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靠人终不如靠己
    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鲜血流淌。

    铁甲人怒吼一声,将双脚从地面下拔出,举剑朝着徐北游横冲而来。

    徐北游将手中却邪挽出一个剑花,然后一剑下压。

    铁甲人横剑格挡,整个人直接被压倒在地,站不起身来。

    他竭力抬起头,咬牙问道:“为什么?”

    徐北游反问道:“什么为什么?”

    铁甲人猛地拔高了声音,近乎是怒吼道:“为什么你我同是鬼仙境界却相差如此之大?我每天练剑十个时辰,你整日养尊处优,凭什么比我强这么多!?”

    徐北游笑了笑,道:“有些事就是没有道理的,凭什么萧元婴十岁就能入人仙境界,有些人却今生无望修道一途?凭什么道门掌教秋叶长生有望,寻常百姓却是活到七十岁也是奢望?这种道理等你死了去问老天爷,看他会不会告诉你。”

    铁甲人怒不可遏,直接是就一剑横扫徐北游的双腿,却被徐北游轻描淡写地一脚踏住剑身,动弹不得。

    徐北游淡然道:“你不行,得让你的主子出来才行。”

    ——

    张雪瑶今天回到了她许久不曾回来的张府,按照规矩来说,这儿才是她的府邸,东湖别院只能算是别院而已,只是她不喜欢将自己拘束在江都城中的坊市之间,而是喜欢那座不用开门也可见湖的别院,湖水的氤氲水汽弥漫其间,更能让她的心境平和。

    张雪瑶仍旧是穿着那身雪白丧服,行走在曲折的廊道中好似夜色中的一抹幽影,在她身旁与她并肩而行的不是李青莲,而是一名老人,上官青虹。

    “三十年前,我和仲谋还住在江都城里,他住在公孙府,我住在张府。”

    张雪瑶说道:“老赤丙死后,仲谋在那儿见了老赤丙的弟子一面,并在后来让那年轻人接了老赤丙的位子,成为新任的赤丙剑师。我没见过那年轻人,但从后来的一些事情上却能窥其一二,实在不是个甘居人下的性子。”

    上官青虹问道:“既然你知道这一点,提早出手把他除去就是了,难道不怕宗主的弟子折在他的手中?”

    张雪瑶摇头说道:“我能护北游一时,难道还能护他一世不成?今天他面对人仙境界的赤丙,我自然可以出手,可等他踏足地仙境界面对秋叶时又该谁来出手?”

    上官青虹稍稍沉默,喟叹一声道:“倒也是这么个理,只不过我很喜欢这个有些意思的年轻人,不希望他过早地夭折。”

    张雪瑶笑道:“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北游他未必会输给赤丙。”

    上官青虹望向公孙府所在的方向,感慨说道:“剑宗修士难长生,这几乎是一个魔咒,老宗主和宗主都没能逃出窠臼,我这些年来也颇有力不从心之感,今生无望长生不朽,渐有生死之感悟,倒是少了许多年轻时的戾气,多了几分平和之气,看待后生晚辈时,总是不再想着去扼杀他们,反倒是有几分由衷的欣喜之情。”

    早年时候的上官青虹可不是如今这副样子,那时候的他将诡道剑臻至极致,自身心性也因为剑意影响而邪乎得厉害,但凡对敌都是不择手段,若是遇到资质根骨不错的年轻人,别说提携指点,不痛下杀手就已经是大发慈悲。

    只是中年时遭逢剑宗大变,晚年的上官青虹却是有些看破红尘之感,渐有淡泊出世之意,心态转为平和,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由诡道剑转为仙道剑,境界修为再次突破。

    张雪瑶低头思量了一会儿,道:“如果北游败了,那么就请上官师兄出手救下他的性命,只是如此一来,他就不能再去继承仲谋的衣钵。”

    上官青虹笑道:“无妨,若真是如此,老夫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便是,入世转出世也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张雪瑶看了一眼头顶上深沉的夜幕,说道:“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人人走,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

    ——

    此时的公孙府,除了大门前的两个大红灯笼,再无一盏亮着的灯火,乌云遮蔽了漫天的星斗和皎皎月光,只剩下漆黑一片。

    府外空旷无人的街道上,有一名高大身影缓缓行来,直到距离公孙府的墙壁不足一丈时才缓缓停下脚步。

    他低头站在墙壁前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自语道:“有点意思。”

    接着,他伸手拔出背后的赤色大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那堵高墙,以及高墙后的那座府邸。

    在很多年前,这座府邸以及府邸里的人,对他而言都是高高在的、不可企及的大人物,他却从没想过,多年后的今天,他会以这种方式重新回到这儿,并且还要杀死这座府邸的新主人。

    世事难料。

    赤丙很是随意地一挥手中大剑,剑锋落下,坚硬的墙壁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割开来,甚至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赤丙缓缓握紧剑柄,赤色大剑仿佛与他整个人连为一体,赤红的剑锋在深沉夜色中很是刺目,仿佛下一刻就要燃烧起来。

    这把赤色大剑,据说当初在铸造的时候掺加了一些极为稀有珍贵的火精石,于是便带了一丝火性,剑身更是呈现出罕见的火红颜色。

    这把剑陪伴了他很多年,在他的手中杀了很多人,无论是道门还是暗卫府,都曾有人死在这把剑上。

    赤丙自己都有些分辨不清,剑上的赤红到底是火还是血。

    但不管是什么,他都坚信今晚将会再次沾染上新的鲜血。

    赤丙沿着墙壁上被切割出的豁口走进了公孙府。

    ——

    徐北游仍旧站在院子中,就像刚刚前不久一样。

    只是现在比之刚才地上多了很多尸体和鲜血,而在徐北游的脚下还踩着一具覆盖着铁甲的温热尸体。

    原本属于脚下尸体的冰蓝色大剑被徐北游提在手中,细细打量。

    过了不算太久,一阵清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然后赤丙的高大身影缓缓冲破黑暗的夜色,出现在徐北游的面前。

    徐北游转头望向赤丙,微笑道:“我以为你会偷袭,却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光明正大。”

    赤丙对于徐北游话中的嘲讽之意无动于衷,面无表情道:“狮子博兔,亦要用尽全力,这是我的师父教给我的道理,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这次我没想过与你公平斗剑,只是更没想到这些废物如此不济事,也或者说我太过低估你了。”

    徐北游丢掉手中的冰蓝色大剑,自嘲道:“不管怎么说,师父都留给我一份天大的遗泽,我就算再不济事,也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

    赤丙眯起眼,缓缓道:“我很想见识下宗主到底留给你一份怎样的遗泽。”

    徐北游呵呵笑道:“诛仙剑,剑三十六全篇,剑宗十二剑,数不清的金银和各种剑宗不传之秘,还有被师父经营了大半辈子的人脉,怎么样,是不是一份天大的遗泽?”

    赤丙死死盯着徐北游,周身剑气勃发。

    徐北游笑意玩味,“你是不是想问我凭什么继承这些?你是不是想说这些东西给我还不如给你?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这些都在我的手里,你尽管来拿就是,杀得了我,这些东西自然都是你的,杀不了我,你也不过是赔上一条性命,这个买卖是不是很划算?“

    咔嚓,咔嚓,声音连绵不绝。

    赤丙脚下的地面延伸出一片蛛网状的裂纹。

    他一字一句道:“这是你找死的,等你去了地下见到宗主,千万要记得你自己今天说过的话。”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