,我等二人不过是些私人恩怨,不值一提。”

    话音刚落,酆都大帝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地藏王身旁不远处,笑道:“有师叔亲自坐镇,我们二人又哪里敢惹出什么是非。”

    太乙救苦天尊不置可否,继续缓缓前行,地藏王和酆都大帝紧随其后。

    接着迎接他的是整整二十位大执事以及四十余名执事,除去实在不能赶来的个别大执事和执事,剩余大半个镇魔殿都来拜见这位大执事之首。

    在这位已经近乎传说的首席大执事面前,平日里桀骜不驯的大执事和执事们尽数俯首,或称师伯,或称师叔,甚至师叔祖之声也不绝于耳。

    尘字辈中,紫尘和天尘俱已飞升,青尘叛宗而出,无尘、玄尘、溪尘陆续坐化,玉尘、微尘、清尘则是相继于十几年前开始闭死关,成则飞升败则身死,无论成败与否都不会再在世间现身。

    单以辈分而论,如今的道门中已是无人可以与这位第一大执事相提并论,就算放眼整个天下,白莲教教主兼天机阁阁主傅尘、剑宗宗主上官仙尘、后建玄教五大长老、大齐武祖皇帝萧烈、西河郡王徐林、大都督魏禁的叔父魏迟、上代儒门三大魁首、上代佛门主持牧观、佛门三大士、叶氏老家主叶重、慕容氏老家主慕容渊、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之父慕容燕等人俱已作古,能与其平辈论交的也是寥寥无几。

    老道人面无表情地扫视一周跪在自己身前的徒子徒孙,淡然道:“走吧,去江都。”

    ——

    镇魔殿位于都天峰的背阴面,与正阳面的紫霄宫刚好组成一副太极阴阳鱼的画面。

    正如道门与剑宗的关系,就像是一对正反两面的欢喜冤家,两家在各个方面都极为相似,道门有镇魔殿,剑宗有剑气凌空堂,道门有天南九峰,剑宗有东海三十六岛,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几乎完全一样,甚至可以说剑宗就是一个小一号的道门。

    到了这一代,道门的掌教是秋叶,剑宗的宗主是公孙仲谋,两人都是打破了宗门多年以来的传统,各自娶了一位夫人,而各自的夫人又都是可以撑起半边天的非凡女子。

    此时的都天峰上,掌教真人回山之后便再次闭关,道门事务交由诸峰主共商共讨而定,而都天峰的内务则由掌教夫人慕容萱全权处置。

    都天峰峰顶占地广阔,中央位置是巨大天池,在其周围按照八卦方位分别有八座浮空亭台延伸出去,高悬于山外万丈高空之上,仅仅是靠几块浮石组成的小径与都天峰相连,寻常人等即便是有胆量走上这条浮石小径,也要被凛冽罡风吹落下去,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八卦,即乾、坤、巽、兑、艮、震、离、坎。此时位于坤位的亭台中有一站一坐两名女子,站着的女子更为年轻一些,作道门真人打扮,坐着的年长女子则是世家女子的常见着装,整个人华美雍容。

    单以相貌而论,两名女子都可以说是风华绝代,足以让天底下的绝大多数男子惊为天人,只是年长女子身上多了几分经过岁月积淀后的风韵,在气态上要更胜年轻女子一筹。

    剑宗如今人才凋敝,本代能拿得出手的弟子无疑就是徐北游,而道门这边堪称是群英荟萃,但仍有一人能够脱颖而出,甚至在天下之间都大大有名。

    这人叫齐仙云。

    作为道门掌教真人的嫡传弟子,齐仙云在根骨和资质上一点也不弱于自己的师尊秋叶,年纪轻轻就已经跻身人仙巅峰境界,距离地仙境界也不过是一步之遥,放眼偌大一个天下,只有萧元婴能与她齐名。

    只不过道门还未有过女掌教的先例,所以也有不少人暗中喟叹,如果齐仙云不是女儿身,那么她必然是下代掌教真人的最佳人选,只是如今却是要生出许多变数。

    另外一名年长女子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齐仙云的师母,慕容氏的当家人慕容萱。

    齐仙云拿着一封刚刚收到不久的飞剑传书,轻声问道:“师母,镇魔殿的人趁着师尊闭关,竟是擅自请出了那位闭关多年的第一大执事,我们该怎么办?”

    慕容萱平静道:“静观其变。”

    齐仙云道:“虽然素有传闻说那位第一大执事已经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但想来也就是与慕容玄阴在伯仲之间,慕容玄阴都要在江都铩羽而归,那他如何能赢得了?难道他真要带着镇魔殿的三十六位大执事将江都踏平不成?”

    慕容萱摇头道:江都是朝廷的,朝廷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道门拿回诛仙剑,如果镇魔殿真要大张旗鼓地前往江都,那么张百岁和暗卫府的一众高手也必然会出现在江都城中,如果再开启江都城的护城大阵,就算是地仙十八楼的高人也要无可奈何。”

    齐仙云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是有些失望道:“难道说诛仙取不回来了?”

    “难。”慕容萱望向亭外翻滚的云海,缓缓说道:“毕竟是历代祖师也没能做到的事情,如今只有你师尊亲自出手才有把握,可偏偏你师尊……”

    慕容萱顿了一下,竟是破天荒地露出几分微讽神色道:“偏偏他不愿对张雪瑶出手,毕竟是当年差点结为连理的人,顾念旧情。如果只是想要靠镇魔殿那帮人拿回诛仙剑,难了。”

    齐仙云默然不语。

    女子不管如何身份地位,相妒相轻几乎是刻到了骨子里,正如男人好色恋权一般,只要一天未能超凡脱俗,就注定摆脱不了这份骨子里的天性。

    因为张雪瑶的缘故,慕容萱的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所以才在话语略有偏颇,可实际上慕容萱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认,这次有第一大执事亲自出手,就算取不回诛仙,剑宗也必然要付出一份不小的代价。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