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潜龙在渊第一王
    江南本就富庶,随着海禁放开,无数海商兴起,占据了天时地利的江南愈发富饶,是为当之无愧的天下富贵之最。

    萧白下江南筹募钱粮,自然早早对江南下了不少功夫,他之所以刚到江南就立刻发出请柬,不是因为他鲁莽自负,而是因为他早已对江南的大小事情了然于心,这潭水的深浅,哪里淹得死人,哪里淹不死人,都一清二楚。

    正如秦穆绵所说那般,对付江南各大富商有上中下三策,不过上策太过考验手腕和火候,而且见效太慢,他没那么多时间去等,所以他选择了相对而言更快的中策。

    杀鸡儆猴。

    当下问题是要杀哪只鸡?

    江斌那点借刀杀人的小心思当然瞒不过萧白的眼睛,他不在意江斌和端木家父子之间有什么谋划,但不代表萧白愿意被他们当作杀人的利刃。

    萧白,字太白,祖籍东都,生于东都,也就是现在的帝都。他有个横扫天下一手开创了大齐王朝的祖父,也有一个雄才大略君临天下的父亲,母亲出身于当朝显贵徐家,他的外曾祖父是凌烟阁功臣排名第二的西河郡王徐林,他的舅舅是位居齐初三杰之首的徐琰。

    早在前朝,外曾祖父徐林就是大郑的大都督,与他的曾祖父武祖皇帝萧烈同朝为官,两家就家世而言绝对是门当户对。

    又因为他的母亲贵为元后,所以他是萧玄之嫡长子,萧煜之嫡长孙,在及冠之年就被封为渤海郡王。

    两家人中,萧白的叔伯堂兄们俱是封王,舅舅表兄们也大多承继国公爵位,剩下之人亦是非富即贵,父族和母族都是如此显赫,可以说萧白自出生以来就决定了他以后的路途绝不会平凡度过,无论是成也好,是败也罢,他都会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姓名。

    萧白也不负两家人的厚望,自小就聪敏过人,在专供宗室的太学中名列前茅,君子六艺精通娴熟,处处压过同样被看作聪慧的牧棠之。

    五岁那年,他由已经活了三个甲子的老祖宗萧慎亲自开悟,开始修习剑道,同时兼修萧家拳意,两种功法齐头并进,九岁那年踏足一品境界,虽然比不得萧元婴这种怪胎,但也足以称得上惊采绝艳。

    不同于萧元婴专注于修行一途,萧白涉猎极为庞杂,十二岁那年,别的孩子还在私塾里摇头晃脑背书的时候,萧白已经走进被俗称为御书房的养神殿,看着自己的父亲是如何处理国政,如何玩弄帝王心术,如何与权臣武将斗智斗法。

    萧白就是这样一个让同龄人嫉妒羡慕到怨恨苍天不公的天之骄子,越长大也越是锋芒毕露,而在这份锋芒毕露之下是一份仿佛与生俱来的威严,如果将萧白比作一把剑,他什么时候能够归剑入鞘,那他什么时候就成为一个完美的王朝接班人。

    不过萧白“藏剑”的办法并非是以诗书压制,而是以毒攻毒,剑走偏锋到了极点。

    这也是萧玄的意思,在他看来,过犹不及的诗书礼仪只会完全磨灭掉自己儿子与生俱来的锐气和灵性,他不愿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一个书呆子,所以他不顾妻子的哀求和满朝文武的反对,将自己刚刚及冠不久的儿子送入了大都督府。

    承平十年,刚刚及冠开府的萧白以郡王之尊进入大都督府历练,初任都督佥事一职,次年就跟随大都督魏禁征伐南疆。

    这在当时绝对是轰动一时的大事,因为当时就有很多人将萧玄视作太子的不二人选,甚至南疆那边的叛乱蛮王听闻消息后都放出话来,要生擒这位未来的大齐太子。

    承平八年到承平十四年,南疆一共发生了七次大小战事,萧白前往南疆的时候刚好赶上第五次战事,也是最激烈的一次战事。

    那次战事,大齐这边由大都督魏禁亲领总兵官之职,挂平南大将军印领军,另有两位都督和六位都指挥使随行,抽调右军和中军十二个正兵营的兵力,共计十二万大军。

    大齐官制延续前朝,故而所谓各种名号的将军只是勋官散阶,真正的实权武官则皆以都督称之,最高官阶为正一品的大都督,其次是从一品的左都督和正二品的右都督,再往下就是分别镇守各地的从二品都指挥使。

    至于武官的总兵官,和文官的总督一样,都只是临时官职,遇有战事佩将印出战,事毕缴还。

    一位正一品的大都督,一位从一品的左都督,一位正二品的右都督,六位从二品的都指挥使,再加上一位超品的渤海郡王,单从官职上就能看出大齐朝廷是如何重视此战。

    南疆那边更是声势浩大,经过前四次战事,小部族已经近乎绝迹,七十二寨在生死存亡之际不得不摒弃前嫌于组巫山议事,共举帝江氏为王,以巫教大长老祝九阴为相,强良氏为将,浩浩荡荡二十余万人,与大齐官军展开决战。

    这一战,不谈那些不为人所知的高人斗法,只说军伍厮杀,刚刚及冠的萧白此时不过是鬼仙境界,但每逢陷阵必定身先士卒,以霸道剑斩敌近千,由此开始铸就自己在军中的威望。

    承平十二年,这场持续两年之久的战事落下帷幕,南疆蛮族大败,强良氏身死,祝九阴重伤,帝江氏则带着残兵逃入十万大山。

    从此南疆无大战,其后的几次战事多是小规模的战事,不足道哉。

    此战之后,魏禁改佩镇南大将军印暂留南疆镇守,萧白则是累功至都督同知之职,也随之留在南疆,独领一军肃清叛军余孽。

    当年大齐太祖皇帝萧煜领军第一次南征蜀州,攻陷蜀州后,蜀中豪族勾结南疆蛮族叛乱,当时的剑门行营掌印官林寒也曾奉命率军进入南疆镇压,当时杀得血流成河、尸骨成山,无论老幼妇孺,无人得以幸免,林寒由此被称作是修罗将军。

    不过不同于这位如今的草原汗王,萧白显得极为克制,拉拢地方豪族,恩威并施,已经逐渐显现出为君者的心机和手腕。

    承平十四年,萧白奉旨回京,这时候的他已经是人仙巅峰境界。

    回京之后,萧白不再担任具体职务,而是以皇子身份超然于上,以协掌兵部的名义开始涉及朝堂政事。

    有了南疆的战功资历,没人对此提出异议。

    在武这方面做到极致之后,萧白开始由武转文,承平十六年,一个辅理朝政的名义,让他开始在几部衙门之间游走,虽然还达不到太子监国的程度,但与其他皇子比起来已经是天壤之别。

    更为难得的是,萧白一路走来都保持了一个很清醒的头脑和认知,他知道自己的位置,也不否认自己那个堪称辉煌的起始点,不自负,不狂妄,逐渐收剑入鞘。

    官场修行也是修行,萧白竟是在这几年的时间中,触类旁通之下一举突破桎梏,成功踏足地仙境界。

    承平二十年初,也就是萧白的而立之年,他被进封为素有潜龙之称的齐王,正式就藩齐州,力压辽王和燕王,朝堂排班位列诸王第一,身份地位煊赫到了极点。

    这时候的他距离登临绝顶只差最后两步,于是他愈发谨慎小心,不敢露出半分骄躁之态。

    也正是因为他这番姿态,萧玄虽然从未亲口夸赞过他,但态度上却越发温和起来,这次江南的差事,无疑又是一次父亲给儿子的铺路。

    当然前提是要萧白能把这个差事做好。

    为君者,不但能行雷霆之事,也当有阴柔转圜手段。

    剑,不一定非要血溅五步,也可以口蜜腹剑。

    这是一个父亲另类的教导方式,也的确教出了一个非同一般的儿子。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