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乌云散雨后初晴
    清晨,笼罩多日的乌云终于完全散去,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雨后初晴的江都从内到外都透着清新的意味,令人心旷神怡。

    徐北游站在一座等身高的落地镜前整理着自己的衣饰,玻璃是个稀罕事物,这种与铜镜完全不同的玻璃镜更是千金难求,如果不是剑宗手中握有一条海路,也弄不到这般珍贵之物,而像这么大面积的镜子,放眼整个江都也不会超过十面。

    徐北游扶正自己的头冠,头也不回地问道:“今天可还有人登门?”

    宋官官站在徐北游的身旁,回答道:“自然是有的,都是江南各州的管事,得到的消息晚,动身也晚,所以比江都的各大管事来得稍迟一些。”

    徐北游平淡地嗯了一声,脸色古井无波。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他也无师自通地学会在长辈面前伏低做小讨喜,在外人面前虚与委蛇,下属面前喜怒不形于色,有时候徐北游也会自嘲地想,也许这就是走向人上人的必然经历过程。

    宋官官迟疑了一下,问道:“公子要见他们吗?”

    徐北游抚去袖子上的褶皱,直接了当道:“不见,派张三把他们打发走便是。”

    宋官官轻轻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前府门房里,坐满了身着绫罗者,见张三进来,众人全都起身,一名领头的略带讨好道:“张管事,我们不比那些江都城里的管事们近在咫尺,来一趟江都不容易,请您务必通禀一声,总得让我们见一见少主。”

    “是啊,来一趟不容易。”

    “总得让我们见上一面才是。”

    “说到底都是自己人,哪有闭门不见的道理。”

    他身旁的众人纷纷出声帮腔。

    “众位,众位。”张三堆起笑脸,道:“少爷他说了,这几天清查账册,事务繁忙,谁都不见,各位还是都回去吧。”

    “见不着少主,我们就待在这儿不走了!”另外一名身材高大的管事带着三分怒气道,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好好好。”张三还是满脸笑意,道:“不走就不走,既然诸位愿意等,那就在这儿坐好了,我这就吩咐人给诸位送茶来。”

    说罢,张三对门房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开了门房。

    张三走后,那名身材高大的管事道:“主母掌权这么多年,怎么就突然交权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就怕烧着我们这些小鱼小虾。”

    领头之人叹息道:“说得不错,主母她知道我们的难处,对于一些事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不作太多计较,可就怕这位少主年轻气盛,眼里容不得沙子,断了我们的活路。”

    身材高大管事道:“要不是如此,我们也不至于一天跑几百里路来江都吃这个闭门羹。”

    一名身材瘦削的管事压低了声音道:“这都是轻的,有句老话叫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大权可还在主母这位老佛爷的手里,少主离着‘亲政’还远着呢,主母那边的态度也不可轻忽大意,若是只想着讨好少主却忘了主母那边,恐怕也是好大的罪过!”

    众人皆是猛然一惊,纷纷点头称是。

    后府,徐北游刚刚用完了早膳,正在铜盆里净手,宋官官拿着一封泥金请柬走进来,道:“公子,齐王亲军刚刚送来的请柬。”

    徐北游擦拭双手后接过请柬扫了一眼,微挑眉头,道:“这位齐王殿下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刚到江南就要召集众多巨商富贾议事。”

    宋官官小声道:“其实就是要钱罢了。”

    徐北游将手中请柬放到一旁,“朝廷嘛,就算是抢钱也得编织个好听的名号,安上个大义的名分,要钱也是抬举你了。”

    宋官官莞尔笑道:“还是公子说得透彻,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徐北游虚指点了点她,玩笑道:“少给我灌**汤,我若是马失前蹄,就是被你给捧杀的。”

    宋官官笑了笑,又想起一事,问道:“公子是否要与罗夫人和唐夫人那边通通气?”

    徐北游点点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待会儿就去那两边走一趟,毕竟我也算是这两人的晚辈,没有等着她们上门的道理。”

    ——

    江州,谢园。

    齐王萧白坐在正厅主位上,双腿稍稍向外分开,双手分别置于双膝之上,腰背笔直,龙盘虎踞,典型的军伍将帅做派。

    几名身着黑色锦绣官袍的暗卫高官站在他的面前,都是低着头,双手垂在身侧,恭敬姿态做到了极致。

    不得不说,人与人不一样,王与王也不一样。

    暗卫素有天子内卫之称,不但凌驾于文武百官之上,就是寻常王孙公侯也不放在眼中,像那豫州暗卫府都督佥事羊师何,堂而皇之地欺压郡王萧去疾,而萧去疾除了上书弹劾之外也是无法可想,从此一点就可见暗卫的权势之重。

    只是在萧白面前,却没有哪位暗卫高官敢于拿捏身架,虽然如今的萧白还未被册封太子,但自古以来册立储君不过四点,立嫡、立长、立贤、立爱,萧白是当今元后所出,即是长子又是嫡子,名正言顺的萧家嫡长子、嫡长孙,而且自身也绝非萧去疾这样的庸碌宗室,无论战功还是治政都颇有独到之处,如此一来,立嫡、立长、立贤三点都已经齐备,当今陛下又是圣明之君,断不会行立爱之事,故而朝野上下无一不将萧白视作太子储君。

    储君,储备之君,说白了就是备用的君王,将来承继大统之人,有这层身份在,哪怕是三位暗卫府都督堂官,也要毕恭毕敬。

    萧白抬了抬手,道:“都别站着了,坐吧。”

    “谢殿下。”几位江南暗卫府的高官齐齐应了一声,按照官职高低分而落座。

    萧白缓缓道:“本王这次的来意想必你们都已经知晓,在座的都是自家人,有些话本王也就明说了,本王此来所求一个钱字。可红口白牙问人家要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难事,就算本王也很是发愁,所以还要请诸位大人相助本王。”

    在座众人连道不敢。

    萧白眯起眼,语调微微转冷道:“不敢,还是不愿?都说破家的知县,灭门的知府,本王不要谁灭门抄家,只是要让这些富商们捐出点银子,你们这些三品大员难道还比不上小小的七品知县?平日里的本事呢?”

    坐在萧白旁边的谢苏卿开口道:“毕竟是迫在眉睫的大事,上百万灾民等着赈灾,殿下奉陛下的亲临江都筹募钱粮,我们暗卫府既然有天子内卫之称,就当为陛下和殿下分忧,哪有推脱迟疑的道理。”

    几名暗卫高官对视一眼,江南暗卫府都督佥事江斌起身道:“回禀殿下,微臣有一计策。”

    萧白看了他一眼,道:“江大人请讲。”

    江斌沉声道:“拿一只出头鸟杀鸡儆猴,其他的自然知道要破财消灾。”

    谢苏卿捻须道:“如此行事恐怕于朝廷颜面有损。”

    徐北游却是饶有兴致道:“泱泱朝廷,弄到今天要向富户筹募钱粮的地步,已经是颜面大失,再失几分也是无妨,依照江大人的意思,用谁来做杀鸡儆猴的鸡呢?”

    江斌沉吟片刻,道:“回殿下的话,若只是处置一个寻常富商,起不到震慑人心之用,所以依微臣愚见,还是要从江都城里最大的三家入手,这样才能杀鸡儆猴。”

    “哦?最大的三家。”萧白的脸上看不出喜怒,问身旁的谢苏卿道:“是哪三家啊?”

    对于萧白的明知故问,谢苏卿只能如实回答道:“唐家、秦家和张家。”

    江斌低下头去,嘴角轻微勾起。

    萧白眯起眼,轻声自语道:“三选其一。”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