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北冥有山有道观
    夜色渐深,张安也离去之后,徐北游推开眼前阁楼的门,独自一人走进其中。

    虽然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进来,但仍旧是一尘不染,其中陈设甚至还保持着原来主人离去时的样子,时间仿佛在这儿静止,十几年如一日。

    玄冥剑就被挂在正对门口的墙壁上,即使已经归鞘,可那股子杀伐戾气却仍是遮掩不住。

    失去老主人的玄冥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且不愿受新主人的驾驭,徐北游勉强御使玄冥与赤丙一战后,仿佛激起了它沉寂已久的凶性,根本容不得别人半分靠近,用上官青虹的话来说,此时的玄冥已经是一把大凶之剑,徐北游若是再强行动用,必要遭其反噬。

    不得已之下,徐北游将玄冥放在了这处公孙仲谋曾经的闭关所在。

    徐北游经过赤丙一战之后,一只脚已经迈入了人仙境界的门槛,如今只要再能将玄冥一剑的剑气神意纳为己有,那么他不但能踏足人仙境界,甚至还能一举成为赤丙这样的人仙巅峰。

    对于迫切想要在高人辈出的江都城中立足的徐北游而言,这同样是一件摆在他面前的头等大事。

    如何降服玄冥?郭汉轩之流还能用晓之以利害的办法,可玄冥这等只有灵性没有意识的死物会跟你讲这个?说到底唯有以力压服。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缓缓向前迈步走向玄冥,越是靠近,玄冥的剑气就越发刺骨,玄冥乃是阴剑,所散发出的剑气与无生剑气如出一辙,不伤外在专伤内里,极为克制护体罡气一类的手段。

    不过万幸徐北游本身已经将无上剑体的剑骨篇小成,内里更甚于外在,虽然剑气及身之后难免要痛彻入骨,但好歹还能勉强承受。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一句被长辈们苦口婆心地唠叨了无数遍的话语,能记在心里的人很少,能真正付诸于行的更是寥寥无几。

    徐北游能走到今日这一步,诚然有运气的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同样也付出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和坚持。

    有几个人能在道门镇魔殿的通缉下仍是毅然决然地孤身从西北前往江南?又有几个人能在不是走投无路的情形下去承受非人苦楚练就无上剑体?

    换而言之,徐北游连无上剑体的苦楚都能熬得住,还怕区区玄冥剑气之痛?

    如果他能借此契机踏足人仙境界,那么他就有自信让剑气凌空堂的一干人等彻底趴在地上,在自己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徐北游硬顶着肆虐不休的剑气握在玄冥的剑柄之上,在这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一轮血月在自己面前冉冉升起。

    玄冥,应太阴蟾兔之气而铸,这月自然就是玄冥的神意,只是玄冥沾染了太多的杀伐戾气,于是一轮明月变为血月。

    佛门大德有云,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将此言放于剑道也同样说得通,公孙仲谋杀伐太重致使佩剑玄冥戾气过重,若是他时时勤拂拭倒也无碍,可若是放任不管,玄冥难免要坠入邪道,徐北游现在要做的就是拂去玄冥的血腥戾气,拨云开雾重见一轮明月。

    这对公孙仲谋而言可能不过是件顺手而为的小事,可对徐北游而言却是一件难如登天的大事。

    降服玄冥未必就比斩杀赤丙容易多少了。

    阁楼内的剑气愈来愈盛,徐北游的表情也随之变得愈发扭曲起来,最后甚至透露出几分狰狞之色。

    诡异的是阁楼内的物件却不受半点影响,没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变化,仿佛这凌冽剑气只不不过是一阵穿堂清风。

    吱吱呀呀的声响中,徐北游身后的阁楼木门自行缓缓关闭。

    屋内剑气乱舞,大有要绞杀徐北游的架势,屋外月明星稀,不起半分波澜。

    一内一外,好似是两重世界。

    ——

    天南之地有巍然道门立世,极北之处则有苦寒之地,冰雪漫天,风霜蔽日,除了某些天生于此的异兽,以及部分苦修修士会踏足此地之外,再无其他生灵踪迹。

    极北之地以外是一片冰洋,又称北海,海上有大块浮冰甚至是冰山,在北海深处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冰山,孤零零地漂浮于海面之上,周围有凛冽寒风环绕,常年不休,又有冰汽雾雪弥漫其间,若隐若现。

    这里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寸草不生,人迹不至。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堪称是鬼斧神工的冰山却并非是天然形成,而是由后天人力所建。

    道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历代大真人在踏足地仙境界十重楼之后,都会前往极北之地苦修三年,说来也巧,这个规矩的始作俑者还是未曾叛出道门之前的剑宗开派祖师,正是他在极北之地苦修时,以自身修为凝聚浮冰成山,留下了一座百余丈高的冰山,自他之后已有十代人总计八十七位大真人来此修行,并不断以自身修为继续凝聚冰山。

    这也可以算是薪火传承,代代人添砖加瓦,于是就有了今日的蔚为大观之景象。

    一道身影破开茫茫的风雪,跨海而来。

    踏足冰山之后就会发现,看似是刀削斧砍一般的冰山上有一条可供单人行走的羊肠小径,一级一级台阶一直延伸至视线尽头。

    来人并未继续飞行,而是沿着这条小径步步登山。

    大约走了五个时辰,终于走到了小径的尽头,也就是这座冰山的山顶。

    在冰山的山顶正中位置建有一座完全以冰为材料的道观,晶莹剔透,说来这座道观也大有来历,乃是道门内一位颇有传奇色彩的大真人亲手修建,如今那位大真人早已作古,反倒是这座道观却留了下来。

    此时道观中就盘坐着一道模糊身影,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来人一挥大袖,驱散了漫天的风雪,显露出自己的真容,正是镇魔殿第二大执事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望着那道身影,微微躬身行礼,缓缓说道:“弟子此番前来,是奉了掌教真人和殿主大人之谕令。”

    一声难分年龄、性别,仿佛泯灭了一切特质的平淡嗓音响起,“两位师侄又有什么吩咐?”

    掌教真人秋叶和镇魔殿殿主尘叶同是叶字辈,而在他们之上则还有极少数的尘字辈老人,比如叛宗而出的青尘大真人,只是这些尘字辈老人们大多寿元将尽,不是觅地潜修争取最后一线生机,就是及时行乐独享清福,极少会在世间走动。

    如今这位隐居于北海的高人显然就是一位尘字辈高人。

    酆都大帝望着那个自己应该称呼一声师叔的身影,平静说道:“去年,掌教真人于碧游岛莲花峰诛杀了剑宗宗主公孙仲谋。”

    “不过掌教真人也为此付出了一记镇魔锥的代价,有损于道行,如今飞升之期临近,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故而掌教真人自碧游岛返回都天峰后便开始闭关,以期弥补道行修为,无暇分身。”

    “殿主大人在碧游岛观战之后心有所感,有望在三年之内踏足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已经于三月前开始闭关,同样是无暇分身。”

    “宗门遗失重宝诛仙如今就在江都,只是我等修为低浅,并无十足把握能够夺回诛仙,故而才要请动您亲自出手,为宗门迎回诛仙,了却掌教真人以及历代祖师的一桩心愿。”

    道观内的身影陷入沉思,酆都大帝也不出声催促,就这般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候。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