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尘埃落定步青云
    宋官官轻声问道:“我陪公子一起去吧?”

    徐北游摇了摇头道:“我一个人过去就行,我走后你把这儿处理一下,不出意外天亮我就能回来,如果明早辰时以前我还没有回来,你马上离开江都,去帝都找先生。”

    宋官官欲言又止。

    徐北游摆了摆手,止住她没有出口的话语。

    接着徐北游没有带任何东西,独自往府外行去。

    富贵坊,张府。

    张雪瑶独自一人跪坐在后堂中的一方檀香木小案后,案上是一壶刚刚泡好的君山银针,身侧窗外则是一帘夜雨。

    一人一茶一灯火,一帘幽雨入画来。

    真是好意境。

    脚步声响起。

    老吴带着一个年轻人来到屋外轻叩门扉。

    张雪瑶的手指轻轻一颤,平静道:“进吧。”

    门被从外面拉开,老吴没有进来,而是徐北游孤身一人走进后堂,沾染着已经干涸血水和污泥的靴子踩在木质地板上嘎嘎作响,同时也在身后留下了一串清晰脚印。

    张雪瑶不以为意,又倒了一杯茶,示意徐北游落座。

    徐北游跪坐在张雪瑶的对面,捧茶却不急于品茶,轻声道:“师母,赤丙死了。”

    早就已经知晓这个消息的张雪瑶神情平静,就算赤丙没死,她也一定会出手让他死。

    张雪瑶小口小口地啜茶,一杯茶饮尽后,她挺直了身子,问道:“北游,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北游低头望着杯中清澈的茶水,缓缓道:“想来是考校二字。”

    “的确是考校二字。”张雪瑶点头表示赞同道:“你若是像青莲那样得过且过也就罢了,可你想要撑起剑宗的重担,没有手腕是不行的。”

    徐北游沉声道:“所以师母你就想看看我的手腕如何,不知今晚之后,师母以为北游的手段如何?”

    张雪瑶很是欣慰地笑了笑,“还算不错。”

    徐北游忽然笑起来,将方才的凝重气氛一扫而空,道:“有师母这句话,我就真的放心了。”

    张雪瑶抬手给自己重新斟茶,八分满,然后问道:“北游,你是否从此便在心底记恨下师母?”

    徐北游不曾想到张雪瑶竟会如此直接了当地问话,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沉默不语。

    不管怎么说,张雪瑶都是可以跟公孙仲谋平起平坐的角色,论修为,论心机,论手腕,论根基,都远在徐北游之上,若非这样,徐北游也不至于从西北一路跑到江南来投奔师母,而且女子多记仇,徐北游也不想再横生枝节。

    徐北游不说话,张雪瑶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不管你是记恨也好,还是不记恨也罢,今天都算你通过了我的考校,我们剑宗从来都是唯成败而论事,从明天开始,剑气凌空堂就是你的了。”

    徐北游心头一跳,放在膝上的双手猛地攥拳,深吸一口气后,竭力保持语气平静道:“北游谢过师母。”

    张雪瑶以食指拇指捏住那只八分满的青釉白花茶杯,轻轻旋转,淡然道:“剑气凌空堂给你是给你了,但能否拿得住,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还有剑宗的各大产业,也是如此,我不会过问,也不会出手相帮。”

    “这个不劳师母操心。”徐北游微笑道:“既然已经拿到了手中,那就没有轻易放下的道理。”

    张雪瑶嗯了一声,望向外面的雨幕道:“明晚在东湖别院有一场家宴,记得过来。”

    徐北游低头应是。

    待到徐北游抬起头的时候,张雪瑶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一张小案,以及小案上仍旧烟雾袅袅的茶具。

    徐北游忽然想起似乎每位地仙高人都有些雅好,诸如有慕容玄阴扮戏子伶人,秦穆绵抚琴堪称国手,青尘的占卜算无遗策,还有公孙仲谋的酒,张雪瑶的茶。

    酒寄于情,茶寄于礼。

    喝酒喝得是一个情字,饮茶饮得是一个礼字。

    以小观大,所以公孙仲谋率性,以情义交游天下,天下无人不识,与之相比,张雪瑶就冷淡许多,不过这才是真正的持家之道,两人一外一内,一热一冷,刚好互补。

    徐北游将张雪瑶给自己倒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又给自己重新倒上一杯。

    这一次,九分满。

    ——

    玄乙没有想到徐北游真的活了下来。

    御甲则是没有想到赤丙竟然会死。

    两个没想到,一个结果。

    徐北游没想着封锁消息,而且这么大的动静也封锁不住,所以一直在作壁上观的御甲和玄乙二人很快就得知了这个让人震惊甚至是惊骇的消息。

    同样是窗外夜雨,两人对坐之间却没有张雪瑶那般云淡风轻的意境,只剩下近乎窒息的凝重。

    过了良久,御甲缓缓开口道:“我们都小看他了,谁又能想到他真得把赤丙给杀了?赤丙的修为你我都是清楚的,就算我们两人对上他也没有必胜把握可言,最多不过是五五之数而已,可赤丙却死在了他的手上。”

    玄乙略带迟疑道:“你说会不会是主母那边出手了?”

    “主母性子你是知道的,就算徐北游是她的亲生儿子,也绝不会玩弄这种伎俩。”御甲摇头道:“如果她真想帮徐北游坐稳少主的位子,直接大开杀戒便是,底下的人谁敢不服?又何必绕这么大的弯子。”

    玄乙默然无语。

    “赤丙就这么死了。”御甲带着几分兔死狐悲的惆怅感慨道:“当年有好事者将我们前四人并称为剑宗四大剑师,赤丙更是被不少人视为日后剑气凌空堂的扛鼎大材,可结果却是说死就死,真是世事难料。”

    玄乙转头望向外面的雨幕,轻轻叹息道:“现在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开眼前死局,让你我二人能求得一条生路,不至于像赤丙、长辛、年庚、壬辰那般变成别人的剑下之鬼。”

    御甲沉默片刻,面无表情道:“还能如何?要么低头、弯腰、屈膝,苟且求生,要么就瞋目、拔剑、向前,殊死一搏。跪着生或是站着死,你选哪个?”

    屋内陷入一阵死寂的沉默中。

    过了不知多久,屋内的蜡烛都已经燃尽,只剩下一片漆黑。

    屋外仍是雨沙沙落下。

    黑暗中传来一个不知是谁的低低叹息声音,“我们老了。”

    这两个曾经敢跟着公孙仲谋出生入死的剑客,随着年龄的增长,早已被安逸和浮华磨去了当年的锐气,再也做不出一言不合即瞋目,瞋目则拔剑,拔剑必杀人的事情,他们越来越沉稳,也可以说是胆小,雄心壮志越来越少,顾虑越来越多。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敢像赤丙那样明目张胆地反叛,最开始的时候不敢拔剑,现在尘埃落定之后就更不敢了。

    剑在鞘中的时间久了,就真的被锁在鞘中了。

    既然连剑都拔不出来,还谈什么站着?

    ——

    大约快要天亮的时候,雨势转小几分,由细密雨幕变为淅沥小雨。

    徐北游满身污浊地走出张府,沾满了血迹的靴底踏在雨水中,仿佛要在清澈的雨水中化出血色来。

    他就这么一路淋着雨,从富贵坊一步一步地走回了荣华坊。

    细雨加身,也压抑不住徐北游心头的快意。

    大丈夫当掌权,江湖既然是个名利场,那么在江湖中厮混就更要手握大权。

    如果说之前的徐北游,只是一只脚迈进了权势的门槛,那么经过昨晚之后,徐北游便已经将另外一只脚也收到了门槛内。

    这场内斗最终以徐北游成为剑气凌空堂之主而落下帷幕。

    江都城只是开始,浮华和血腥之下,有一条登天青云路。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