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负剑拔剑一成败
    两道剑气相撞。

    徐北游的一线剑气摧枯拉朽地将赤丙的磅礴剑气从中一分为二,直奔赤丙而去。

    赤丙脸色如常,瞬间改为右手单手持剑,空出的左手比成剑指飞快画出一个剑诀。

    只见被一分为二的剑气并未就此烟消云散,而是变为两道各自独立的剑气,稍微一个停顿之后就继续朝着徐北游激射而去。

    嗤的一声,赤丙的胸前被切割出一道细细红线,继而有血丝渗出。

    徐北游虽然躲过了一道剑气,但被另外一道剑气轰在肩头,整个肩头瞬间血肉模糊,露出游动着奇异光泽的骨头。

    徐北游的脸皮微微一颤,转瞬便恢复平静,经历过修炼无上剑体的切肤彻骨之痛苦后,这种程度的伤势对于徐北游而言倒是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意思了。

    徐北游活动了一下肩膀,有剑骨为内在支撑,影响不算太大。

    赤丙眯起眼望着徐北游的肩膀,略感惊讶,他不明白这是何种手段,但他不想给徐北游任何喘息疗伤的机会,于是他再次举剑前奔。

    霸道剑与诡道剑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对“势”的运用上,诡道剑讲究顺势而动,就像落花随流水,只能往下却不能往上,而霸道剑却是即可顺势也可逆势,赤丙便是将霸道剑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分明是平分秋色的局面,却硬生生地让人产生难以抵御的感觉。

    徐北游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左右手剑式一分为二,右手天岚,用出剑十一,错影分光,右手旁瞬间出现四柄一模一样的天岚,左手却邪,用出剑九,左手旁满是却邪的剑影层层叠叠。

    若说赤丙务实,每一剑都是实实在在,那么徐北游便是务虚,实中有虚,虚中有实。

    虽说一心二用难免会导致剑意不纯,但胜在变幻繁多,让人难以防备,不知其中虚实。

    赤丙以开山一式劈碎剑影无数,向前步步推移。

    不过仍旧是有四柄天岚藏于数十道剑影之中,从四面八方刺向赤丙的周身要穴。

    赤丙面无表情,猛地停住前进的脚步,站在原地又是一式横扫,就像先前的开山式一样,简单直接,没有丝毫的花哨可言,完全就是以势压力,以力压人。

    瞬间就有十五道剑影消散无形,不过仍有四剑刺在了赤丙的身上,三假一真。

    赤丙的身上再添一道伤口。

    他对此并不以为意,剑宗虽然不擅修炼体魄,但是他本身天赋异禀,寻常皮肉伤很快就会愈合,徐北游不擅长阴柔入体的无生剑气,单凭刚猛的四九白金剑气来玩这种软刀子割肉的伎俩,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徐北游脸色有些凝重,肩头伤口处的鲜血开始沿着他的手臂缓缓流下。

    这点伤势虽然不足以影响他的战力,但他终究还不是气血旺盛的人仙境界,一直拖下去难免要成为一个隐忧。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手中双剑一前一后交错,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起手式。

    赤丙则是轻轻呼出一口气,开始第三次前冲。

    这次赤丙仍旧是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炸裂出一朵莲花花纹,每一步在落地时都会荡漾出一圈圈气机涟漪。

    每一次踩踏地面都如同沉闷钟声一般震在徐北游的心坎上,使得徐北游的心跳越来越快,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之色。

    徐北游仍旧没有出剑。

    最终,赤丙迈完足足九步,重重踩踏地面留下一地蛛网裂痕后,蓄势达到极致,整个人猛地跃起,一剑斩下。

    徐北游脸色骤然苍白无比,双剑齐出。

    剑剑相撞。

    一声刺人耳膜的金石碰撞之声响起。

    剑锋之间竟是碰撞出一连串的耀眼火花,更有无数逸散剑气激射出去,数段墙壁在剑气之下轰然坍塌。

    徐北游的脸色愈发苍白,几乎到了没有血色的地步。

    赤丙则是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目如铜铃。

    两人剑势用尽后不约而同地向后急退。

    徐北游不断地吐纳气机,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赤丙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也没有立刻追击。

    啪嗒一声。

    一点雨滴从天而落,打在徐北游的身上。

    接着两滴、三滴、十滴……

    雨势渐渐密集起来。

    徐北游和赤丙依旧维持着两人对峙的状态,身上衣物很快就雨水打湿大半。

    整个后府一片死寂,只有沙沙的雨声。

    雨水落在地面上,在地面上汇聚成溪流,冲淡了浓重的血腥味道,也带走了还未曾干涸的血迹。

    赤丙的表情缓缓恢复平静,接着有露出一抹笑意,道:“雨夜好杀人。”

    徐北游甩了甩胳膊上的鲜血,血滴和雨滴一起被甩飞出去,淡然道:“来杀我啊。”

    赤丙脸上的笑意淡去,剑上剑气化作剑芒,升腾跳跃如同火焰,再一次举剑前冲,。

    一次次对冲相撞,徐北游看似不落下风,实则体内气机被迅速消耗,反观赤丙,体内气机仍旧雄厚无比,如果徐北游没有别的手段,那么他就只能被赤丙生生耗死。

    雨幕被切割开来,无数雨滴直接被剑气绞杀为细密水雾。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脚尖一点,身形前倾飞出,双剑一起挥动,剑气嗤嗤作响。

    这一次两人没有再交错而过,只听轰然一声,徐北游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

    剑气终究比不得剑芒,在这轮交锋之中,徐北游完败。

    也就在此时,位于徐北游不远处的一面墙壁轰然破碎,有一人悍然破墙而入,手中长剑直刺徐北游的后心。

    剑锋的确刺进了徐北游的后背,却未曾穿心而过,因为剑锋被徐北游的骨头卡住了。

    偷袭的刺客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剑锋竟然切割不断此人的骨头,也就在他一愣神的空当,徐北游回身看似轻描淡写地横臂一扫,刺客的脑袋便被这记手刀直接斩落,死不瞑目的头颅高高飞起,落地后又骨碌碌地滚出老远。

    几乎同时,另外一名刺客从另外一个方向激射而来,剑出如骤雨,每一剑都刺向徐北游的周身要害,剑尖刺出的点点光芒连成一片,眼花缭乱。

    这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快剑,在这短短几息的时间中,这名刺客最起码出手六十余剑,从眉心到双脚,几乎全部覆盖。

    可惜的是传出一连串金石声音,不像是刺在人身上,更像是与一把剑正面相击。

    这名更为老道的刺客见此情景后就要立刻就退去,将刺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徐北游又岂会让他如愿?毫不犹豫地将手中却邪掷出,只见一抹赤红光芒闪过,这名一品境界的刺客就直接被穿心而过,身形跌落,死得不能再死。

    却邪去势不绝,深深刺入一座假山才算罢休。

    徐北游连杀两名剑气凌空堂刺客大概用了五息的时间,当真是电光火石之间,可也就在这短短的五息时间里,两名刺客在徐北游的身上留下了几十处细小伤口。

    此时徐北游手中只剩下一把天岚,虽然没有被伤及内腑,但周身上下也是多了十几处皮肉伤,满身血污,看起来是狼狈不堪,与只有伤痕寥寥的赤丙相比较,高下立分。

    赤丙眼神阴沉地望着徐北游,最终视线落在徐北游背后背负的玄冥剑上,冷笑道:“主人的玄冥落到你的手上真是明珠暗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怎么还不拔出玄冥?如果现在不拔,待会儿怕是就没有机会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