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一剑破不灭金身
    见此情景,秦穆绵和唐圣月瞬间来到张雪瑶的身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各自伸出一手抵在张雪瑶的后心上,周身气机毫不吝啬地疯狂灌注进张雪瑶的体内,然后再由张雪瑶御使这股气机注入到诛仙之中。

    很简单的合击之术,但也是最有效的合击之术。

    得到两人倾力灌注修为的张雪瑶境界暴涨,瞬间突破到地仙十四楼的境界,已经足以自如御使诛仙,也有越境而战的资本,当年萧皇斩杀傅先生时也不过是十二楼的境界修为。

    张雪瑶手中诛仙的剑气瞬间内敛凝实,化作剑芒。

    青锋不过三尺之长,但剑芒却足有三丈。

    此时的张雪瑶和慕容玄阴之间看似还有四重楼的境界差距,但张雪瑶有仙剑诛仙在手,慕容玄阴想胜也不是那么容易,这就好比是少年人与壮年人相斗,虽然少年人在力气上比不过壮年人,但少年人手中却拿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让壮年人不得不投鼠忌器,若是一个不慎被少年人抓住机会刺上一刀,那也是很要命的。

    藏身于无数光芒中的慕容玄阴望向剑芒笼罩下的诛仙,眼中有着并不掩饰的忌惮。

    一剑对一剑。

    自古以来斗剑的结果都是非死即伤。

    剑出则一往无前,不顾自己,也不顾他人,身死剑犹在,这是剑宗的剑道,也是张雪瑶的剑道。

    哪怕如今的剑宗已经不复从前,可其中的道理却从未曾改变过。

    剑出,则一无往前,纵九死无悔。

    道理如此,出剑也应是如此。

    想要破去集合了三人之力的这一剑,就算是慕容玄阴也倍感棘手。

    似乎只是过了一瞬,又似乎是过了许久,诛仙微颤。

    出剑!

    诛仙离手而出,一剑直刺。

    剑一。

    这一剑,在云海之上卷起千万重浪。

    道道剑气甚至将云海切割开来,显露出璀璨云海之下的乌云密布和雷雨交加。

    何其壮哉的一剑。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这场大战早已惊动了江都城中的各路高人。

    当慕容玄阴借助一缕阳光用出太阳真剑时,杜海潺、秦广王、上官青虹、唐悦榕、玉观音、罗夫人、谢苏卿以及朝廷的几位隐秘高手就已经纷纷破开雨幕升上天际,却不敢太过靠近,只是远远观战。

    此时见到这一幕后,众多观战之人脸色尽皆骇然,地仙十八楼,果然是一境一重楼,三大地仙联手动用诛仙迎战地仙十八楼的慕容玄阴,寻常地仙根本难以插手,甚至连近一些观战都难以做到。

    从这点上来说,初入地仙境界与登顶地仙境界差不多是天壤之别,前者不过是粗通一些凡人眼中的神仙手段,后者却是已经可以改天时,移山岳,实实在在的仙人神通无疑。

    故而最令人震惊的还是慕容玄阴的骇人修为,地仙十八楼,已经有部分神仙威势,摧城拔岳也不过等闲,也让众人知晓,慕容玄阴为何能贵为玄教教主,为何可以视偌大一个镇魔殿于无物,甚至能与秋叶相提并论。

    诛仙剑轰然撞在慕容玄阴所化的光球上,天地间金光四溢,剑气四散,将天幕撕裂切割得支离破碎。

    甚至就连云海之下的厚重乌云都骤然薄弱许多,原本磅礴的雨势竟是有了转小的趋势。

    世间杀伐第一剑,遇上超然于凡世之上的地仙十八楼,这一剑对一剑的波澜壮阔在近几十年来,仅次于当初公孙仲谋与秋叶的碧游岛一战。

    巧合的是,这两战都有诛仙在其中大放异彩。

    只听一声更甚于惊雷的炸裂响声之后,慕容玄阴从流华金光中显露出身形,手中的太阳真剑只剩下一尺之长,剑上金光亦不复方才的辉煌灿烂。

    若是寻常剑器面对这柄蕴含了太阳真火的太阳真剑,哪怕是天岚等剑也要大受损伤,甚至灵性受损,就此损坏。

    可惜撞来的是世间杀伐第一、攻伐第一、锋芒第一的仙剑诛仙!

    诛仙剑上沾染着的金色火焰,无论如何燃烧都不能对剑身造成半点损伤,反而自己慢慢变成了趋于溃散的无根之火,最终不甘地化作点点萤火,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

    慕容玄阴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太阳真剑,叹息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啊,我这太阳真剑终究是有形无质,难以比拟。”

    话音刚落,诛仙再次倏忽而动,飞临慕容玄阴的头顶斜上方三丈处,剑尖居高临下地指向慕容玄阴的眉心。

    慕容玄阴右手持剑,左手轻轻抚过自己的眉心,轻笑道:“这么快就找出我真正的命门了?还真是不死不休啊。”

    诛仙似有灵性,轻轻颤鸣以作回应。

    慕容玄阴轻声道:“不过知道我的命门是一回事,能不能杀我又是另外一回事,完颜北月也知道我的命门所在,可他又能奈我何?”

    这即是玄教教主的自负,也是慕容玄阴的谨慎之处,我的命门亦是我周身气机汇聚的最强之处,若是有人以为我的命门就是我的弱点,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诛仙与慕容玄阴的气机相互牵扯,远处的众多观战之人一字排开,除去看不清深浅的谢苏卿,其他人的气机流转都或多或少被牵引,好似无波湖面上出现点点涟漪。

    唯一可以做到古井无波的谢苏卿望向那柄仙剑,有几分唏嘘,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诛仙?

    难怪剑宗可以与道门抗衡千年之久,数百年来道门的声势远胜于剑宗,可道门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剑和这样的剑道。

    忽然之间,谢苏卿的心跳猛地一颤,他整个人为之一窒。

    剑动了!

    与此同时,慕容玄阴迎头而上,每一步都在虚空中踏出一个涟漪,踏足九步之后,以手中已经残缺的太阳真剑刺在诛仙的剑尖之上。

    针锋相对。

    已再无后退的余地!

    全力为诛仙灌注气机的三名女子已经是显露出疲态,饶是三大地仙也难以承受这般近乎无穷无尽的气机损耗,不过慕容玄阴也不好受,相持片刻后,手中的太阳真剑终于露出了颓势,在诛仙的步步进逼下,一寸一寸毁去。

    当只剩下一尺之长的太阳真剑被诛仙强横毁去后,慕容玄阴大喝一声,竟是以掌心抵住剑尖,不过掌心瞬间就是血肉模糊,被诛仙一穿而过。

    诛仙不仅仅是刺穿了慕容玄阴的手掌,还有一道剑气激射向他的眉心。

    慕容玄阴的眉心处爆裂开一朵鲜红血花。

    仿佛一声清脆的琉璃碎裂声音于天地之间响起。

    慕容玄阴原本俊美如观世音的面庞上骤然出现了无数裂纹,就像一只开裂的瓷器。

    然后这片裂痕沿着慕容玄阴的面庞向着他的全身四周扩散开来,就像一张正在延伸扩展的蛛网。

    这一剑不但破去了慕容玄阴近乎无敌的太阳真剑,还真正破去了慕容玄阴的不灭金身。

    见到这一幕,饶是谢苏卿也倍感心中震撼。

    骄纵不可一世的慕容玄阴竟然被破去了不灭金身?堂堂地仙十八楼境界的慕容玄阴难道要再一次在江都铩羽而归?

    慕容玄阴伸手捂住眉心处的伤口,整个人的精气神骤然衰落下来。

    他深深地望了诛仙一眼,似是不甘又似是无奈,接着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冲天而起。

    张雪瑶轻轻吐出一口气,望向再度染血的诛仙。

    自己这次冒险请出诛仙,万幸没有给诛仙的威名抹黑,算是功成圆满。

    此战之后,慕容玄阴只要还顾及自身颜面,怕是再也不会踏足江都城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