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出鞘闭鞘一生死
    初秋的夜风中已经有了些凉意,吹拂在夜色之下,将徐北游的发丝和衣襟微微拂动。

    赤丙的视线死死盯着徐北游,准确地说是盯着他腰间的天岚。

    徐北游先前将天岚重新归鞘,当然是别有用意,出鞘的剑不可怕,可怕的是迟迟未出鞘的剑。

    越境而战,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当年的萧皇最擅于此,不过是地仙十二楼的境界却近乎于无敌当世,公孙仲谋虽然比不得萧皇,但是有诛仙在手,以十七楼修为战十八楼也是等闲。

    归根究底,还是两点,要么有高人一筹的法门,要么高人一筹的法宝。

    这两样东西徐北游都不缺,换而言之他已经了越境而战的资本。

    徐北游轻轻摩挲着天岚的剑柄,眯眼望着迟迟没有动作的赤丙,神态平静。

    赤丙见徐北游没有流露出半分焦躁之意,终于收起了心底最后的一抹轻视,猛地向前踏出一步,手中赤色大剑带出一抹暗红色残影,直斩徐北游的面门。

    徐北游以手中却邪在刹那之间与赤丙的赤色大剑连续碰撞三次,堪堪挡下了这一剑。

    不过徐北游也被赤丙的气机所迫,不得不向后退出三步才站稳身形。

    赤丙的第一剑,也是第一次试探,就此暂告段落。

    “出手了。”

    另外一边,两位地仙境界的高人不用亲眼去看,单凭气机感应就能知晓这边的大致情况,上官青虹叹了口气,道:“赤丙也算我们剑宗十几年来最是出类拔萃的弟子,论潜力要远超御甲和玄乙两人,甚至将来有望地仙八重楼以上的境界,如果能将他这个性子磨一磨,未尝不是块支撑门户的大料。”

    张雪瑶面无表情,语气冰冷道:“剑是好剑,可也要看能不能用,既然仲谋走后没人能驾驭他这把剑,那我就只能毁掉他。”

    单从面相而言,上官青虹比张雪瑶更具杀伐果断的威严,可实际上却是张雪瑶说出的话更让人后背发冷,“赤丙觉得我默许他的行为,就代表着他可以将徐北游取而代之,他错了,我只是给了他一个给徐北游做磨刀石的机会,事后无论徐北游是成是败,我都会出手将他这块磨刀石除去,徐北游或许有两条路可以选,但是他没有。”

    上官青虹感慨道:“无论怎么选都是死,就像当年我们剑宗,大势已去,无论是拼死一搏还是苟且偷生,都逃不过宗门倾覆的下场。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没得选才最是让人无奈绝望,多少人的心血努力却敌不过一句天道如此,何其悲哉?”

    张雪瑶望向不远处的一丛新开雏菊,没有作声。

    上官青虹自嘲笑道:“人老了话就多,就容易唠叨,念来念去都是当年的事情,当年的情分,雪瑶,你还记得张雨沉吗,他若是还活着,现在就该由他接过宗主的位子。”

    张雪瑶眼神复杂,轻轻叹息,脸上的表情竟是变得出奇柔和。

    秋叶的俗家姓名叫叶秋,有个做了叶家老太君的妹妹叶夏。

    张雪瑶也同样有个关系很好的弟弟。

    她的弟弟叫张雨沉,一个雨,一个雪,雨到冬天就变成了雪,雪到春天又变回了雨。

    做姐姐的,虽然总是在弟弟面前凶巴巴的,但实际上却是最疼爱弟弟的那个人,甚至不输父母多少。

    做弟弟的,虽然总喜欢跟姐姐对着干,但如果姐姐在外面受了欺负,一定会站出来帮姐姐讨回公道。

    这就是姐弟。

    张雪瑶也曾经有过一份这样的姐弟之情,不过在她二十五岁那一年,她的弟弟死了。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张雨沉并非是对外宣称的因病猝亡,而是在巨鹿城中被人杀死的。

    那时候还是大郑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

    后来的大齐武祖皇帝萧烈当时自任丞相,把持朝政。

    萧皇萧煜刚刚战胜中都大都督徐林,入主中都,雄踞西北而虎视中原。

    东都大都督秦政屯兵于燕北之地。

    北都大都督牧人起割据东北三州。

    还有江都大都督陆谦手握大半个锦绣江南。

    草原刚刚经历了红娘子之乱,各大台吉死伤惨重,由萧煜和林银屏暂摄权柄。

    后建则是爆发五王之乱,完颜氏五王正与大将军慕容燕斗得你死我活。

    如今鼎鼎大名的完颜北月、公孙仲谋、蓝玉、秋叶等人在当时都还是名副其实的年轻人,薄有声名,却谈不上左右天下大势。

    萧瑾和林寒也还在萧煜的帐下效力,一文一武。

    日后执掌天下的萧帝萧玄还未出生。

    那是剑宗在宗主上官仙尘的带领下如日中天的时代。

    那也是剑宗最后的辉煌。

    那时候的巨鹿城可不是如今的巨鹿城,刚好处于草原、西北、东北、后建四方势力的交界地带,名副其实的四不管地带,过江猛龙,地头巨蟒,鱼龙混杂。

    张雨沉就是在那儿惹到了过江猛龙,死得不明不白。

    张雨沉死的时候,张雪瑶远在江南,当她的得知这个噩耗时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一切都晚了,杀人的人早已离开巨鹿城,而张雨沉则是连同他的一众护卫全部死在了那座城中,没有一个活口,时至今日她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张雨沉。

    张雪瑶既然可以一个人支撑起偌大的剑宗基业,可以悍然动用诛仙重伤慕容玄阴,她当然不是个普通女人,但她同样也有喜怒哀乐,不是无喜无悲的仙佛圣人。

    所以亲人逝去一样会让张雪瑶流泪,弟弟的死曾经是她心底最隐晦的伤口,只是随着岁月日久,经历的悲欢离合多了,这才不像当初那般撕心裂肺。

    上官青虹提起张雨沉当然不是为了揭张雪瑶的伤疤,而是想要告诉张雪瑶,别再重蹈当年张雨沉的覆辙。

    张雪瑶沉默了许久,缓缓道:“时也命也,看造化吧。”

    上官青虹叹了口气,忽然记起以前的卫国五大姓,叶家的叶秋和叶夏,张家的张雪瑶和张雨沉,慕容家的慕容萱,公孙家的公孙伯符和公孙仲谋,以及他上官青虹和兄长上官金虹,各自际遇不同,如今境况也是大不相同,诸如公孙伯符和张雨沉,早早死去,死后无人知,叶秋却是长生有望,名震天下。

    其中差别之大,又岂止是一生一死?

    公孙府中。

    徐北游沉心静气,周身气机流转之间隐隐有龙吟虎啸之声传出。

    赤丙改为双手持剑,大步前奔。

    夜色仿佛要被这一剑从中分割成两半,一道隐隐约约的赤红光芒朝徐北游拦腰斩来。

    徐北游脚尖一点,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避开这一剑,同时手中却邪撕裂出一道细细剑气逼向赤壁的咽喉要害。

    两人交错而过。

    徐北游原本的立足所在被赤色大剑一分为二,出现一道深深沟壑。

    而赤丙也在最后的刹那之间辨别出徐北游的出剑轨迹,恰到其分地躲过了徐北游的却邪。

    徐北游反手握却邪,右手则是按住腰间天岚的剑柄。

    原本流转在体表的所有气机在一瞬间全部内敛,然后悉数汇聚到右手上。

    赤丙再次迈步,一挥手中大剑,先发制人。

    一道磅礴浩大的剑气轰然出现在徐北游的面前,没有任何花巧,完完全全就是以力压人。

    徐北游终于拔剑。

    一道细却璀璨耀眼的剑气出现在徐北游的身前,仿佛是一条银线,单从目中所见而言,似乎根本无法与赤丙那道好似蛟龙的剑气相提并论,但以凌厉程度而言,却是不输分毫。

    闭鞘锁意,出鞘芳华。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