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齐王萧白入江都
    论权贵的数量和质量,江都比不得帝都;论驻军的战力,江都比不得中都;论历史之久远,江都比不得神都;论仙家之气概,江都比不得玄都;论天材地宝之蕴藏,江都比不过北都;但是有一点,江都豪富,这里几乎是天底下富人最多的地方,也是商贸最为繁荣的地方。

    财气生和气,和气又生财。

    自从过江龙慕容玄阴败走江都之后,江都城里更是愈发和睦,除了即将驾临的齐王殿下让这份和睦有些失色,其他一切都是那么美满。

    草原的朔风吹不到江都的纸醉金迷,青河的大水更淹不到江都城的歌舞升平。

    这就是江都。

    随着慕容玄阴的两次铩羽而归,江都城头顶上的三位老佛爷的地位也就愈发稳固,不过最近有个消息在江都坊间迅速流传开来,让人颇感玩味。

    那个曾经引得镇魔殿大动干戈的剑宗少主接掌剑宗在江都的各大产业,这让不少知道其中内情的人感到有点匪夷所思。

    白莲教和闻香教这边倒是不如何惊异,唐悦榕和罗夫人更是心知肚明,这是张雪瑶已经开始着手布局让徐北游“接班”了,不过在她们看来,徐北游与其匆忙涉足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商道,倒不如专心完善自身修为,趁早收服剑气凌空堂才是正理。

    此时已经成为剑宗名义上二号人物的徐北游已经从城外的东湖别院赶回城内的公孙府,今日的公孙府闭门谢客,实在是因为前来登门求见的各管事实在太多,让徐北游有点猝不及防,留下宋官官应付后,他则是带着刚从张雪瑶手中要过来的张安穿廊过堂来到后府。

    其实八面玲珑的张安比起宋官官更善于与这些各色人物打交道,只是徐北游现在还有些事情需要张安帮忙,就只能先让宋官官勉强抵挡一阵了。

    来到书房,徐北游坐到书案后面,指了指桌上的一大堆账本,道:“万事开头难,现在我有点千头万绪不知该从哪里下手,虽说有师母在上头压着,底下的人还是以试探为主,不敢太过放肆,可这些账册却是要给我的一个下马威,看意思是想让我这个少主知道其中的厉害。”

    张安平心静气道:“底下的人这些年来都自在惯了,以往只要年底给姑母报账即可,其中可钻的猫腻空子极多,现在头顶上忽然多出个一个少主,他们面子上不敢多说什么,心底肯定要不舒服。”

    徐北游感慨道:“张师姐说得透彻,那么依张师姐之见,我该如何应对呢?”

    张安轻声道:“见招拆招,以不变应万变。”

    徐北游望着桌上堆成小山的账本若有所思。

    宋官官忽然出现在书房外,声音不轻不重道:“少主,李青莲来了,见还是不见?”

    徐北游沉吟了一下,道:“让她进来吧。”

    府上自有仆役给李青莲引路,徐北游带着张安走出书房相迎。

    相较起徐北游,李青莲有一个先天优势,她毕竟是从小跟着张雪瑶在江都地界长大的,与各方关系都还算不错,人头也熟,若是不跟徐北游对着干,也算是个不算的助力帮手。

    今天的李青莲穿了一身江南仕女们喜爱的百褶如意月裙,脚踩素绒绣鞋,大家闺秀得一塌糊涂,身后还跟着几名剑宗女弟子和侍女,顾盼之间倒像是她才是这府邸的主人。

    宋官官默默地跟在后面,面无表情,显然对这位主母的亲传弟子极是无感。

    徐北游对李青莲笑道:“李师妹怎么到我这儿来了?难道是怕师兄我初来乍到,压不住场面,特意为我坐镇来了?”

    李青莲冷着一张俏脸,“如果不是师父让我过来,我才不想来这儿。”

    徐北游点点头,淡笑道:“说到底你我都是师兄妹,当年师父和师母也是师兄妹,携手重建剑宗,从无到有,才有我剑宗今日的大小产业,你我也应当如此。”

    李青莲微微一愣,继而想到了什么,骤然涨红了面庞,羞恼道:“姓徐的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你我也应当如此’?难道你还想娶我不成?”

    徐北游愕然无言。

    ——

    江都四十里外,官道上有一支蜿蜒如长龙的骑队,足足有一千精锐铁骑。

    人人披黑色玄甲,外罩同色大氅,手持铁枪,马背负弩,腰间带刀,众骑军在奔行之间的起伏姿态近乎一致,马蹄声杂而不乱,带出一股久经战阵才有的百战杀伐气态,令人侧目。

    在整支骑队的中军位置,有一辆由四匹漆黑骏马齐拉的恢宏马车,云盖朱轮,金碧流苏,实实在在的亲王车驾无疑,宽大的车厢内只有一名身着玄黑正色蟒袍的男子,看相貌不过是而立之年,却能封爵亲王并有护卫亲军随行,出身宗室无疑,而且看身上蟒袍的颜色,还是最为嫡系的宗室。

    一名身着玄色绣暗金边的将领骑马飞奔而来,然后缓缓减速来到马车一侧,与马车同速而行。

    将领在马背上躬身施礼,沉声道:“启禀殿下,江都三司及各衙门官员正在二十里外迎接王驾。”

    车厢内的人淡淡说了一句知道了。

    将领不再多言,一夹马腹,向前疾驰而去。

    车厢内的贵人正是奉当今天子萧玄旨意前往江都筹钱调粮的齐王萧白,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萧白忽然睁开眼睛,笑道:“既然先生已经来了,何不现身一叙?”

    只见车厢内骤然有袅袅轻烟升腾,烟雾缓缓盘旋,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变为一个中年儒雅男子,与萧白相对而坐,微笑道:“太白,这次去江都可是天时与人和可都是在你这边。”

    萧白问道:“此话怎讲?”

    文士笑眯眯道:“青河决堤,这场大水糜烂数州之地,以至于灾民遍地,太白你奉旨筹粮赈灾,这是大义名分,可谓是天时。虽说慕容玄阴在江都铩羽而归,但也让江都城里的几个女人疲于应付,如今她们八成不会再去得罪太白,以免将自己的退路全都堵死,这可谓人和,有此两点,太白此去定是一帆风顺。”

    萧白笑道:“那就借先生吉言了。”

    中年文士笑意恬淡,“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若没有慕容玄阴在前,太白你此去可是要有大大的麻烦,就是栽在这江都城中也不为奇,如今有了慕容玄阴开路,事情就要顺畅许多。不过话又说回来,世间从来没有万全之事,最多也不过是九分意料之中,一分意料之外,我此番前来,就是想与太白你说说那一分意外。”

    萧白正了脸色,郑重道:“自当洗耳恭听。”

    江都城二十里外,已经有淅沥小雨落下。

    三司衙门、暗卫府衙门、织造衙门等一干衙门文官,以及江都驻军的几位实权右都督,都已经在此按照官品位次列阵。

    迎接王驾,仅次于迎接圣驾,更何况还是冠绝诸王的齐王,如此阵势也在情理之中。除了江都军左都督的位置如今还悬而未决,其他大小官员皆到齐。

    少顷,小雨淅沥变为大雨倾盆。

    黄豆大小的雨点落在迎驾的众多官员身上,声声激烈,可所有人都没有暂时避雨的意思,任由大雨将自己淋得通透,仍旧站在原地。

    不多时,有马蹄如雷之声响起。

    一千骑军如同一千滚雷奔驰而至。

    此时已经不见亲王车驾,只见一袭玄黑蟒袍策马率先而至。

    整支骑军路过众多迎驾官员面前时没有驻马的意思,只有一道平淡嗓音瞬间压过了漫天雨声。

    “入城。”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