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有人白发三千丈
    过了许久,道观中的人影终于再次开口问道:“如今诛仙在谁的手中?”

    “张雪瑶。”酆都大帝回答道。

    观内之人似乎是因为太久不理世事的缘故,竟是一时间没能想起张雪瑶是谁,默然思索片刻后,这才回忆起来,“就是上官仙尘的那个女徒弟?”

    酆都大帝点头道:“正是,如今公孙仲谋已死,而他的传人又不成气候,故而由张雪瑶代掌剑宗。”

    “我记得当年她只是人仙境界而已,就算这些年踏足地仙境界,至多不过是十重楼的修为而已,你现在是十五重楼的修为,地藏王与你也相差不多,难道你们两人联手还不是她的对手?”观内之人的语气中带出一丝并不掩饰的讥讽戏谑。

    酆都大帝苦笑道:“有些事情不可以常理论之,当年萧皇也不过是地仙十二楼的修为,却是先杀十八楼修为的傅尘,再斩在世神仙上官仙尘,如今张雪瑶手掌诛仙,又有秦穆绵和唐圣月二人相助,十八楼境界修为的慕容玄阴与她们三人一战,被诛仙刺穿了不灭金身,大败而归,堂堂玄教教主尚且如此,我等二人又能如何?”

    那人冷冷道:“既然魔教的教主都败了,即便是我亲自出手又能如何?”

    正如曾经的东都改名叫做帝都,曾经的卫国也改名叫做魏国,在大郑年间,后建玄教自称为圣教,而中原则因为当年后建入侵大楚之事,习惯性地将其称作魔教,带着浓重的贬低意味。

    及至慕容玄阴登上教主大位之后,改革教内一应规矩,首先就是改圣教为玄教,有道家玄门之意,其次是取缔五大长老之位,改设四护法尊者,又有些效仿佛门的意思,慕容玄阴因此曾自称是一手持佛,一手持道,佛道并用,本是一家。

    对于这等说法,道门自是不屑,直接斥其为旁门左道,佛门亦是大加贬谪,称其为邪魔外道。

    故而许多老辈人仍是按照习惯用其旧称,也就是魔教。

    这个“魔”字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担当得起,区区一字,不知包含了多少众矢之的和他人的无可奈何,若是没有那份本事就敢自称为魔,早不知要死多少次了。能够被别人称为魔头,又能自在逍遥,放眼天下也唯此一家而已。

    而在当年的魔教中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若是无人可以服众担任教主,那就宁可让教主大位空悬,故而魔教上代教主死于秋叶的师尊紫尘和公孙仲谋的师尊上官仙尘联手之下后,魔教的教主之位足足空悬了一甲子,直到慕容玄阴横空出世,这才结束了魔教四分五裂的境况。

    既然慕容玄阴都败了,除去秋叶这位天下第一人亲自出手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酆都大帝正了神色,沉声道:“别人可以这么说,但是您不能,因为您是我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因为您是修为仅次于掌教真人的太乙救苦天尊,因为您身后还有我镇魔殿的三十五位大执事。”

    镇魔殿三十六位大执事俱是抛弃了自身名姓,改用世代相传的地府神仙称号,第三大执事之称号为地藏王,统率十殿阎罗,第二大执事之称号为酆都大帝,统率五方鬼帝,而第一大执事则是以道门尊神太乙救苦天尊为自身称号,寓意不在幽冥地狱,高居三十三天上,换而言之,太乙救苦天尊虽然隶属于镇魔殿,却直接听命于掌教真人。

    每一代的太乙救苦天尊都必然是镇魔殿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谁也不会想到,本代镇魔殿的第一大执事竟是在这北海之地枯坐二十余年。

    若是换个角度来看,道门最起码已经有二十余年没有遭遇过需要这位第一大执事亲自出手的变故了,管中窥豹,如今道门之势大可见一斑。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关闭了二十余年的道观大门忽然发出一声轻微声响,虽然在呼啸风雪声中,这点声响已经是近乎细微难察,但落在酆都大帝的耳中却是不亚于一声炸雷,大袖飘摇狂舞,整个人竟是向后连连退出三步。

    作为镇魔殿实质上的二号人物,酆都大帝虽然未曾登上那个被万千修士向往的天机榜,但自身修为境界却没有半点水分,张雪瑶若是不动用诛仙,绝不是他的对手,可他刚才仅仅是被开门一刹那的气机感应牵扯就不得不连退三步,道观内枯坐之人的修为已经是难以想象。

    短暂的静默之后,整座冰山开始抖动,不断有大块的巨冰坠落入海,远处连绵的冰川更是开始垮塌。

    地动山摇,小小的道观仍是不动如山。

    原本平复下去的风雪再次呼啸,天空呈现出一种晦暗之色,紧接着一道声音由小及大开始响起,起先如打火石碰撞之声,接着似是擂鼓之声,继而如巨石滚动,最终如轰鸣雷声,响彻整个北海上空。

    雷声越来越盛,连绵不绝。

    就在这震人心神耳膜的雷声中,小小道观的两扇冰门缓缓开启,一道披着破旧道袍的身影缓步走出,满头白发遮蔽了面孔,拖曳在地面上,就像一件灰白色的大氅披着整个人的身上。

    老道人好似刚刚从阴曹地府回到阳世,不但没有半分道门高人的仙气,反而是周身弥漫着浓郁的阴气、死气、寒气,在他身前三丈内,就算是鬼仙境界也要立弊当场。

    在酆都大帝的感知中,虽然这位师叔还没能达到掌教真人不可见不可知的境界,但也相去不远,整个人无生气如死物,死寂如空,境界高妙远非自己可以妄自揣度。

    他只知道这位师叔修习了剑宗叛宗大长老萧慎带回的剑三十六残谱之后,整个人境界突飞猛进,早在十年前便已踏足十八楼的境界,只是因为避世不出的缘故,所以才未登上天机榜,若是能让他习得剑三十六的全篇,再手持诛仙剑,就算是掌教真人也未必敢言必胜。

    老道人静静立在原地,任由凛冽风雪吹拂在自己的身上,伸出干枯的手掌卷起一缕发丝,嘶哑道:“二十年了。”

    镇魔殿中地位权势仅次于殿主的酆都大帝恭敬行礼道:“恭迎师叔出关。”

    老道人置若罔闻,自言自语道:“无尘寿终,紫尘登天,青尘叛宗,天尘飞升,玄尘坐化,秋叶升座,转眼间便是一甲子的时光匆匆而过。”

    接着老道人似乎是陷入了过往的回忆之中,本该净如琉璃的心境骤然变得浑浊起来,此处的天气也随着变得愈发晦暗。

    越发陷入回忆,他的思绪也就越发混乱起来,不断喃喃自语。

    “萧煜的定鼎一战如何了?可是赢了?”

    “我想起了,是赢了,萧烈死在了上官仙尘的剑下,上官仙尘又死在了萧煜的剑下,真是一报还一报。”

    “我记得萧煜好像也死了?也是,上官仙尘和傅尘又岂是那么好杀的,他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行。”

    “萧氏兄弟齐上都天峰,那时那景就好似昨日一般。”

    “镇魔井下不知岁月几何,不见天日几分,只道是春秋几度。”

    “如今是何年何月了?萧煜死后又是谁坐拥天下?”

    话语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归于寂静,不可闻。

    拨云见日,终年晦暗的北海上空竟是从云缝间落下一抹淡淡斜阳,刚好落在老道人的身上。

    老道人闭上眼睛,刚刚出关时的混乱心境重新净如琉璃。

    老道人忽然晃了晃头,本就已经及地的白发骤然铺散延伸开来。

    白发漫卷风雪,其长三千丈。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