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横臂伸手摘头颅
    一直遥遥作壁上观的上官青虹缓缓开口道:“两人要分出胜负了。”

    张雪瑶仍是望着那丛雏菊,淡然道:“是成是败,是死是生,唯此一剑而已。”

    上官青看了她一眼,道:“你倒是稳得住。”

    张雪瑶眯起眼,轻声道:“繁花柳密处,拔的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的定,方见脚跟。剑宗各处产业的大小管事暗中给北游使绊子,我不去管,是要看他的手段如何,赤丙领着剑气凌空堂的一干人等反叛,我不出手,则是要看他立不立得住脚跟。”

    上官青虹幽然:“老妓晚景从良,一世烟花无碍,贞妇白发失守,半生清苦俱非。若是他刚到江南的时候,你与他非亲非故,摆出这个阵势,这孩子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可如今你们二人已经有了一份不浅的情分,你再将他置于危难之中而不顾,就不怕他日后在心底怨恨于你?”

    张雪瑶沉默片刻,平静道:“师父在生前曾经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我接掌张家家主,继而成为卫国国主,到那时候仲谋内掌剑宗,我外掌卫国,两人结成夫妻,便是剑宗卫国俱为一体。我不敢说自己有帝王心性,却也算是略知一二,治家可以心慈,治国却是万万不可,剑宗虽然比不了一国,但也是五脏俱全,北游想要执掌剑宗乃至光复剑宗,又怎么能不经历风雨?若他真能实现仲谋的遗愿,我便是做一回恶人又何妨?”

    上官青虹再次看了眼身旁这个并不高大的身影,没来由记起许多当年旧事。

    有些事情,吃力不讨好,谁都愿意做好人,但总得有人来做那个恶人。

    有些事情人人都不想做,但总得有人去做。

    正如当年老宗主上官仙尘,以他当时的境界修为,半只脚已经踏入神仙境界的门槛,无数人追求的长生不死近在眼前,大可觅地清修坐等飞升便是,可他最终还是去了大江之畔,最终在定鼎一战中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何苦?无他,仅仅是为了身后那个剑宗而已。

    上官青虹感慨万千道:“当年大郑神宗皇帝令徐林率西北大军三十三万讨伐萧煜,特赐下名剑定风波,寓意让徐林平定西北的风波。徐林兵败后归降萧煜,将此剑献给新主,后来萧煜南征蜀州,又将此剑赐给了时任剑阁行营掌印官的蓝玉,同样有希望蓝玉平定蜀州风波之意。”

    “可谁又能想到,第一次神宗皇帝赐下此剑,结果是萧煜大败徐林的三十三万大军,入主中都。第二次萧煜赐下此剑,结果是自己的西北大军主力深陷蜀州湖州泥潭,被牧人起的东北军趁虚而入,克陕中,进逼西河原,继而兵临中都城下,险些葬送了他的西北基业。”

    “一把定风波未能定风波,反倒是自身几经周折辗转历经风波,真是我远风波,却挡不住风波自来。”

    张雪瑶平静道:“往事已南柯,红尘自罗网,谁能逃得出去?”

    另外一边,赤丙的剑意已经攀升至极点,就算是徐北游的剑十也遮掩不住。

    此时的赤丙再不见半分犹豫迟疑,也不见先前的凝重之态,只剩下战意凛然。

    他前些年曾经奉命前往南疆取回一件宗内遗物,期间偶然寻到了曾经的南疆第一剑仙东行先生的遗府,并在那儿学到了半式残招,后来与自身所学融汇贯通,他将其取名为斩仙式,暗自对应宗门重宝诛仙。

    在赤丙看来,自己日后若能执掌诛仙,以诛仙用出自创的斩仙式,然后斩落地仙高人的头颅,那必然是一段流传后世的佳话美谈。

    虽然这招斩仙式略有名不副实之感,但那也是对于地仙高人而言,对于鬼仙境界甚至是人仙境界而言,这就是近乎无解的杀人剑式。

    赤丙本就是同境之中难逢敌手的人仙巅峰,此时用出的斩仙式更是有一半取自地仙境界的感悟,换句话说,徐北游有越境而战的资本,赤丙同样也有越境而战的资本,这一剑本就是他为了对付地仙境界而准备的。

    你徐北游即便手握玄冥与人仙无异,但终究还不是地仙境界,面对这斩仙一式,仍是没有活路。

    徐北游虽然不清楚这招剑式的名称和来由,但是面对那股不断攀升的磅礴剑意,他还是露出郑重其事的神情,徐北游能够与赤丙酣战至如此地步,凭借的是剑三十六和玄冥剑带来的无与伦比的优势,剑三十六号称天下剑诀总纲,玄冥在剑宗十二剑中高居次席,仅次于殊归,因此只要对手未能踏足地仙境界,徐北游就有一战之力,像长辛剑师之流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可赤丙这个人仙巅峰大不一样,他本身就距离地仙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又参悟了东行先生遗留的地仙剑式,已然不能视作寻常人仙境界。

    徐北游不敢掉以轻心,却也谈不上畏惧,这一剑躲不过去,徐北游也没想躲,直接挥动手中玄冥,与赤丙的斩仙一剑针锋相对。

    两剑相撞。

    无声无息,但是四周的地面、院墙、廊柱却在一瞬间寸寸碎裂。

    雨幕再次落下。

    赤丙安然无恙,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

    徐北游则是踉跄后退,握剑手掌已经露出白骨,面色苍白。

    片刻后,赤丙举起手中大剑,冷冷望向徐北游,似是疑问又似是自言自语,“为什么?”

    下一刻,忽然响起一声咔嚓响声,瞬间压过了漫天雨声。

    然后只见赤丙手中的赤色大剑浮现出无数裂纹。

    这把陪伴他多年的佩剑,碎了。

    赤丙低头看着满地的碎片,恍然道:“原来是诛仙剑气,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截取诛仙剑气藏在自己体内。”

    他抬起头来,扯了扯嘴角,笑道:“只是现在的你没了诛仙剑气,还有什么凭仗?若是没有,那就让我摘下你的头颅,换取一个剑气凌空堂。”

    说话间,赤丙大步走向徐北游,一拳狠狠砸向徐北游。

    徐北游猛地向后倒去,滑出十余丈,撞碎了一面墙壁,激起尘埃无数。

    赤丙放声大笑道:“剑宗少主?”

    他走近废墟,又是一拳砸下。

    废墟化作粉尘,被埋在下面的徐北游吐出一口污血,再也握不住手中的玄冥剑。

    赤丙怒声道:“我做不了剑气凌空堂之主,你徐北游也配当剑宗少主?”

    话音落下,赤丙一手抓住徐北游的脖子,生生将他提了起来,双脚离地悬空。

    赤丙神情归于平静,轻声笑道:“杀了你之后就大势已定,什么御甲玄乙,都要乖乖给我俯首称臣,至于你那些心腹,我会一个不剩地全都杀掉,让你们在下面团聚。”

    徐北游没有作声,只是平静地望着赤丙。

    赤丙心头忽然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恼怒厌憎,寒声道:“上路吧。”

    说罢就要扭断徐北游的脖子。

    可是徐北游的脖子没有断,反而是赤丙的五指齐根掉落,仿佛被利剑斩断。

    徐北游的整个脊椎就是一把剑,也是他的第三剑,莫名剑。

    接着徐北游张口一吐,一道白色剑气自他喉间激射而出,瞬间刺瞎了赤丙的双眼。

    赤丙惨叫一声,身形下意识地向后飘去。

    可徐北游又哪里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徐北游向前踏出一步,一掌直刺。

    无上剑体,手掌即剑。

    一掌贯穿了赤丙的胸口!

    中单田气府破碎的赤丙全身气机溃散。

    他伸手捂住胸口,浑身颤抖。

    徐北游毫不留情拔出手刀,横臂一斩。

    一颗好大头颅。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