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四百人之大筵席
    萧白专门征用了一座不大别院,就在江都城中,挑了个好日头,在院中摆下近百桌筵席。

    桌是百姓常用的八仙桌,漆黑的桌面,不大不小,如军阵一般整整齐齐排列,就算一桌仅仅只坐四个人,近百桌也是近四百人。

    今天的菜式也有些意思,萧白故意没有让人弄出什么几百两银子一席的排场,而是极为素淡,顶破天也就三两银子,既是应当下天灾之景,也是挤兑这些富商的小手段。

    萧白有一个不好与人言的野心,他最少也要从江南带走五百万两白银,大约相当于朝廷一年税收的十分之一,若是更多,那就是一千万两白银,除了赈灾之外,还能有大量节余。

    至于再多,那就是过犹不及了。

    这次的群商大宴注定要让徐北游这个刚从西北苦寒之地走出不过一年的小人物见一见大世面,除了萧白、谢苏卿、江斌、江都三司主官等全部出席之外,还因为这次来的三百余富商几乎囊括了江南的大半头面人物,可以说江都乃至江南有份量的角色都汇聚到了这座原本并不起眼的别院之中。

    徐北游与唐悦榕、罗夫人一道过来,时候不早不晚,一些依附于三家的富商立刻就主动凑过来,隐隐围绕在三人周围,以三人为主心骨形成一个看不见的庞大利益团体。

    相较于罗敷,唐悦榕更为沉默寡言,而罗敷又似乎有意无意地将徐北游推到台前,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很快闻弦而知雅意,开始奉承这位声名鹊起的剑宗少主。

    徐北游之所以能有今日这不小的名声是因为两件事,一件事就是他从西北远赴江南,惹来镇魔殿兴师动众的围追堵截,再一件事就是他在短短不到的一年的时间中就从张雪瑶的手中接权,成为名副其实的少主。

    年纪轻轻便执掌剑宗的千万身家,这让许多奔波一辈子才打拼下百万身家的老辈富商忍不住喟叹,只是不知该说英雄出少年,还是该说人比人要气死人。

    一番应酬寒暄之后,众人缓缓散开,一直没有说话的唐悦榕这才开口道:“长见识了吧?”

    徐北游颇有些感慨道:“虽说也有几个不济事的,但大多数都是人精,跟这些人打交道,长见识。”

    “商场不比官场,没有太多的终南捷径,能爬到这一步的,大多都有几分心机手腕,不过商人重利寡义,不好深交。”罗敷提醒道。

    徐北游点点头,表示记下。

    突然,在场的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向门口方向。

    一名身着朱红道袍的老道人缓步行来,头戴道门三冠之一的太清鱼尾冠,手持银丝拂尘,大袖飘摇,整个人说不尽的仙风道骨,

    见此一幕,唐悦榕面无表情道:“杜海潺老儿到了。”

    在杜海潺身后还跟着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道人,一身合身藏青道袍,三缕长髯,笑容和煦,头戴道门九巾之首的混元巾,没有杜海潺那股近乎半仙的高高在上气态,却有一种难言的平易近人,暗合道门与世无争的无为之态,很难引起太多别人的注意。

    无为不争。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相争。

    这是道祖的一句话,这名中年道人虽然达不到道祖的境界,但也得三分神意。如果说杜海潺的视线只是在几名地仙高人的身上一扫而过,对于其他人完全是视而不见地忽略,那么这名中年道人则是一点点地看过去,无论高低贵贱,最后才落在徐北游的身上。

    几乎就在同时,徐北游的后背猛地升起冷汗,这是自他初步小成无上剑体后的第一次如此反应,这种感觉就好似剑器遇敌自鸣,玄妙难言。

    罗敷的脸色略显凝重,沉声道:“镇魔殿第七大执事,秦广王。”

    萧白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几乎惊动了整个江南,自然不能少了同样在江南举足轻重的道门。

    杜海潺,江南道门之主,早在大郑年间,杜家就已经是道术坊的主人,时至今日仍是如此。

    秦广王,刚刚接替死去的南方鬼帝成为镇魔殿在江南的主事大执事。

    “原来是镇魔殿的大执事。”徐北游重重呼出一口气,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对于徐北游而言,刺探也好,敌视也罢,甚至是毫不掩饰的杀机,只要与镇魔殿牵扯上关系,那都变得顺理成章,甚至是理所当然。

    经历了足够多的起伏历练之后,徐北游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看到地仙境界就要赞叹仰慕的年轻人,虽然还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泰然处之已经是绰绰有余。

    这次的筵席除了四人一席的小桌外,还有一张位于最中间位置的圆桌,足以让十几人围坐,夺目非常。

    按照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这是主人和重要客人的位置,说得更直白一些,这里是全场最有份量之人才能入座的位置。

    萧白、谢苏卿、江斌、杜海潺、秦广王、三位三司主官都是这张桌上的人物,徐北游、唐悦榕、罗敷三人也有资格入座这一桌,另外就是几位身家不菲的盐商,或者干脆就是手眼通天的官商人物。

    常言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能坐进这张桌子自然是身份煊赫不凡,可也意味着成为出头之鸟,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位置可不好坐,说不定就要被齐王殿下杀鸡儆猴,伤筋动骨。

    萧白作为主人,也是最为尊贵之人,他入座之后,其他人开始按照身份高低陆续入座。

    徐北游轻轻呼吸一口气,在唐悦榕和罗敷入座之后,缓缓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安排还是巧合,徐北游的位置刚好正对着萧白,萧白似有似无地扫了他一眼,笑意玩味。

    徐北游自然是察觉到了这道并未掩饰的目光,只是没有胆大地敢于回应,也不知为何,他面对萧白时总是有些做了亏心事的心虚。

    徐北游左手边是罗敷,右手边则是一位以前没有打过交道的盐商大枭,据说是脚踏黑白两道的人物,这些年来手上也沾染了不少人命,虽说没有地仙高人坐镇,但供奉了一位人仙境界的客卿,以及几十名一二品境界的护卫,手笔很是不凡,要知道萧白的百战亲军也不过是介于二品和三品境界之间而已。

    不过关于这位巨商最出名的一件事还是他的盐船被对头截去,他却只问属下损伤如何而不问盐船损失几何,其中胸襟可见一斑。

    盐商们多是带着些许黑灰之色,官商们则是与之相反,不管有没有这方面的事实,表面上则是一定要将自己撇清干净,凡事沾上一个官字,就不得不讲究一个名,官声二字,马虎大意不得。

    放眼整张桌子,无论是唐悦榕也好,还是罗敷也罢,都是瞧着年轻,实际年龄做徐北游的奶奶都绰绰有余,驻颜有术罢了,其他人也大多是介于中年和老朽之间,只有徐北游和萧白年纪最轻。

    而徐北游与萧白之间又有一代人的差距,两人从地位上而言也不可同日而语,徐北游只是剑宗的接班人,而萧白却是整个王朝的接班人,高下立判。

    周围小桌上的各色人物,自然是将视线聚焦在居中位置的大桌上,尤其落在两个面孔很生的年轻人的身上。

    至于唐悦榕和罗敷,虽然也看着年轻,但在江南地界却是老面孔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能会有人不认识张雪瑶这三位藏于幕后的老佛爷,但绝不会有人不认识这两尊经常抛头露面的大佛。

    萧白身着藩王蟒袍,又坐在正中主位上,极有辨识度,身份不问便知,这位藩王的传奇经历不用多言,差不多也是无人不知,正因如此,初次在这种场合露面的徐北游理所当然不过地引来了不少人的好奇。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