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杀一警百儆效尤
    萧白脸上的笑意一点点凝固,然后缓缓淡去,如这静寂凝重气氛的一般,让人感到窒息

    徐北游的尾指轻轻一颤,继而变成整个手掌都开始颤抖,细细听去,甚至可以听到他的骨头在咯咯作响。

    徐北游见过不少地仙境界的高人,但还是第一次单独一人直面地仙境界的威压,不同于南方鬼帝的偷袭让他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应,这次萧白将自身气势一点点施加在徐北游的身上,让他从最深处明白到底何为地仙境界。

    此时的徐北游感觉自己好像变回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时代,还要用一己之力扛住一副比自己本身还要重的担子,其中压力可想而知,几乎要把他生生压死。

    近在咫尺的唐悦榕微皱眉头,伸手朝徐北游遥遥一拍,徐北游身形猛地一晃,好似甩脱了千钧重担,骤然变得轻松起来。

    徐北游面上表情不变,后背却已经湿透。

    萧白瞥了眼暗自出手的唐悦榕一眼,脸上又重新绽起淡淡笑意,道:“北游,你这是要让本王给你一个说法?”

    徐北游上身微微前倾,仍是毕恭毕敬道:“请殿下海涵。”

    萧白点点头,“好,那本王就给你以及在座诸位一个说法。”

    “把人给本王带进来!”萧白猛地拔高了声音。

    侍立在萧白身后的亲军统领高声道:“带进来!”

    少顷,便有十余名甲士押着一名身着官袍的官员走进院内,只是这官员早已不复平日威仪,只剩下说不清的狼狈,头上官帽已经被摘去,披头散发,满面污垢,甚至还被上了铁锁木枷。

    甲士们此人按跪在萧白面前之后,一名领头甲士单膝跪地抱拳道:“启禀殿下,犯人已经带到。”

    萧白轻轻嗯了一声。

    甲士退下之后,萧白淡淡道:“给本王报下你的官称。”

    那人叩头道:“下官齐州转运使李向拜见齐王殿下。”

    萧白从袖中抽出一块白色手巾擦了擦双手,漫不经心问道:“知道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儿吗?”

    “下……下官愚钝。”李向死死叩头,不敢抬头半分,“请殿下明示。”

    “愚钝?”萧白笑了笑,道:“好一个愚钝啊,那本王就让你开开窍。”

    江南暗卫府都督佥事江斌缓缓起身,来到萧白身后。

    因为暗卫府是直属于皇帝的缘故,所以他们可以无视公卿权贵,权势滔天,但有一道底线,那就是绝不可轻动皇室中人,萧白作为最有可能承继大统之人,自然也是暗卫府的少主人,只要真正的主人皇帝没有明确发话,暗卫府就绝不敢拒绝少主人的命令。

    正因为如此,萧白受制于藩王条例不能轻易插手地方军政要务,但是暗卫府对他来说却是个例外。

    萧白笑道:“江斌,听说你以前是诏狱里的掌刑都统,不知道手艺生疏没有?”

    江斌弯腰道:“微臣绝不会让殿下失望。”

    萧白抬了抬下巴,“这差事交给你了。”

    江斌微微挺直了腰,轻声道:“谢殿下。”

    话音刚落,江斌已经出现在李向的身前,伸出五指按在他的脑袋上。

    江斌笑眯眯道:“李大人,得罪了。”

    李向骇得肝胆欲裂,嘶哑道:“殿下,殿下……殿下饶了下官吧。”

    未等他把话说完,江斌已经动手,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自他的五指延伸至李向的身上,李向顿时眼球向外暴凸,皮肤下的经络鼓起,宛若蛇虫一般狰狞扭动,骇人无比。

    江斌不紧不慢地说道:“李大人,这是我的独门刑罚,死不了人,不过要吃点苦头,整套刑罚用完之后,你体内的骨头估计要损失个七七八八,大概就只能躺着过完下半辈子了。”

    这时候的李向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长大了嘴巴,从嗓子里发出丝丝缕缕毫无意义的嘶哑声音。

    江南暗卫府号称第一分府,江斌作为江南暗卫府的主事人,境界修为自然相当不俗,尤其擅长玩弄种种旁门左道之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个凶穷极恶的酷吏,很是符合世人对于暗卫府的印象。

    萧白随手丢弃掉用来拭手的手巾,不再理会李向,转身望向徐北游,道:“本朝开国五十年,一扫前朝之弊,开创如今盛世,可凡事都是物极必反,盛而骄、富而奢,骄必怠、奢必贪,贪必腐、腐必败,此乃千古不变之定律也,历朝历代都避不开**二字,本朝自然也是如此。”

    整个院子死寂无声,都说粉饰太平是第一等大事,显然没人想到齐王会自揭伤疤,若是被有心人捅出去,就算是堂堂齐王之尊也说不得要被圣上训斥。

    萧白稍稍环顾四周,接着道:“李向,一个小小的转运使,就敢贪污亏空达四十万两银子之巨,转运使是个什么官?见到皇城守门的侍卫要行礼,太清池里的王八都比他大,可就是这么个芝麻绿豆的官,就有如此大的胆子,如此大的胃口,如此狠的手段,本王实不敢想那些比他还大的封疆大吏乃至六部九卿,到底有多少人在上下其手,到底从国库里挖了多少银子。”

    萧白望向徐北游:“北游,你说得对,也说得好,这银子去哪了是个大问题,所以本王这次担着两个差事,一道是明旨,一道是暗旨,明旨是筹募钱粮赈灾,暗旨则是查一查这些官员,把他们的心肝肺都翻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一晒,看看到底有多少人的心是黑的。”

    徐北游低头道:“殿下圣明。”

    萧白走到徐北游的身边,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慢慢说道:“反贪腐,是大事,急不得,缓不得。如同用药治病,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们这些银子是续命的人参,缓不得,李向这等贪腐小人,是体内沉疴,急不得,凡事都要分出个轻重缓急和主次先后,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徐北游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异议。

    这时江斌收回了按在李向头顶上的手掌,李向则是软塌塌如同一滩烂泥,进气多出气少了。

    萧白笑了笑,松开徐北游的肩膀,道:“国无小事,凡是涉及国体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都说宗室与国同体,可先帝也曾说过,这天下终究是天下人的天下,而非我萧氏一家一姓的天下,天下人管天下事,就是圣人在世,也挑不出错来。”

    恩威并施,刚柔并济。

    徐北游心中暗自感叹,秦姨他们终究还是小觑了这位齐王,他是用了中策不假,可齐王中策却比秦穆绵给出中策高出不止一筹。

    这齐王的手段,高明。

    徐北游尚且如此,在场其他人更是感觉后背发冷。

    也就是齐王才敢说这些话,换成其他人来说,早就被视作大逆不道之言。

    许多人心底明白,萧家子嗣单薄,不说那些旁系支脉,正统嫡系这一脉多年来一直是一脉单传,等闲不能轻动,当年先帝跟武祖皇帝因为太皇太后之事闹得近乎父子决裂,可最后到底还是父子和好如初了,委实是因为就这个一个嫡亲儿子,你真废了他岂不是要自绝香火?

    至于那位魏王萧瑾,因为有前朝皇家血脉的缘故,又或是其他不可与人言说的事由,被武祖皇帝和先帝两代帝王厌憎防备,虽是正统,但却常年被排除在核心之外,是个特例。

    如今圣上也是知天命的岁数,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放眼萧家嫡宗,还未有男丁能活到古稀之龄的,按这个规律而言,当今圣上的时日也不算太多了,萧白作为唯一成年的皇子,只要不犯下谋逆大罪,是绝不会有什么差池的。

    萧白话已至此,徐北游闻弦而知雅意,沉声道:“徐某愿认捐五十万两。”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